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捍衛學術自由》議案的發言稿
2014-03-27

主席,最近的台灣反服貿運動中,我看到台灣不少大學裡面講師和教授,紛紛挺身而出支持學生罷課上街爭取公義,將課室搬到街頭抗爭的最前線,有十幾位大學老師在『街頭民主大學』向學生們授課,這個畫面令我十分感動。

《基本法》第137條訂明『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並享有學術自由』,不能允許任何人影響學者進行和發表研究的工作,以不能打壓知識分子表達意見和主張的自由。陳家洛議員今日提出的《捍衛學術自由》議案,正好提醒社會捍衛學術自由,保護學者進行學術研究和參與公共事務的重要。

過去多年學者被政治干預其取態或研究,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例如科大成名教授曾因為支持五區公投天天被打手在專欄人身攻擊,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及中大社會系副教授陳健民亦曾被左派報章日日猛烈批評。

2000年港大民調風波中,董建華的助理路祥安要求港大停止發布對特首施政不利的民調結果。結果港大校長鄭耀宗向鍾庭耀施壓,威脅會「陰乾」他們的經費。2011年港大民調發表《港人身份認同》調查結果,對「中國人」身分認同感則跌至十二年新低。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高調批評調查方法「不科學」和「不合邏輯」。歷史好似不斷重演,張文光議員曾經在2012年4月25日於立法會動議「捍衛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但是所有議案和修正案都被否決,今日我們看看結果會怎樣。

不論當權者點樣『視民意如浮雲』,對民意調查都是輸打贏要,低的時候就質疑你,近期回升一些又乘機大做文章,話自己做得幾好。 到今年,又是政治年,對學術自由的政治干預不斷升級,今年港大民調再次被針對,指控更嚴重,更政治化,不再是政府幕後干預,而是利用左派人士、傳媒力量文攻和直接上北京『告御狀』。

今年人大政協開會期間,有某位左派人士公開發言批評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指港大民調總在關鍵時刻發表對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及整個愛國愛港陣營十分不利的民調結果。其後得到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附和,並接連批評民調有政治動機。之後連日來左派報章就出現鋪天蓋地對鍾庭耀的人身攻擊和口誅筆伐。其實,這些人在關鍵時刻攻擊反對聲音,才是鐵一般的事實!

民調對你有利就話佢專業,話你低民望就出招揼。港大民調用嘅方法或得出來的結果係咪有不足,可以攤出來討論,但執著人家得出的結果,以『政治動機』呢種下三流手段抹黑一個幾十年來進行專業學術研究的學者,但又拎唔到實質證據,就看得出有某些人要用盡方法粉飾太平,掩蓋市民對政府(特別是梁振英)的不滿。市民未必有心機了解複雜的統計學,開動傳媒機器大力轟炸,打擊港大民調的公信力,為質疑政改關鍵時刻的民意調查做準備功夫。

我支持葉建源議員修正案裡面提出要『支持高等院校維護其獨立和自主』。捍衛學術自由不但政府有責任,大學管理層同樣有責任。政府和高等教育機構都沒有保障教師和研究人員的制度,往往每當有有人試圖利用政治手段影響學者的獨立性,都會因為大學閉門造車而要在校外聯署、發聲明。我認為,建立制度保障學術自由,確保學者免受干預和免於恐懼,對於維護院校自主非常重要。

廖長江議員的修正案鼓勵大學學者『專心從事學術研究』、『以正面及負責任的態度參與公共事務』。專心、正面、負責任這些措辭,俾我感覺到他在找理由質疑學者參與公共事務喎 。而葛珮帆議員的修訂鼓勵各界討論學術研究,但又說現在沒有問題,這其實是否又在找藉口干預? 而黃碧雲議員的修訂強調反對政治施壓,這點我是十分贊成的。

我必須要重申,學術問題大家用理性態度探討沒問題,但現在清晰出現的是帶有政治目的、針對學者本人的人身攻擊,這已經超出一般學術討論的範圍。如果政府只繼續話『任何機構和人士都可就不同事務發表意見』,默許中聯辦官員和相關的人利用左派報紙,用大量充滿語言暴力的文章干擾學者發表意見和研究的權利,甚至以官員或行會成員帶頭干預,我們作為議員和市民都應該清晰發聲對抗。

學者們專業地進行研究,或者理性、清晰、獨立地對社會的重大問題發聲,擔當社會的良知,捍衛香港社會的原則和價值。在大是大非當前,學者如果不出來發聲,絕對是社會的損失。政府應該阻止任何干預學術自由的舉動,絕不能讓香港的學術自由和討論空間在輿論攻勢和抹黑之下缩窄。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