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二讀辯論的發言稿
2013-04-17
主席,我今天就2013年財政預算案的撥款條例草案發言。討論財政預算案,我們可以從大數開始看。社會各界都對財政預算案批評甚多,覺得很多重要的政策都做唔到,無做到,但更加驚人的是,財政司司長自己在預算案指出,由1997/98至2013/14年度,政府開支由接近2,000億元增加至超過4,400億元,升幅已經超過一倍,而經常性開支就由1,500億元增加至2,900多億元,增幅亦接近一倍。
這即是說,從大數看起,政府每年花的錢越來越多,而且同期本地生產總值只增加了六成,即政府開支遠遠跑贏GDP,再加上,政府不願意增加經常性開支,特別是投資於香港長遠經濟和產業發展、改善教育和人才培訓,和處理人口老齡化帶來的社會問題等,一拖再拖,再加上由上屆政府已經開始只顧派糖,曾司長在上屆政府至今六年任期內,派糖式一次過措施的開支已經超過2,100億元,今年都再花了330億元。
一年三百多億元是多少,相比之下,由1999年撥款成立的創新科技基金,只有50億,嘩,當年已經是皇恩浩蕩,至今總撥款都只有六十多億,是一年派糖的五分之一,這樣的投資理財方法,不看數字由自可,一看就令人無法不質疑這種理財哲學。
當然,我們都可以明白,一環扣一環,這問題是因為慣性「狼來了」,年年錯估財政收入,以為這樣就是「審慎理財、量入為出」,每年平均多收超過550億元,變成慣性有入無出,令部門不能制定任何更有前瞻性的政策,結果香港就變成對未來不投資,不規劃,只派糖,見步行步,行入死路一條。
所以,我們今年面對的財政預算案,是個「百無」預算案。第一個無,是對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前景。預算案話就話「推經濟增就業」,但缺乏長遠方位和實際措施,實際只是將個波交俾經濟發展委員會,收買時間,但香港還有幾多時間出賣呢?
連田北俊議員剛才發言也說,今天世界上最賺錢的行業有四個,他提的第一個就是科技,其他才是金融、地產和能源。做生意你唔信莫乃光,我都一定信田北俊啦!我們要求政府為資訊及通訊科技產業訂定發展政策,無。 梁振英在選舉時承諾成立科技及通訊局和文化局,當時在未當選時也不是說不要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前搞得掂先算數嘛,也沒有說要和副司長建議捆綁先算數呀,但現在就賴上屆立法會不能通過,又不肯分析推行,就連啟動諮詢匯聚民意都費事。
沒有局,那麼先具體投放資源吧。梁振英亦曾在選舉時承諾增加政府對研究及開發的投資增加至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0.8%,但就任後這個承諾又連影都無,只是對六所大學的技術轉移部門提供三年最多一千二百萬的資助,但這又一次是藥石亂投,完全沒有對研究結果轉移和商品化的問題對症下藥。例如,香港的工商業界一直要求政府以政策支持和鼓勵投資研發,梁振英的另一個選舉承諾,是企業研發資金雙倍扣稅,現在又變成了另一個消失的承諾。
承諾可以消失,原來局長、特首,甚至整個行政會議,都可以消失的。我是在講根據程序,審批和發出新的免費電視服務牌照這件事,過程已經過了千幾日,局長、特首和行政會議都不見了,只剩下一部錄音機。橫睇掂睇,市民、業界、政府和整個香港,全部都輸。
另外,在教育政策方面,又一個梁振英的消失的承諾:「盡快落實15年免費教育」,又變成開個委員會再傾,但就連時間表都無。如果學生咁樣交功課,你話老師會不會收貨?應做沒做,唔知做乜又做喎,就是向特區政府獎學基金額外注資四億八千萬元,資助「本地傑出學生入讀海外知名大學的學位或師資培訓課程」,預期每年有20個名額,受惠同學要回港擔任教師至少兩年。
很多人都覺得這項措施非常「騎呢」。為甚麼?近5億大元,每年只協助20人,對教育界杯水車薪,花費不到位,因有資格進入最知名大學的尖子學生,本身已有較多機會拿到獎學金。如果這筆錢是協助清貧學生到海外攻讀香港沒有的科目,我會非常支持。不過,如果這樣亂花4.8億,我寧願政府正正經經地增加本地大學學位、資助免費幼兒教育、增聘老師,而非花天價培訓少數人入行;這樣,優質人才便會自動入行。
主席,我有位朋友在政府推出這個沒有願景的財政預算案後,發了一個電郵給我,說:「香港在教育落後於新加坡,在社會創意發展落後於台灣,在前瞻思考也落後於韓國。十年前,女總統在韓國當選,可能還是難以想像。香港不單在政治方面,在所有地方到不斷墮後於各亞洲小龍。」的確,南韓過去十多年,從投資網絡基建,至電子遊戲產業,無線應用,以至到電子產品今天可謂雄霸一方,超日趕美,相反,香港雖然上網滲透率可以拍得住南韓,但創新產業發展依然單一化,最多是金融加地產。這十年,可以說是香港消失的十年。對政府在研發資源和政策的投入,推動創新科技產業,剛才發言的林健鋒議員亦如是說;如果話搞科研只有我莫乃光這樣說,你們可能不相信,但你都要信林健鋒啦!
人才和人力資源的規劃和穩定的供應,當然是任何經濟體系發展的最重要部分,這句話人人都識得講。不過,上星期日我在報紙看到說,有資訊科技畢業生要轉行,話加薪速度不夠快,得2-4%,但無幾耐之前,我們由見到有人力資源顧問報告說,IT人轉工可以閒閒哋加人工一成以上,但係僱主仍然是多年來面對請唔到人,大學資訊科技和工程入學的質和量都出現嚴重問題,這麼多的問題代表什麼?好明顯是人力資源錯配甚至斷層,並且教育從小學、中學開始的電腦和資訊及通訊科技的課程已經出現嚴重問題,同全世界最重視的趨勢,即是重視IT、重視在學校教年輕人寫電腦程式這迎合全球經濟發展的趨勢,可說是背道而馳。
主席,我相信很多人都同意,香港的教育制度已經出現問題。我剛才提到,我們的創新科技和資訊科技行業的人才荒,影響我們的經濟發展,問題源頭之一在於政府的教育政策,正是中學文憑試制度的副作用,令到部分學校取消電腦即是ICT科目,就算留低有開這科的學校,選讀的同學都越來越少,因為學校讓學生選修的科目的數目也降低至兩科,以前是成績好的理科生選讀電腦科,現在只剩下一班幾個人。昨晚我同學民思潮黃之鋒同學吃晚飯,他也向我證實了這個情況,還告訴我,中四電腦科還在教用Excel、Powerpoint,你話是不是趕客?選修電腦科的人數的下降,這些數目在教育局的數據可以清楚看到,教育局會否認為這是個問題?會怎樣處理?中學文憑制度,對我們行業和大學資訊科技學系的收生,和對香港未來重要新興產業的人力資源供應,可謂未見其利,已見其害。
主席,我想向財政司司長講一句,如果有些政策是未經深思熟慮,現在先臨崖勒馬,不是面子或者政治的問題,其實反而是可以顯示你聽到意見,從善如流。我這樣說,是不想我們就在這裡批評,司長和局長們就坐著聽,結果一樣。其實,是不用這樣的。
或許唯一財政預算案稍為令人滿意的,是環境方面的政策,可能其中一個重要分別,是環境政策方面政府反而是願意定出指標,向前進步。早兩個星期我和十多位議員聯同局長和其他政府在環境方面的官員訪問南韓,我們看到人家能夠實施不少必定具爭議的政策,一方面當然是因為他們有民主制度,政府施政有認受性,這方面以香港現時的政制,不幸可能已經是個死症,但至少政府對施政有多大的決心,在各種政策上,政府自己能否以身作則?
我就在環境政策方面舉出一個小例子。我們這次在首爾參觀了一個地盤,他們向我們展示他們怎樣利用BIM,即是建築資訊模型科技,用以避免建築錯誤和浪費建築物料,從而減少建築廢料,由源頭減廢。我回來後同業界分享,他們當中一位反而對我說,幾年前是他本人到南韓向這家公司介紹這種技術,結果香港的政府部門應用停滯不前,正是教曉徒弟無師父。這不只是環境政策,相關執行卻在發展局。香港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互不協調,少做不錯,令人擔心,香港再有什麼好東西,買少見少,再過幾年都會逐一消失。
最後,我們緊張政府施政不善,問題源頭還是政府缺乏認受性,因為認受性不是你叫人收聲唔講,假和諧就可以達到的。很多市民都覺得香港越來越亂,社會內耗,政府似乎想利用這情況惡化,來陷泛民於不義,你以為這樣是能夠騙得到香港人嗎?
主席,最近全香港最聲大夾惡的,就是那群「愛」字頭的彩虹戰隊,他們每次變身出場,必定宣稱他們支持特首,支持政府,但用的手法全是破壞、擾亂,用盡各種語言暴力。我好想知道,政府以至梁振英本人,是否認同這些他自己的支持者的暴力手法?再一次,梁振英不見了。於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都消失了。財政預算案之中,只留730萬做政制諮詢。
普選出來的特首,就絕對唔可以置市民的訴求之不顧,所以要香港穩步向前,就必須要有普選,雖然好多香港人以為民主不是最迫切,不是最重要,但事實正好相反。而我地最終都要為市民爭取屬於大家的一人一票,簡單而純粹的真普選。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