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保障香港不受’大陸化’》議案發言稿
2015-11-18

主席,星期一晚我欣賞了一套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的香港電影《十年》,是由五位年輕獨立導演,各自拍出想像香港十年之後會是怎樣的短片組成,香港到時可以有幾荒謬?價值觀會變成點?我推介今日發言嘅各位同事無論泛民或者建制都看一看,了解一下這一代年輕人所關心、擔心、痛心的是什麼。電影十二月會在戲院放映 。

五套短片裡面的題材都富有想像力而有前瞻性,主題大膽甚至有挑釁性,包括普通話打壓廣東話、學校要學生穿軍服參加活動、當權者自製恐怖活動以達致國安法立法、自焚者爭取獨立等等 。看完之後,有觀眾與導演的分享,很多觀眾的心情都很沉重,我相信這顯示出年輕人無論是觀眾或者導演們的無力感,很大程度上來自他們對香港未來、中國操控,即是「大陸化」的焦慮和不安。

不過,我又唔係覺得咁灰。年輕人特別是在雨傘運動之後,面對高牆而感到的無力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可能大家現在看到中國之強,相對世界上其他地區面對的經濟和政治困難,但十年後甚至更長一點的時間之後的中國經濟、政治環境如何,仲係唔係咁勁呢?對香港會有怎樣的影響,都是未知之數。

反而,我們香港有這一代的年輕人,他們對香港有深厚的本土感情,我相信他們是不會輕易放棄香港這個主場。

講到這裡不可不提昨晚的香港隊零比零再次守和中國隊。雖說是「守和」,但事實上這是非常有主動意志和團體策略性的踢法,而且,昨晚有個朋友同我在一個晚宴時一齊在手機app睇波時講,唔只香港隊踢出超水準,其實中國隊都唔係大家睇得咁強。

嗱,主席, 香港人可以向香港隊學習,就是「沒有不可能的事」,另一點很重要,就係中國係唔係在每一方面都真係咁強,隊波都唔係好得之嘛,打咗兩場波都係咁高咁大。相反,問題是部分香港的政經界都已經被政治化,不理中國掂唔掂,乜都要”China first”!

我舉另一個例子,昨天是滬港通實施一周年,但事實上滬港通啟動後,使用率並不活躍,至今總額度用了不足一半。經濟學者關焯照昨天在電台節目中指出,我引述:「滬港通整體方向正確,但內地未有足夠配套及軟實力,監管未達國際水平,在未有足夠條件下,推得太快,變成好心做壞事,令滬港通只出現一剎那的光輝。」

教授並不否定滬港通對香港、中國長遠都有利,但我相信他對現況的批評,正正指出了在香港的政經政策上面,在多個行業中,過分和過快大陸化的問題,影響了香港發展的正確方向,過分或者過早地催谷依賴內地。

昨天剛好在一個IT業界活動中與一些來自新加坡的朋友討論,他們都異口同聲說,十多年前甚至再早時,新加坡視香港為學習對象,今天,他們都感覺香港已經落後了,但他們並非為此感到沾沾自喜,反而是分析出來,香港的最大問題之一,是過分大陸化,什麼都”China first”,是自己忽視了自己最大的競爭優勢反而是國際化,是香港自己錯誤評估中國的能力,是香港放棄了全球市場的機遇。他們說,新加坡看香港,要引以為鑑。

在資訊科技界,我亦擔心這現象會否進一步惡化。創科局還有幾天才成立,但近期聽政府和部分業界人士的言論,開口埋口就與中國市場結合,但對八萬多從業人員來說,真的幫到他們嗎?帶頭外判、壓低工資的,帶頭不買香港產品服務的,帶頭向本地公司壓價的,咪又係香港政府!我們絕對不應該盲目排斥中國,但同樣盲目地”China first”,這種「大陸化」,肯定不是香港IT界的出路。

更重要的是,香港的IT界最重要的優勢之一,是我們的資訊及網絡自由,反觀中國的防火長城,近年成立「網信辦」,以高層次統籌,表面上保障網絡安全,實際上審查和控制網上言論,在這些方面,香港肯定不能「大陸化」,否則必定得不償失,自毀我們的自由優勢。

主席,講返《十年》電影,他們提出一條問題,香港現在的狀況,是「為時已晚」,還是「為時未晚」?我相信,答案是那一個,掌握在你我手中。主席,我很希望有一天中國擁有自由、民主,我們香港可以擁抱大陸化。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