lego logo
2013年施政報告致謝動議辯論政制、管治及人權環節發言稿
2013-02-01

1. 主席,在這部分我想先講講保安方面的回應。早幾日警務處處長匯報本港的最新治安情況,他提到網絡犯罪數字好似「光纖速度」上升。固然,隨著網絡應用普及,普通用戶警覺不足,其實好多這些騙案都在《警訊》睇過,但仍然有人中招,這情況我們要正視。

2. 不過,當警方成立網絡安全中心,話要「加強對重要基礎設施的保護及提高本港對網絡攻擊事故的應變能力」,但透明度極低,職能和責任都只是很籠統的形容,缺乏監察機制,令人擔心會否出現好似監聽發生過的問題。但相反,雖然我知道網絡安全中心和科技罪案組都非常專業,但前線人員就屢次發生Foxy等等遺失市民私隱和機密資料,我擔心警方自己都未搞得掂自己,點樣可以教育市民唔好在網上中招?

3. 在更高的層次來說,我會要求保安局重新進行大概十年前做過的跨部門全港性網絡保安評估,因為「Internet一日,人間一年」,互聯網變化速度這麼快,十年前絕對估唔到今天的流動網絡和社交媒體的情況,我們有必要審視香港的實際網絡安全水平,不過,評估有被監察的需要,包括獨立專業人士和我們立法會,否則社會將會擔心被監察,這樣就好事變壞事。

4. 跟住我要講政制問題。在民主國家的施政報告,是沒有政制這部分的,我們有這部分,要講,是因為我們無民主。香港一日還有小圈子選舉,一日都仍然被欽點出無能特首、貪腐特首、大話特首來管香港,市民連用選票去決定香港前途的機會都冇!我們社會和議會是太多爭拗嗎?是因為我們的制度係令我們別無選擇!立法會一日還未廢除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制度仍然會令立法會無法表達大多數市民心中的意願,我們社會只會繼續被分化下去。

5. 而梁先生在施政報告裡面含糊其詞,只敢說在適當的時間才會為2017年行政長官和2016年立法會「展開諮詢」,並啟動憲制程序。不訂一個確實時間,你覺得永世都唔適當的話,咁是不是永遠都不用普選?

6. 所以我要求政府,立即就2017年普選特首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安排作公眾諮詢,以落實2020年取消功能組別,唔好再耍我地,唔好再要我地估估下。而且,行政長官選舉必須要設低門檻,唔可以「屈機」令以前都可以入圍的人不能入圍,結果只是由中央欽點最後一人,變成中央欽點兩三個人,睇你揀無能定貪腐定係大話囉!這樣的假普選,香港人不會接受。

7. 除了選特首,立法會同區議會選舉都深受種票影響。但選管會和選舉事務處都無好好處理,是不是想不了了之便算?

8. 就算在功能界別的疑似種票手法亦都好有問題。就以我身處的資訊科技界為例,有某D組織用「會藉互換」方式增加多幾百個定係唔知到幾多個選民,又可以有幾百選民臨到投票先知自己被取消IT界選民資格。我問了兩個月,選舉事務處才回答,原來我們去年選舉中選民名冊中6,716人中,結果竟然有448人在投票前喪失選民資格,即是已知道資格有問題的選民人數高達6.7%!相比其他功能組別,人家的喪失選民資格人數全部不足1%。這樣的表面證據已經表示制度出問題啦,甚至有可能有組織的種票,但選舉事務處完全無跟進調查。 一個可靠有公信力的選民基礎是對選舉極之重要,譚局長一定要徹底檢討調查。

9. 在選民基礎方面,根據政府統計數字,我們業界至少都有九萬幾人,但係合資格選民卻只有六千零。選民數目越少,越易操控,為選舉公平起見,在功能組別被全面廢除之前,即使只剩一屆,都有必要擴大選民基礎,不可以再讓公司票操控大量立法會議席,令功能界別盡可能在全面直選前,代表更多社會不同階層的意見。

10. 主席,對於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施政報告令我和很多人很失望。政府連諮詢都唔敢、唔做。真理只會愈辯愈明,具爭議性先更加要傾。對於連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都要阻礙的人士,我只想說,愛是凡事包容,只有愛才可以把我們不同信念之間的人的距離拉近。

11. 主席,最後我想引述我看到昨天信報林行止先生評論施政報告文章的最後一段:「如果特區政府的施政不是朝港人自求多福盤算,而是謀求一國治下二制變一的融合,香港人以之自豪的核心價值,必然日漸衰落,而在這過程中,港人會在不同階段爆發出不同規模的群眾活動,社會不和諧不安定是難以遏制的趨勢;曾為人權、法治、自由、管治和廉政感到驕傲的人,未來幾年是難過的,那難過,不只於心情上,而會反映在實際生活層面上。」梁振英的施政是令香港人難過的,我不能支持致謝議案。

12. 梁振英的政綱冇落實,施政報告是縮水版。在這制度下,難怪有此產物。要根治這情況,必須要有民主制度。民主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無民主,我們面對問題必定繼續下去,不能得到解決。

13. 主席,本人謹此陳詞。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