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同志平權》議案發言稿
2012-11-07

主席,我是一個基督徒。我記得幾年前,在教會的主日崇拜裡,牧師請我們簽名支持當時一些團體發起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聲明。聽講,當時在2005年民政事務局收到超過二萬封信反對立法。

當時我坐在會眾之中,感覺非常唔自然。點解一個本來講求愛的肢體,會變成充滿恐懼甚至厭惡、仇恨的一群?當年我無簽名支持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今天我亦會支持何秀蘭議員提出的議案。

對我一個小小的基督徒,我的信仰是關乎與社會裡最不受重視,甚至最受歧視、最被迫害的人,站在一齊,我的信仰更不是為了去到教會自我感覺良好,反而是在基督裡面見到自己的不足,睇到其他更有需要的人。

從這個角度,同性戀人士的確是普遍受到社會的不友善對待,甚至直接歧視,他們是有需要幫助的一群。何秀蘭議員提出的「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 及基本權利展開公開諮詢」,只是很卑微的要求,而陳志全議員提出修正案裡特別指出的「在接受教育、就業、商務服務、社會服務、租用買賣處所等不受歧視」, 亦只是很有限和基本的要求。

點解基督徒傳統上都反對同性戀?多數人都是基於聖經裡舊約《利未記》、新約《羅馬書》和《哥林多前書》中的相關經文,特別是《利未記》指「不可與男人苟 合」的兩段文字,但近代由不少神學家認為,解釋這段經文必須從上文下理詮釋,簡單來說,經文所譴責的人,是一群離開上帝反而去拜假神,在儀式中進行同性性 行為的人,而新約保羅反對這種性行為,因為這是—偶像崇拜,原意同反對同性關係不同。有學者指出,保羅在羅馬書這部分當中,無使用經文其他地方用來指 「罪」的字眼,而是用跟「社會價值」有關的字眼,所以評論是與社會風俗有關,並非關於人的本性和教義中必要否定的罪。

我不是神學家,我也知道大家可以找到相反反對同性關係的神學理論,但另一個關鍵是,反對同性戀的基督徒,應否自以聖經的一種宗教詮釋,就將一條被認為是宗 教的罪,放大為道德的和公共的罪?在宗教上還有其他不受接受的,或者過往不被接受但宗教觀念亦隨住社會觀念轉變以改變了的,例如離婚、避孕等問題,我們是 否亦應該在公共法律和社會的層面同樣否定?我個人認為是不應該的。

不過,我也注意到,反對平權立法的教會朋友的立論,如果我樂觀地看的話,近年亦都似乎「理性」起來,以「減少爭拗」、「互諒包容」和「減少分化社會」為論 據,他們認為現時在平權教育方面已經做得不錯,歧視情況已經有下降趨勢等,不過,可惜他們反對的原因仍然包括很多不太理性的恐懼,好像商店拒絕宣傳同性戀 而被罰而損害營商及言論自由、或者因為迫學校和教師肯定同性戀而損害教育自由等等,這些恐懼都是不必要的,因為我們討論的是不同性傾向人士要在獲取服務時 得到平等待遇,而基本的平等待遇是不應因為一些未發生甚至很難想像會發生或者極其量極少發生的情況,以否定一群人士的基本權利的保障的訴求。

而這些恐懼或至少誤解,正是我們需要進行廣泛諮詢的原因,減少社會上不同意見人士之間不必要的距離感,找到更多互相認同之處。不諮詢,不討論,逃避議題,不是解決問題和不同意見的方法。如果各方都相信自己堅持的理念,更應該拿出來好好地傾。

在我聽到反對就不同性傾向平權作諮詢的理據中,我很強烈的感覺,是反對人士恐怕失去批評、教育或者表示不認同同性生活和行為的自由,我個人認為這關注是值 得尊重的,也正是在諮詢過程中希望各方尋找到平衡的地方。但無可否認,有部分聲稱自己不歧視同志,但他們提出的理據中,卻顯然表露他們其實連自己歧視對方 都不知道或者還在自我否認中,始終,只有被歧視者,才能最清楚自己的感覺,而非我們其他人告訴他們應該怎樣感覺。

透過適當諮詢後的負責任的立法,正可以平衡雙方的關注,在給不同性傾向者平權之餘,同時保證不會出現部分基督徒和部分教會擔心的問題和情況出現,否則,保障自己反對別人的性傾向的權利,但卻漠視那些人被歧視和不獲得相同待遇的實況,這是不公義的。

上世紀著名神學家卡爾·巴特(Karl Barth)提出的神學基本概念,是在基督教信仰中,我們全靠的是神的恩典,而神的恩典的唯一和至高的目的,是救贖世人,而這完全不會建基於任何人的好些 或壞些的區分或比較,卻是完全基於神自己的選擇。有神學家的推論,這原則肯定沒有任何人的行為或身分可以成為得享神的恩典的障礙,而這自然應該包括不同的 性傾向。

前南非大主教和諾貝爾獎得主屠圖(Desmond Tutu)曾經形容反同性戀為「反人道罪行」(crime against humanity),與種族隔離政策同樣不公義。他說黑人反對種族隔離,全世界的人民都支持,原因是他們因為他們不能控制的東西,他們的膚色,而被歧視, 這就同性傾向一樣。如果我們令到同性戀者懷疑他們是否神的兒女,懷疑神對他們的愛,認為,屠圖這是最大不過的褻瀆。

另一方面,我亦見到同志組織的聲明中,亦提到他們尊重宗教團體的意見及擔心,但「真理越辨越明,公眾諮詢正是一個好的機會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可以表達他們的意見,凝聚共識。」如果大家可以利用一個諮詢的機會,大家可能可以發現問題和分歧比大家想像的細。

同志也好,基督徒也好,維繫我們的都是愛。讓我們大家都多一些愛,少些恐懼。我支持何秀蘭議員的議案,和葉劉淑儀議員、范國威議員和陳志全議員的修訂,但鍾國斌議員的修訂,刪除立法甚至卑微的要求諮詢的字眼,我會反對。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