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港鐵票價,行會把關》議案發言稿
2012-12-05
1.       主席先生,港鐵是香港主要的公共交通運輸設施。根據港鐵2011年的年報,港鐵佔專營公共交通載客量比率超過百份之45,而本地鐵路服務的乘客就有13億6千6百萬人次。假設每張車票加費一毫子,我們就己經講緊1億3千萬。
2.       可見,港鐵票價應該怎樣釐訂,是個惹火的民生問題,尤其港鐵公司早已不是單純的運輸企業,它還是其中一個大地產商、大業主、大管業公司和大顧問公司,每年從中所得收益龐大。因此,當交通與地產房屋兩個重要的民生議題混在一起,情況就變得更加複雜。
3.       田北辰議員的議案,說要港鐵票價, 行會把關”。但我認為,港鐵票價的調整機制方程式才是整個問題的根本。
4.       每一個公共政策,要面對不同的持份者角力,要理順很多矛盾,需要很大的魄力。但我不同意重新訂定方程式是會「曠日持久、費時失事」,這是沒有理據和不科學的說法,反而用「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的方式去「頂住先」,我相信這只會使問題複雜化。
5.       再說,雖然在制度上,行政會議有權就票價加減幅度有「final say」,但如果我們只將個波拋給行會這個政治平台,民生問題永遠變成政治問題。結果無論票價是加是減、幅度多少都變成政治決定。這對行會、對港鐵、對市民,都是不公平和不透明。並且,我們在立法會有責任監察政府,如果我們支持取消客觀的機制,反而將成個波踢咗俾行政會議,我認為是匪夷所思。
6.       因此,我支持重新檢討票價調整機制的方程式,這是唯一負責任和科學的做法。我支持梁繼昌和其他議員的修訂,要求政府全面檢討現時港鐵公司的票價調整機制,尤其於方程式內加入可量化的數值或指標,用客觀、透明的方式去計算。況且,港鐵其實己變質,不單公共交通運輸設施的營運商,而是集多種業務於一身,而且是「揾大錢」的房地產業。因此無論是因為它在香港社會的公共角色,還是從商業角度去看這家業務多元化的大企業,我們考慮港鐵的票價時,都應該加強通脹幅度、市民負擔能力及港鐵公司整體業務利潤水平等因素的比重;從而使整個調整機制更全面,更貼近香港經濟狀況。
7.       另外,港鐵公司雖然是上市公司,但同時亦有它的公共使命,不能純粹以揾錢作為它唯一的營運目標。因此,我亦贊成在票價調整機制「封頂」,例如如果它的整體業務利潤超出某一上限,就不可以加價。
8.       事實上,這個機制說是「可加可減」,但多年來根據現行方程式得出來的調整結果,無論經濟好壞,都是只加不減。不只基層市民叫苦;現時很多中產屋苑都建在港鐵沿線,港鐵加價,亦加重很多中產市民負擔。我相信,只有全面檢討這條方程式,才可以根治整個問題。
9.       另外,就是成立票價穩定基金,我認為這是可以開放討論。究竟這種「專款專用」的做法偏離政府的公共理財原則? 市民對於政府公共理財原則的期望,其實已隨著社會狀況有所轉變。類似「專款專用」的做法,在其他政策範疇其實也有過討論,例如關於退休保障方面的「全民退休保障基金」,醫療融資方面也有倡議成立類似的「儲備基金」。因此,我認為政府應該用開放的態度去考慮問題。
10.    另外, 我支持其他同事有關便利市民的措施,例如在全線車站增設洗手間、育嬰室、無障礙設施、全港月票等,我認為要求是很基本、很合理,尤其現時鐵路車程可超過一小時,港鐵作為營運商,有必要回應市民的基本需要。
11.    主席先生,我謹此致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