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重振本地教育質素 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議案修訂的發言稿
2012-12-20

主席,史蒂夫·喬布斯 (Steve Jobs) 生平最精采的演講,在2005年美國史丹福大學內提到,他從大學退學後留在校園,天天只按「興趣」自選列席不同的課程,這種「多元學習」後來卻促成他成功改變世界。

反觀香港政府撥款、大學決策多為「市場主導」,年輕人選科功利短視而放下興趣,不談理想。中文大學的互聯網工程是個好例子。乘着1999年的科網潮,中文大學於2001年開辦互聯網工程本科課程,隨着科網股爆破,連首屆學生都沒趕及畢業,主修課程便於2003年被取消。到今天,我們業界普遍發現相關人才儲備不足,香港經濟已經受害不淺。

主席,香港高等教育學位不足問題,一直未能解決。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2012 – 2013年報告指出,香港大專入學率較其他先進國家為低,香港為59.7%,新加坡為72%,而芬蘭側為93.7%。剛過去的首屆香港中學文憑試,有2.6 萬名中學畢業生考獲符合教育當局訂立的升讀大學基本要求,但供本地畢業生報名的八 家資助大學位合共只有1.2 萬個,結果有多達1.4 萬個具備讀大學條件的畢業生無法入讀八大資助學位。

所以,我支持葉劉淑儀議員的原議案,不過她剛才發言指出的政府以珍貴土地資源開展私立學校的意見,我好希望可以補充一下。我同意她說,政府把土地給私立國際學校集團,專收內地學生搵人民幣,是錯誤的政策,不過,我仍然希望她會同意香港需要發展具規模、具質素的非牟利私立大學,輔以獎學金和學生貸款計劃,可以給無法升讀資助學位的中學畢業生提供出路和更多選擇,支持香港的知識型經濟發展;若貿然取消《二零一一至一二年施政報告》中增設私立大學建議,改作興建公屋居屋,家長和學生的訴求如何回應?我一會再繼續討論這問題。

我對葉劉淑儀議員的原議案的修訂包括以下三點:

(一)   在保障大專院校自主權和學術自由的前題下,鼓勵大專院校向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申請甄審其開辦的學位課程,以取得資歷架構認可。

喬布斯的例子令我們相信,應當支援發展「教育多元化」及「學術自由」,培養學生「興趣」,不是通過市場主導、強制執行建立的,而是在反覆的社會實驗和實踐中摸索出來。

外國大學有不同機構撥款,但香港資助大學的最大部份  (多達五成)  資源來自政府。最近中央政策組抽走研究經費,正顯示政府可以「隨意操控」某類型的撥款,甚至透過所謂的「審核」,選擇適合自己口味的研究項目或課程,令香港教育走向「規劃學術」,間接干預學術自由。並且,香港的大專院校的課程開辦及認可一向是以自決為主的,所以我雖然贊成原議案的第二點,我只想清楚講明,一切是以保障大專院校自主權和學術自由為前題。

(二)   儘快落實《二零一一至一二年施政報告》中有關推出前皇后山軍營用地,供合資格的辦學團體申請開辦非牟利私立大專院校的建議。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09年提出預留給私立大學的六幅地,過去兩年只是批出了三幅,公開大學,恒生管理學院和明愛專上學院獲批地擴建,但仍有兩幅地空置,包括粉嶺前皇后山軍營,而這幅地是唯一可以足夠建立一家全方位、具規模、具質素的大學用地,其他都只可以用作現有大專院校的擴充一、兩間大樓之用。

皇后山這幅教育用地,上屆政府指定用作發展私立大學,已啟動招收意向書程序,教育局官員甚至去外國做路演,現在已收到九分意向書。我贊成葉劉淑儀議員,水平不足的大學,不要浪費我們珍貴的土地資源,但如果有能力、質素的辦學團體申請的話,我們不要改變原本的土地用途,我亦知道,申請者中有申辦葉劉淑儀議員都非常推崇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非牟利大學。

私立大學不是一定為了「掠水」的,史丹福大學就是好例子。香港在私大發展已經落後區域競爭對手,新加坡已經有七間私大,五間是最近十年開辦的,耶魯大學亦將於明年開始與國立新加坡大學合作開辦私立大學課程,甚至美國著名的研究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亦將與明年開始與中山大學在廣州合辦私立大學。

不過,近日突然傳出消息,指政府急於覓地建公屋,想把這幅私大用地更改用途。我們政府是否將社會所有其他迫切需要都踢埋一邊,只起樓、起樓、起樓?撥出皇后山建私立大學是施政報告承諾,不能因為要覓地建屋就隨意更改政策方向。要解決問題,不能藥石亂投,而且香港也不只得有住屋問題。安居重要,但教育關係到我們的下一代的發展,影響香港的長遠發展。現時教育政策混亂和欠缺多樣性、高等教育學位不足,鼓勵開辦具規模非牟利私立大專院校,提供多元化課程選擇,刻不容緩。

主席,政府應鼓勵非牟利私立大專院校,而非來自外國的「名牌產業化」、「收費高昂」的私立學院。發展局曾撥出前北九龍裁判法院 (共7,530 平方米) 予薩凡納藝術設計(香港)學院。學院於 2010 年 9 月 正式投入服務,提供 1,500 個專上學位,但學費非常昂貴 (學位課程最低為 *每年港幣  $248,859 ),這非一般本地學生所能負擔。因此,該學院的「學生多以海外居多」,約佔七成,「本地學生並非主要受惠」。

目前本地多間私立大專院校,在硬件及軟件上均資源有限, 政府設有總承擔額為一億元「質素提升津貼計劃」,以資助各項專為提升自資專上教育質素而設的項目或措施。「開辦課程貸款計劃」的承擔額合共七十億元,協助院校興建校舍。但大部份本地私立大專院的質素,仍不能與資助大學比較,政府當局應「再作適當政策支持,發展具規模私立大專院校」,例如:撥出合適的用地租用、放寬土地使用規限等。

如果政府隨便就更改政策承諾,將會是一個管治的大污點。上次政府放風說要搬走體育城,已經顯示政府政策混亂,好彩最後政府知難而退,你今次千萬不要欺負教育界甚至私立大學界無咁大聲,就想暗渡陳倉,因為這政策執行上的程序公義是不可以隨便被犧牲的,政府如果去外國叫咗咁多人來敷然後就一句唔好意思,我們要公屋,就將講過的話唔算數,香港的國際信用就會無哂。

(三)   增加政府用於應用研究的科研支出,並改善研究資助局現時不利推動創新與科技應用研究的大學研究經費分配機制。

研究資助局(RGC)的「研究補助金」佔本地各大學整體補助金25%,但研究資助局將於未來九年階段收回其中一半「研究補助金」,重新分配,改由本地大學以研究項目競逐,令香港走向「規劃研究」,間接指配和干預學術自由。

為迎合「研究補助金」評審工作國際專家的喜好,大學勢將減少應用研究,轉向純學術研究。香港理工大學在2012年5月向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會議 (立法會CB(1)1790/11-12(10)號文件) 提出警告,指研究資助局「削弱了大學在新興知識型經濟中所扮演的(推動創新與科技)角色,並將香港的學術研究推至為研究而研究的危險境地」。結果,最近最近報章報導,多間本地大學為爭取撥款,集體造假,更改教員職銜,拉高研究評分「砌靚條數」。

港府應鼓勵更多應用科研活動,但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星期日香港電台《眾言堂》節目中回應一位老伯問香港科研水平過低,說因為在香港的服務型經濟,不需要科研支撐,這概念是完全錯誤和落伍的,服務業同樣需要科研! 倫敦及紐約等大城市同屬「服務型經濟」,他們亦享有他們國家創新科技和服務創新設計硏究支援,以保持優質服務質素,創出新經濟機會。

眾所周知,無論是政府或私人的科研開支,香港2011年研究及發展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0.8%,較其他先進國家地區為低,日本為3.47%,南韓為3.4%,新加坡為2.6%,臺灣為 2.35%,而中國內地為1.55%。香港政府如果還要亂找借口,將要為香港經濟停滯不前負上沉重歷史責任。

我們需要更多政策誘因,如稅務優惠、檢討大專院校的科研撥款等,鼓勵院校與私人企業合作,進行更多的應用研究。

要改善本地教育質素,需要推行學術自由文化,增加適當教育設施及多元培訓,包括依照規劃成立私立大學,並且鼓勵更多科硏活動等,否則我們香港就是辜負了我們的下一代!

我支持並相信我的修訂可以 配合其他議員之原議案和修訂,亦希望各議員能支持我的修定案。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