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毛孟靜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議案發言稿
2013-12-05

主席,今天我們又在一個月之內,第二次在立法會有議員提出以權力及特權法,要求透過無論是政府本身,或者是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先生,或者是通訊局主席何沛謙先生,出示在審批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申請的過程中的相關文件,我們集中關心的主要是那四份顧問報告。今次毛孟靜議員提出的特權法議案,比較四星期前我提出的動議和郭榮鏗議員的修正案,是進了一步,要求委任一個專責委員會,要求王先生和何先生到委員會作證。

主席,政府一定是以為,我們香港人已經開始淡望香港電視不獲發牌這件事,再也無十萬人上街,再也無人連續多晚在政府總部集會,今次的特權法動議辯論,相信都無法通過,也無法挨到上次的十多個小時。

不過,局長你真的以為香港人會忘記,會放低,你就錯了。無錯,香港人各有各忙,的確好難晚晚來示威,但我這一個月見到任何朋友或者甚至之前不認識的市民,他們多數都同我講一件事,就係話,電視發牌件事,唔好放棄呀!我諗,他們不是因為好想睇電視,是因為他們睇到這件事的不公義,當然這不難看出,細路仔都睇得出唔公道啦!所以,港視員工會繼續呼籲市民元旦日上街,不會忘記,繼續爭取。

局長今天仍然講,公開顧問報告,「唔會幫助市民了解特區政府的決定」,梗係啦,如果公開咗,政府會驚,只會將矛頭進一步直指向那「一男子」,咁你點解釋啫?就是因為要隱瞞囉!

所以,局長舉出的不發牌的理由,連石禮謙議員昨晚都要話係ambiguous(含糊),甚至childish(幼稚)呀!你話咩呀,講咗兩個月,都係話,我已經解釋哂啦,乜你仲未明咩?咁樣會衝擊行政會議運作機制、政治化,有咩你叫王維基告我啦,喂,大人細路都見到幾離譜!可憐局長你要講足兩個月,仲未完㗎,今日之後仲未完㗎。好似梁耀忠議員都話,其實件事都唔關你事嘅,不過你又要頂 。

我今日重新睇返上次特權法辯論時我寫低的筆記,睇返當日很多建制派議員的發言,我就唔打算重複啦,雖然我相信他們今日很多都不會發言,但我無法不講的是,四個星期前,很多建制派議員都叫政府你嘅解釋唔得呀,做得唔好呀,解釋好啲啦。好啦,一個月囉喎,有咩進一步解釋呀?

無呀,只有通訊局主席何沛謙先生發聲明話,他們建議是發牌給所有申請者,因為他們都合獲得牌照的條件,和顧問公司的負責人公開表明,他們的顧問報告可以說是被「不適當地使用」,指政府引述報告不全面、斷章取義、誤導公眾,並且資料更是過時,等於用個很舊的報告去處決一個申請者的機會、夢想。

政府的處理方法,只是爆一單處理一單。通訊局未說他們與行政會議意見不同時,又唔見政府當局話俾市民知?通訊局講咗,你就話,噢,我們一早知道啦,早你又唔講?顧問未爆他們的報告根本是被誤用時,只見政府靠哂顧問報告做擋箭牌,顧問出聲後,局長就話顧問不顧「職業操守,捲入政治討論」,這是什麼態度?俾錢那個就大哂?而家顧問覺得被人屈,什麼都入佢數,他們當然要出來以正視聽啦!

局長竟然質疑顧問的專業操守,專業人士的專業態度,唔係客人永遠是對的呀,是恪守專業態度,以公眾利益為先,肯向權力說不,這才是專業操守的典範。顧問講出真相後,局長你只能說,政府即是行會不一定要跟你嘅,咁你早又唔講,重講到好似你跟足顧問報告咁。真係爆一個謊言,就補一個鑊。

昨晚林建鋒講得真係令我O哂咀,可能你諗住昨晚咁夜了,未必有人聽到,但你竟然話,如果公布了顧問報告,就會令外商對香港失去信心,股市又會跌等等,嘩,我唔知我去了火星定你來至火星,定係我見啲係外商,你見啲係內地商人?哈哈,都唔會,連我見的內地商人都鬧,都恥笑香港政府呀!政府唔跟規矩做決定,一男子話哂事,對香港自由經濟、自由市場競爭的壞影響,全世界傳煤都報導哂啦!嗱,田北俊議員昨晚講的,就公道得多了,真的會影響投資信心的。

局長,今朝我同你都在投資推廣署今天主辦的Startmeup.hk創業論壇,首先讚吓你先,真心的,這個項目做得好好,不過,有個朋友同我講,那些著名國際創投基金講的,這次電視發牌錯哂,嗱,啲人無忘記㗎,她說,人家叫我們要夠膽冒險take risk,不要睇少啲新嘅、細嘅,今次香港政府全部錯哂。

嗱,連單仲偕昨晚都爆料啦,如果他說王維基說的是真的,原來中聯辦和北京都唔知道梁振英的決定,還在政府第一日宣佈結果已經打電話問王維基發生乜事,嘩,由單仲偕揭發爆料出來,唔怪得知我們都話你才是愛國愛港啦!總之,又係一男子。傳召王維基,除了可以證實單仲偕議員爆的料之外,會俾我哋議員直接了解究竟政府由通訊局到行政會議審批牌照過程中間的程序有冇偏離政府免費電視政策,調查到底點解顧問都話冇建議政府要三揀二,呢個決定點樣作出,係邊個的決定?有咩理據?

今次政府處理電視發牌的方法損害香港行之有效的公平制度,是開創「人治凌駕法治」的先例。今次如此,日後企業還能否指望政府會跟規矩辦事,在公平、可預見的環境營商?對這「改變公平制度,改變遊戲規則」情況坐視不理,必令香港自由公平的營商環境受損。我之前動議特權法議案要求政府交出文件時,已經講過很多次,立法會應該為市民、港視員工和香港的創意產業取回公道,這是我們的責任。

最近網上有人上載了一段採訪港視拍攝可能係最後一套電視劇Night Shift煞科前最後十二晚嘅幕後花絮。我睇完都覺得感動,因為隔住螢幕都感受到佢地製作人員同演員嘅熱誠同可以係工作裡面發揮創意嘅滿足感。雖然牌就攞唔到,但影片裡面個個都非常專業繼續拍攝一套可能冇可能出到街嘅劇集。每個人嘅眼神都顯示出香港免費電視市場有進步、有競爭的火。

政府一直強調發牌覺得公平公正,但就連競爭的機會都剝奪,對這些敬業、專業的電視工作者,對觀眾公平嗎?政府批評顧問出黎向市民發聲係漠視專業操守,係發牌過程改變政策搬龍門,特首同行會又有冇操守?

我想在此重覆香港電視在十一月五日發出的聲明:

「香港電視要求的,只是一個合理交代、一張客觀的成績表,讓我們知道『錯在那裡』。令人遺憾的是,今天所發出的新聞公佈,仍舊是『四個準則、十一個因素』的原則性表述,並無任何實質資料,亦無解釋香港電視比其他申請機構那些條件遜色。

「並且,政府向部分立法會議員披露報告內容,而坊間亦流傳有關報告的資料,但卻拒絕公開報告,並反對香港電視對外公開報告內容,是不公平、不公義的做法。

「最後,政府亦應向公眾解釋,行政會議成員並非每位都擁有商業營運經驗,亦無經營電視台經驗,為何沒有依據廣管局『全發三牌』的建議及專家顧問報告的排名?假如不同意專家報告,認為有粗略,為何不發還重做?」

這聲明是在通訊局發出文件,講其意見與行會不同,而行會又無再諮詢他們,在那文件之前港視發出的,現在看回來,港視已經知道通訊局和前廣管局『全發三牌』的建議,和顧問報告的排名。而家係政府唔俾人講出真相,我們給王維基先生權力及特權法的保障,他才能暢所欲言,市民才可以知道真相!

我亦想將一些藝人對港視不獲發牌講過的一些說話,在立法會講出來:

黃秋生:「要什麼條件才發牌,要講清楚,不是鐘意就發,唔鐘意就唔發,叫人點申請?法例要清晰,要講有什麼不足之處,這才是自由貿易的地方。」

周家怡:「覺得社會好恐怖,今次件事件完全不具透明度,你話點就點,評核標準無講,好黑暗!」

張同祖導演:「練到張家輝的身形都無用,最勤力的學生卻被淘汰。」

張堅庭導演:「我們常說不能選誰當特首,但現在連看電視也沒有選擇,只能按一個掣。」

郭富城:「發多啲牌先多啲機會給有志向的人,現在都無出路,有競爭才有進步,咁多人上街,政府要聽意見。」

艾威:「他朝君體也相同。」

我哋唔係單單為一個人,一個申請者翻案,堅持找出真相是為將來有機會申請的投資者,希望香港維持公平、自由、有制度的營商環境,而不是長官意志先行,程序政策淪為輔助的人治社會。我們為的不是一個人,其實亦無興趣針對一男子。我們為的是下一代,一個公平、自由、有規有矩的香港。

主席,我支持毛孟靜議員的特權法動議。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