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黃毓民議員及梁君彥議員分別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的發言
2014-10-30

主席,今天在這裡聽了之前建制派的發言,我沒有憤怒,只有失望,只有擔憂,如果建制派,如果「有北京耳朵」的有權有勢的政黨都只有這個水平去討論社會議題,只有這個水平去運用他們在立法會身為議員所擁有的公權力,我們只可以對香港的未來更加擔心。

在這個立法會入面,我們作為少數派,一直希望就市民關注,涉及重大公眾利益,而政府不肯提供資料,不肯交出真相的事情,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但次次都被建制派阻止,但到今天建制派竟然提出用這把尚方寶劍,調查佔中的「組織策劃、資金來源」,引用我們的公權力去查市民,多數派引用議會的權力去打擊政治上的反對派別,甚至是民間自發的運動,原來尚方寶劍是用來對付人民的大殺傷力武器!

剛才湯家驊議員已經講過,講得好啱,立法會基本的職能是監察政府,是基本法寫明的,不是監察市民,是向市民問責,不是向市民施以白色恐怖,嚇到他們不敢出來行使他們得到基本法的權利,不敢支持和參與爭取民主普選的活動,不敢捐錢給支持民主普選的組織。如果有犯法的行為,不論是公民抗命與否也好,點解不是警方和其他執法部門調查和檢控,法庭作裁決?這是越權,立法會濫權,政治迫害。

主席,今朝我聽到各位建制派議員的發言,我不得不回應。面對這個群眾爭取公正的普選制度的民眾自發運動,他們沒有幫助我們香港找個解決方案,只是指控佔中組織、泛民政黨、外部勢力,你們只要退場、回家就得啦,真的這麼簡單?這可能解決問題嗎?或者,你們建制派不是真的為了解決問題,而是要利用這個「機會」,達到最大的政治利益?

今天很多議員提到外部勢力,到現在只有什麼極為牽強的環境證據,和王國興議員的那本天書。梁振英話,他有證據,適當時候會講出來,咁就係證據?

其實呢,你要證據,上互聯網真係應有盡有。你們可以拿出來的,只有兩個,唉,只要有些世界觀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來,不過,我其實笑唔出。你們最喜歡引用的,那個Land Destroyer的所謂美國智庫,一句美國智庫就好像好大不了的,點解建制派反而這麼崇洋的?其實簡單一查,這不過是幾個人,主要寫手只是一個在泰國的美國人的自稱智庫,只得一個blog(網誌)的網站 。

這幾個星期這為在泰國的美國人寫了篇文,話美國的NED(國家民主基金會)贊助了佔中的什麼什麼,見過李柱銘、陳方安生,咁好多人都見過他們,他們也見過好多人,並且這個幾個人的所謂智庫只不過引述了一個公開的研討會,上哂網嘅料,唔知可以有何勾結可言啦。

更重要是美國這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確有部分資金來自美國政府,但他們資助的項目,都是推廣加強政府管治、保護人權這些主題,搞吓公眾教育活動之類,其實你估我覺得他們最似什麼,最似我們中國的孔子學院,同樣是個國際非牟利組織,推廣中國文化和價值觀,也是搞教育活動研討會,更加是在中國政府教育部之下,其實可能與政府的關係更加密切,咁又點啫?

其實NED自己都講得很清楚,他們一年在90個國家地區,資助1,400個項目,包括中國,你們可以在網上找到資料,他們在過往一年間在中國資助了574萬美元,香港同期間只有不夠37萬,如果是不容許的,非法的,外國勢力干預的,那些組織在中國又怎可能接受這些所謂「巨額資助」呢?

總之,好可笑的,就是那些左派報紙上網找到這些所謂證據,就如獲至寶,擺上頭條,然後,那些建制派的議員亦都如獲至寶,當以為真。難怪這個Land Destroyer把這個話題寫完又寫,雖然無乜新料,因為我想他這一個在泰國的美國人從來未試過如此受到重視,點可以唔用到盡?你哋真的這麼睇少我們香港人的智慧?

我今朝在網上搜尋”Obama is a communist”(奧巴馬是個共產黨員),都找到很多網站提供很多文章、資料喎,咁是否美國政府又要調查美國總統,或者中國共產黨都可以放心一點,原來美國總統都是同道中人呢?

我們經常教導學生網上資料一定要驗證,不可以盡信,一定要分析清楚資料來源,我相信在廣場留守的學生們,仲係度勤力溫緊書的同學們,都比我們建制派的議員叻。

講到外國勢力,今朝葉劉淑儀議員竟然以廣場運動說成等同於其他國家的革命,其實她又沒有完全講錯,的確,這些佔領、利用網絡和手機分享傳播的運動模式,是在全世界都見到的,但這不代表這些爭取市民權利,爭取公義的運動,都是為了推翻政府,佔領華爾街運動,在紐約開始後擴散到全美國,是為了推翻美國政府嗎?擴散到全世界,是為了推翻全世界政府嗎?

係,我們是有講過要梁振英下台,但無講過要推翻政府,只不過是就2017年普選特首,甚至是2016和之後如何達致普選立法會,提出他們的要求,他們甚至恭恭敬敬地上書習近平主席,完全承認中央的主權,是中央未回應佢哋之嘛!

主席,係唔係要求梁振英下台都唔得?我們不是政協委員,少少言論自由都仲有嘛?

葉劉淑儀議員講講吓,甚至講到話示威人士用了Twitter、Whatsapp、Telegram、Firechat甚至Google Map這些社交媒體平台或科技應用,就好似落入了一個犯罪甚至是推翻政府的革命模式(pattern)一樣,香港甚至全世界不知道多少市民,每天都用這些工具通訊,他們又是不是要檢討一下?

真奇怪,建制派議員昨天才興高采烈地支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我都支持,不過我一路都知道我支持的原因同他們支持的原因不一樣,他們是支持梁振英,我是支持科技,只要越來越多人認識科技,利用科技,他們就會捍衛科技和網絡的自由,這個科技潮流是不可擋的,科技就是會帶來更民主、更開放、更自由的世界,所以,難怪想阻擋這個潮流的人,見到這一代的年輕人會運用科技爭取他們要得到的社會公義,會如此懼怕。

主席,王國興議員引述昨天在文匯等報紙收到一位所謂網民的指控,話6-22佔中公投「篤數」近兩成,我亦簡單澄清:港大民研是無收過電訊公司的任何報告,所以這個指驗證的短訊只得六十幾萬的所謂報告根本無法證實,反而港大民研收到的連接要求是超過九十萬。報導話我們「準確預計」有八十萬投票,其實亦是屈得就屈的,因為八十萬的確是系統設計時,2013年已經預算的最高容量要求,估中都唔得?其實,如果結果有七十幾萬個電子投票,以IT系統設計來說,系統容量已經預得「勉強」了。

蔣麗云議員話他在美帝的谷歌搜尋器查「真普選」出來的結果都是香港的,就話「真普選」是香港發明的,我想提醒她,搜尋器在那裡搜查就會先給你當地的資訊,你在香港搜尋就先給你香港結果,OK?另外,你可以試吓用英文搜尋 genuine democracy、real democracy 或者 true democracy, OK?你可以見到,真普選真的不是香港發明的,OK?

主席,我這幾個星期見到朋友,大家都很擔心,佔領行動似續下去,如何是好。我們作為民意代表,雖然我這些只是功能組別的,是我希望改變、希望取消的問題的一部分,但我等同直選議員一樣,是有責任面對所有市民,解決問題,不是只再這裡指責,等於火上加油。

秋高氣爽,最好算賬?但你去針對佔中,有用咩?媒體報導都好清楚,留守廣場的市民,個個都唔聽佔中三子話㗎啦,他們說,「沒有大會,只有群眾」,咁查會化解得到危機嗎?要查哂所有廣場的村長村民,所有的群眾嗎?這不是濫用立法會權力的恐怖主義嗎?

你們應該做的,反而是應該拉埋你們最支持的梁振英,開心見誠地去廣場對話,化解這場危機,香港人會很感激你們,但你們只能夠躲在立法會大樓入面,反而提出要調查那些廣場上堅持爭取他們和我們理想的香港人,為了政治目的和利益來打壓我們這些票多過你們,議席卻少過你們的泛民主派。

主席,我懇請各為建制派的議員,不要再藉這個梁君彥議員的動議,進一步分化香港社會,不顧香港死活,只顧向政府和中央講他們喜歡偏聽的說話,請為香港支持佔領運動的群眾,反對佔領運動的群眾,做你們身為立法會議員應該做的事,面對市民反對831人大常委決定而引發的危機,而非視而不見,令香港更加分化,撕裂。

主席,我反對梁君彥議員提出的動議,支持黃毓民議員提出的動議。

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