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全面減稅》議案發言稿
2013-11-20

主席,多謝謝偉俊議員今天送了一指聖誕樹幹給我們,任由其他議員掛上去,結果真的有九位議員修訂。謝議員的八字真言,是「全面減稅,還富於民」。那麼我也要申報,全面減稅我都會有金錢利益。

首先,從經濟角度看減稅,好明顯是財政政策(fiscal policy)的一種主要手段,如果政府減稅,並且增加政府用於採購物品、服務的開支,這就是擴張性財政政策(expansionary fiscal policy),而擴張性財政政策的目的,一般當然是以宏觀經濟調控措施刺激經濟增長。謝議員的議案,只提到「全面減稅」,當然是皆大歡喜,不過,他是否支持增加政府開支,以刺激經濟增長呢?我聽他批評政府花錢浪費,卻聽不到他說怎樣支持經濟增長,反而聽到他說以減稅刺激政府、特首民望,原來對謝議員減稅不是個經濟問題,是個政治問題!

好了,讓我們講返經濟問題,這議會很多同事都話我們講太多政治,太少經濟,好,就講經濟。雖然,我們知道這些財政政策要達到目標,未必萬無一失,不過,認清楚目標是很重要的,否則就只是為講一些大家都愛聽的話而講,政府是否真的會做,做了對香港整體經濟甚至市民個人利益有什麼好或者壞的影響,難道都不重要?

的確,香港政府財政儲備充裕,我們過去都詬病的,是政府沒有充分投資未來,包括教育、產業發展、科研等等,這些不是短期可以見效,但正正是香港缺乏的長遠發展投資,所以,我是支持適當地增加經常性開支,而非香港政府近年來一直面對教育、醫療、產業發展、創造社會上游機會等的議題,政府總是不肯作長遠承諾,只肯喜歡就派吓糖,成立吓基金。

所以,我都是說,動議只講減稅,不提政府支出、投資,是不足的,不全面的,作為政策,是缺乏方向的,同派糖一樣,如果只為爭取政府民望,這是絕不是恰當的。

香港低稅率、稅制簡單,但稅基狹窄,不過,雖然有很多人已經在稅網之外,我們又沒有銷售稅,但並不代表那些沒有交入息稅的人就沒有交稅,因為很多人都贊成,香港的高地價,其實拉高了各行各業的成本、物價,其實已經是個很高的間接稅項。所以,我恐怕單是全面減稅,不考慮政府支出和投資,不考慮改變和擴闊稅基,必然不能公平地分享成果,一定不能公平地還富於民。

在各位議員的修正案中,可以看到他們引入了幾個主要概念,我想在這裡討論一吓。陳婉嫻議員和馮檢基議員都提到引入累進的利得稅,但陳婉嫻議員的修正案,講明說要「令賺取巨額利潤的企業,負起更大的社會責任」,但她又沒有刪去原議案「全面減稅」中「全面」兩字,就令我想,究竟她想怎樣?到時有人問,你是否支持全面減稅?支持!你是否支持累進的企業利得稅?都支持。但這是有矛盾嘛!馮檢基議員就將「全面減稅」修訂為「檢討減稅」,至少比較前後一致。

梁繼昌議員的修正案我當然是最支持的,他要求全面檢討《稅務條例》,「使香港的稅制更公平、更具競爭力及確定性;特區政府亦應善用財政盈餘,避免過分囤積財富,以達致藏富於民的目的」。其他林建鋒議員的修正案,針對中產的負擔,姚思榮議員的修正案,都是要求研究改善稅制,單仲偕的修正案比較具體提出協助中產和基層的措施,我都是支持的。湯家驊議員修正案要政府「增加經常性開支,處理民生問題」,都是平衡了政府支出改革的需要,我都是支持的。

張國柱議員的修正案,要求「透過’能者多付’的原則,履行財富再分配的責任」,首先,我並不同意政府以財政政策主導財富再分配,這不是社會主義,我亦不認為這是政府的責任,反而政府應該為所有人創造更多、更公平的向上流動的機會。

主席,我本來以為,「全面減稅,誰可反對」,不過,原議案缺乏全面財政政策的考慮,尤其只為幫政府爭取民望,我都無法支持。

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