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紓解貧窮》議案發言稿
2012-11-14

主席,陳婉嫻議員提出「紓解貧窮」原議案,對於她的大部分議案內容我是支持的,包括設立貧窮線、全面檢討綜援制度等。

在我的發言中,我想集中討論一些我最關注,好像也是其他同事沒有太多提及的問題。首先,我想講吓青年貧窮率。在過去十年,青年的貧窮率持續上升,由2001年的15.2%,上升到2010年的19.3%,貧窮人數由13.2萬增加到16.8萬,這個數字是令人震驚的,並且十年一直上升,政府對青年貧窮的關注,我覺得是特別缺乏的。雖然在2011年在最低工資推出後,青年貧窮率下降至17.5%,即是15萬人,但數字仍然是應該令我們一個富裕的香港社會感到羞愧。

引致青年貧窮的理由,首先是他們失業率嚴重,到2010年高達20.8%,比整體失業率4.4%高出四至五倍,而青年失業更比其他年齡層的失業令人擔心,因為他們不能以工作累積經驗和技能,令人擔心他們當中很多一生不能脫離貧窮。

為什麼這些青年會失業,會貧窮?我認為是原於教育和機會。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2012-2013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的大專就學率排名三十七,而排名最高的三個知識型經濟國家,是南韓、美國和芬蘭,排在香港前面的亞洲國家還有澳洲、新加坡、以色列和日本;但令我嚇了一驚的,是香港的中學就學率排名竟然低至八十五,在亞洲只高過排九十的中國,和再後面的印尼、泰國、越南、孟加拉等。同一個研究報告中,我們香港的教育質素,甚至我們的數學和科學的教育水準的排名都相對較為「似樣」,分別排第二十三和第十一,但就學率就低,我認為者可能也是我們的堅尼系數高,貧富懸殊嚴重的重要原因之一。還有,從同一個報告對香港的評語,營商者覺得香港最大的問題,包括創新能力不足和工作人口教育程度不足,從這裡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問題所在。

可惜,這次各位議員的修正案中,要紓解貧窮卻無人提及改善教育,唯一譚耀宗議員都只提到在職培訓等,卻沒有從根本做起。如果我們不改善基本教育,包括大量投放更多資源去教育,由十五年免費教育,由幼稚園開始,不要再斤斤計較地全面推行「一學生、一電腦」和小班教學,再強化香港對大學的研究開發支援,如果我們不真正改造香港的青年人,令他們能夠在今天這全球化,競爭激烈的社會有足夠的競爭力,我們是無法根治或者真正地紓解貧窮的。

另外,我也希望談論一下香港稅制的問題。陳婉嫻議員提出「改善稅制,例如研究開徵資產增值稅,並實行利得稅累進稅制」,改善稅制是應該的,但我們是否可以跳去累進稅制這個答案哩?我認為是不應該的。梁繼昌議員發言中,指出香港一直奉行簡單低稅制度,我們香港不是沒有錢,田北俊議員剛才也說香港政府有的是錢,與其再收多些稅去幫助紓解貧窮,不如做好資源分配,利用我們的盈餘去扶貧。香港是個自由和開放的經濟體,如果香港調高我們的利得稅,只會加快企業離岸,我們稅收未必會有多,但就連就業機會都可能會受壓而減少。

主席,我這樣說當然不是為了保護大財團的利益,只是我真是相信自由經濟。香港是自由經濟的受惠者,我們在面對即使像貧窮這些問題都要小心平衡。梁繼昌議員發言提及像商品及服務稅這些消費稅,認為我們不應排除這些類型的方法去擴闊稅基,我是贊成的,但當然,我們要推動這類的稅種,也必須顧及對基層的影響,和有適當的平衡措施。

主席,紓解貧窮是需要的,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所有香港人應該可以分享香港經濟的成果,和活在尊嚴中。但當我多次聽到行政長官的發言,他說他只會集中做實事,集中處理貧窮和房屋問題,聽得多我反而有些擔心,點解行政長官不太講經濟發展?甚至在我們這議會內,今屆至今的動議辯論的題目大部分都是關於貧窮和勞工問題,但卻好少談及經濟發展。

沒有經濟發展,沒有更大力度的教育投資,哪有就業、創富和及市民改善生活的機會?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