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關注青年人面對的學業、就業、住屋置業和創業問題》議案發言稿
2012-11-28
1.       主席先生:近期,政府就著明年的財政預算案諮詢公眾,在政府宣傳片中,一位看來年約廿多歲出頭的後生仔,他說:「競爭這麼大,能有多點工作機會嗎?」
2.       問題,就是出在這裡! 這句說話,反映了政府的思維。今天的議案,亦出現同樣的問題! 全球化帶來激烈的競爭,不是新鮮事。面對競爭、找工作難,我們的態度應該是如何提升競爭力,用自己的力量去「打低人地、爭贏對手」 。揾工的覺得揾工難,我話俾啲年輕人聽,請人的一樣覺得咁難!
3.       無錯,青年人的確面對很多挑戰,升學出路窄、工種轉變減少了低技術工作的職位、樓價高企、社會經濟發展向財金地產傾斜,這些都不利他們在社會向上流動。這些情況對香港社會整體的長遠發展,只有百害而無利;但受影響的不只是年輕一代,還有要負擔整個家庭的中年人,以及沒有退休生活保障的老年人。他們面對的挑戰和自身的能力不同,所以幫助他們的形式都應該不同:年青人最大的本錢是青春,對於中年我們要減輕他們的千斤擔子;之於長者,他們需要的是直接的實惠。
4.       那麼,我們該怎樣協助年青人?提升青年人的競爭力,使他們更加「打得」。簡單來說,就是幫助青年人去「自己幫自己」。所以,陳克勤議員關於學業方面和大部分就業方面的內容,尤其是增加大學學額,我都支持。在兩星期前關於紓解貧窮議案發言時,我亦特別提到對年青人失業和貧窮的關注,所以,我是非常關心年青人的,但我採取的角度同部分同事有些不同。
5.       我今天提出的修訂,就是希望挑戰、扭轉大家的思維,不要單純從「派糖」的角度出發。我很贊成擴闊升學出路、增加學習機會、裝備自己、豐富培訓體驗的措施。香港發展面對最大的問題,是人力資源的教育程度比較發達國家偏低,大學和專上學位遠遠不足。但涉及到在就業市場「夾硬」創造一些為年青人度身訂造的職位、用公帑貼錢資助僱主去開位請後生仔,這些都只能暫緩青年失業問題。我們可以這樣做靚盤數,但治標不治本。結果,低技術的繼續低技術,年青人「升唔到呢(level)」,公帑白花!
6.       至於那些鼓勵年青人買樓、資助借錢他們創業,我會形容為「糖衣毒藥」。先講房屋置業方面,主席,我刪除了原動議在這方面提出的建議。讓我解釋一下。
7.       第一,關於增建公屋,檢討現行申請公屋的資格。是否要增建公屋,涉及整個公共房屋政策,不應該在幫助年青人的議題這狹窄角度內討論。即使要增建公屋單位,也不應該單為年青人而設,年青人絕對不是弱勢社群!公共房屋是為社會上有需要的人而設;如何分配這些資源,應該視乎那些人較那些人更有需要,而不是向某一個年齡階層傾斜。當中可能是某些中年的低收入家庭較某些長者有需要,也有可能某位年青人較某位長者有需要,所有申請個案按同樣的評核機制一同排隊,才叫合理和公平。再說,現時的制度在哪方面對年青人不合理和不公平? 這根本不是公平不公平的問題。
8.       再想深一層,年青人是社會發展的動力,他們與其他年齡階層相比,可以發展的潛能始終較中年人以至長者為大。我們應該寄望他們有能力去增值自己,而不是去爭公共資源。如果年青人都要去排隊輪公屋,這思維令我們對香港的前景還可以有多少希望?
9.       第二,每年興建至少5 000個居屋單位,重推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再次,這個也是房屋政策的問題。我們固然希望推動向上流動,住公屋的有機會改善環境去住居屋或者私樓,騰出單位給更有需要的人去住。但同樣地,有沒有能力走出公屋,在於競爭力,而不是製造一個夾心市場叫市民跳落去就當交了「功課」。更現實的是,在私樓樓價高企的情況下,居屋訂價與私樓掛勾,樓價不見得是年青人甚至中年人可以說負擔就負擔得來。所以,為每年興建多少個居屋單位、有多少個私樓單位推出市場,以至到最終解決方法,即增加土地供應,政府必須改革整個房屋政策。
10.    第三,經濟收入較穩定的青年人,研究重新推出首次置業貸款計劃。我會說這是最毒的「糖衣毒藥」。香港樓價不合理地貴,我們一方面要求政府壓抑炒風,穩住樓市,另方面又鼓勵稍有能力的年青人去貸款買樓,其實變相刺激樓市,促使樓市狂熱下去。
11.    要是個別年青人真的有能力,願意承擔,在現時低息的環境下向銀行借錢買樓是他們的選擇。但政府重新推出首次置業貸款計劃,只會造成惡性循環。要是樓市繼續漲,借了貸款買樓還是要做「房奴」;要是樓市真的冷卻,我們還記得十年前的負資產? 既然市民已經為層樓捱得很辛苦,若政府仍借錢「引誘」後生一輩買樓,幫地產商和炒家托高樓市,我會說這是不負責任。
12.    關於創業方面,我相信大家都明白,創業不是「想創就創」,亦不是因為年青人唔想打工、又或找不到工作,就鼓勵他們去創業。議會內商界的同事,都會深明商場的競爭與在就業市場同樣大。政府是否應該盲目鼓勵想創業的年青人去謬然創業,甚至借埋錢給他們做老闆? 前兩日我在兩家大學與同學分享,他們都問我關於創業的問題,我都反覆地問他們,他們點解要創業,自己搞生意是否適合他們,還是他們在無成本壓力下,自以為舒服唔使打工的選擇?
13.    在自由市場,一個創業計劃能否吸引到投資者投資,其實也是一盤生意計劃的「篩選過程(vetting process)」。如果一個創業計劃在市場上都找不到投資者,那政府又應否用公帑去協助市場價值成疑的私人計劃嗎? 創業者要有能力承擔計劃的得失。否則,這不過是政府給年輕人另一顆糖衣毒藥。
14.    因此,我認為前題是要培育年青人的創意。因為有創意,才有機會在商業和世界市場開闢新路;而政府的支援,作為支持創意工業和知識型經濟的措施才有意思。而香港的教育制度對創意的培育,不只缺乏,有時根本背道而馳。
15.    主席先生,古老說話有云「寧欺白鬚翁,莫欺少年窮」。換個角度去理解這句說話,就是年輕人有青春、有時間,可換來無限的發展潛能。只要給他們途徑提升競爭力,學懂抓緊機會力爭上游,今天的窮少年可能是明天的小富翁。但若只給青年人派糖餵飯,恐怕窮少年往後的日子也只會繼續是窮中年、窮老年。因此,雖然我知道我這修訂很難在議會內通過,雖然有些同事只能心裡支持,但我的修訂是鼓勵年青人發揮他們的潛力,提升他們的競爭力,不是要「打低」他們,而是要使我們香港的年青人「更好打」。
16.    主席先生,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