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落實雙普選》議案發言稿
2013-02-20

主席:

1. 政制自回歸以來一直是香港市民關心的重大政制問題,能夠透過一人一票的公平選舉產生能夠代表香港人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是香港人長期的目標。香港政制演變過程歷時接近三四十年,香港人在這個漫長的路途上跌跌撞撞,對民主政制的追求一代傳一代從未間斷。基本法第45、68條規定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最終由普選產生。2007年人大常委會決定香港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2020年立法會的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但如此一拖再拖,難道要我們等到2017?

2. 如果人大2007年的決定是一個可信的承諾而不只是一個「可能性」的話,我們已經隱約看見目的地。既然如此,我們不應該在此時停步或原地轉圈,而應該加緊腳步尋求民主而實際上可行的選舉辦法。

3. 特區政府告訴我們民生和經濟是當務之急,政制問題上使出拖字闕,一味嘆慢板。今日湯家驊議員提出的議案正正是提醒政府不要再顧左右而言他。政府一面集中所有精力處理被無限放大的土地和房屋供應『危機』,一面告訴市民我們會有充足時間諮詢和討論幾年後的選舉辦法,是轉移視線。有人認為新一屆特區政府來不及處理民生和經濟問題,議員就提出要盡快處理政改問題,是拖累香港,是別有用心。這完全是陰謀論。香港市民對落實真普選,改變造成很多社會問題的不公平選舉和議會制度極度殷切。從03年七一遊行到2010年整個政改討論,市民的目標都鎖定於盡快由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和立法機關。

4. 主席你兩星期前接受港台節目《星期五主場》時質疑泛民是否真心希望香港得到真普選,而是希望保留所謂『鬥爭籌碼』;主席,這種籌碼,我想快些全都輸給你呀!你說泛民對真普選的追求只是『得個講字』,問題是政府連講都唔講,梁振英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答問上只答出令人啞然的一句『我地仲有時間』和我們『有決心』爭取2017年普選特首。在1月20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對幾時討論2016/17選舉辦法的回應同樣是「仲有時間」。

5. 『仲有時間』?這句line-to-take真的不知所謂:啟動政制諮詢的時間由誰決定、如何決定、所需準備工作計劃和進度一概無可奉告,貫徹本屆政府拒絕向市民和議會負責的風格,好像在一個黑盒裏運作,而裡面運作我們不得而知。

6. 單單是立法會如何減少甚至全面取消功能組別,廢除分組點票,以致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門檻、提名委員會組成等都需要很長時間討論和達致共識。加上正式諮詢後還要時間完成政改五步曲,一看便知時間無多。將如此重要的討論掃到地毯底下,是極度不負責任的做法,由有時間拖到冇時間,目的都是拖。

7. 很明顯,大家已經準備就緒去討論未來的選舉辦法,但政府不斷耍太極說『有時間、不用急』,令人不抱任何期望,所以近日連一向以溫和方式爭取普選的學者們都已經失去耐性,提出到關鍵時刻以公民抗命、非暴力、非對抗性的佔領中環的模式,呼籲市民直接參與爭取民主。事情如何演變無人知曉,但建制派與其猜度泛民對普選得個講字,倒不如和我們一齊逼政府早日啟動2016年立法會選舉及2017年普選特首的諮詢,好好地討論,向市民交代。不論黨派,大家都應該希望討論能夠盡快展開,而不是容許政府掩耳盜鈴。

8. 湯家驊議員說,他參加立法會選舉就是為了普選。我也可以說,從政也是因為追求民主,因為要盡一分力爭取普選,取消功能組別。

9. 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我在美國同一班來自香港的年輕專業人士同學者學生走在一起,我們開始關注香港的民主普選。結果,我們在美國遙遙觀望香港的1991年首次立法局直選。到了今天,我自己追求民主普選都已經20幾年了。

10. 到今天,回歸已經十五年幾,我們落實雙普選日期一直拖下去,一次被建制派成功拉倒咪又加四、五年去等囉。

11. 主席,這是完全不合理、不民主的。我們即使最溫和的人都已經逼到埋牆,我們拒絕再等,政府的拖延只會令香港的民怨更加激化,經濟發展停濟不前,社會更亂,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對我們民主普選發展設立的障礙,結果恐怕只會玩火自焚。

12. 主席,我謹此陳辭,支持湯家驊議員的動議。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