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毛孟靜議員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動議調查梁振英涉嫌收受UGL利益議案的發言稿
2014-11-05

主席,我們立法會有議員希望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梁振英和這個政府的施政不當、講大話,已經試過好多次,不過當然都唔成功。計返轉頭,上次都好似係梁振英未做特首之前,因為西九比賽事件被立法會用,權力及特權條例查過,啊,原來做了特首是可以擁有不被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的豁免權,咁好的,因為有建制派的保駕護航,上次唔知你原來係真命天子,真係唔好意思喇!

我當然支持毛孟靜議員的動議,不過都唔會通過㗎啦,我們香港人會再一次,無法知道真相,立法會功能再一次被閹割。

今次已經唔知第幾次林鄭月娥司長出來幫梁振英解釋,唉,真係難為了家嫂,好似上星期來立法會解話的時候,蔣麗芸議員問有冇跡象顯示特首的財產係非法得來,佢都笑笑口咁話,「佢冇可能知道梁先生嘅個人財產,佢懷疑梁先生嘅太太係咪完全都知悉晒梁先生嘅財產?」林鄭咁樣答好似好幽默咁,其實真係慘,收五千萬又唔係你阿司長,如果阿梁太都唔知,林鄭司長就更加唔知啦,哈,但係又要照嚟立法會頂。

主席,我唔係會計師,不過我都係做過吓生意,同埋我都可以引述一下我公共專業聯盟的,代表會計界的梁繼昌議員點講(我引述):

「我從來沒有說過梁振英先生與UGL交易的400萬英鎊都全屬應繳稅項目(taxable items)。我認為〈不競爭條款費用〉(Payments in restraint of trade)都通常不用繳納入息稅(salaries tax)。根據合約,除了不競爭條款外,CY還需為UGL不時提供諮詢服務及令UGL能夠成功收購DTZ。我當然不能評論這400萬英鎊是否過多,不過,大家可以參考的一點是,CY在DTZ最近三年的收入分別為60萬、100萬及150萬英鎊,根據我以往處理併購個案的經驗來看,不競爭條款費用通常是該高層僱員年薪的50-80%,而CY收的卻是400萬英鎊,卻只需答應在兩年內不與UGL或DTZ的業務競爭,這合約金額大家心裡有數吧!

「當然,UGL給CY多少錢都可以,更可以把這些款項標籤『不用交稅』。不過,這筆款項關乎到三種活動。我並不只是著眼『薪俸稅』,稅項更應涵蓋「利得稅」。因此,我寫給(稅務局局長)黃權輝先生的信件,是請稅局看看怎樣把這400萬鎊客觀地分配為『不用交稅』及『需要交稅』的項目。

「我亦說了很多次,『黃金握手』(Golden handshake)是普遍的,但是UGL這事情是不尋常的:〈不競爭條款費用〉通常是放在主體併購合約上,好讓買賣雙方的董事局審批。不過,CY與UGL四百萬英鎊的合約中,簽約的雙方,只見是UGL的『行政總裁』 和CY本人。當中,從來沒有任何直接證據顯示有雙方董事局的審批。當然,如果DTZ已進入行政程序(administration)則這項收費必需得到管理人(administrator),在這交易上,即是指會計師行安永(Ernst & Young)以及主要債權人RBS的批准。」引述完畢。

除了梁振英收取的五千萬之外,大家不要忘記,梁繼昌亦多次提出,提醒大家,這份梁振英與UGL的合約協議,還有出售他仍然保留的DTZ日本的期權/選擇性期權(sale option),這部分是仍然生效的,有選擇性,是梁振英自己有選擇,自己保留有權選擇去點做的,有選擇性,是梁振英自己有選擇,所以,絕對不能說特首「無做嘢」所以就等於無問題,其實他是有嘢做,有仍然存在的利益,有利益就當然應該要申報,有利益就至少有可能有利息衝突,點可以唔處理,並且還與DTZ日本在交易後,現在、未來的業績有關,而可以帶來給梁振英的利益。現在,是梁振英完全無就這一點公開交代過。

主席,剛才我聽到黃定光議員的發言,提出一個論點,令我想到多一個疑點。大家都聽過,除了UGL提出收購DTZ之外,還有一家天津的企業,但黃議員解釋,如果要接受這家內地公司的收購,雖然他們出價更高,但是有附帶條件的,例如要搬公司總部去天津開發區,更要內地政府批准,所以即係要更長時間才可以完成交易。

咁我已經即刻諗到,點解要快啲完成交易?誰想快啲完成交易?表面上睇,即將選特首的梁振英,和好想買DTZ的UGL,甚至當然是想以較低價錢買到DTZ的UGL,應該最有誘因想快啲完成交易,咁其他的,大家到想到啦,點解要400萬英鎊咁多錢,成為雙方董事局和債權人都唔知的「非一般」黃金握手的這個「隱形黃金握手」啦!

事件如此非尋常,難怪梁振英其實一直都想冷處理呢個問題,因為呢件事上面的商業操作,一般市民的理解未必好深,只係知道佢收咗錢,但案情有幾嚴重,就不是人人可能講得出口,於是梁振英和建制派就作到好尋常咁。

講開建制派,在今天這個「黨強撐梁振英」的政局下面,唯有用盡他們的創意去死撐。我還記得在內委會有建制派議員說,沒有辦公室的工作,他認為不算兼職喎,我諗再他的銀行工作的同事,都唔知信好定唔信好,我就話他們千祈唔好信,因為你們普打工仔唔係特首呀。剛才又有議員話,UGL的收購對他們是好偉大,我都笑咗出嚟,偉大乜偉大物,係黨嘅語言,我哋做生意嘅語言最多係話重大的收購嘅啫。

不過,建制派其實都幾慘,佢哋啲創意係咁上下嘅咋喎,之前多數都係保住政府啲政策失誤,搞到要保特首長嘅個人行為,好似僭建之類,都夠慘㗎啦,到而家特首涉貪,都要保佢!難怪梁振英都知道建制派幾慘,於是叫佢哋去見面打底,過定啲料,卻唔肯出來同公眾講清講楚,更加唔肯同我哋泛民主派解釋,難怪令人懷疑是否夾口供。不過,更令我覺得奇怪的,是建制派由頭開始已經在「攬」梁振英㗎啦,其實在撐咗一半梁振英先聽解釋呢?

所以,有建制派議員剛才說這是「鬧戲」,又係喎,他們做的咪鬧戲囉,仲竟敢反說我們歪曲事實,你講清楚我們歪曲了什麼?我們在問問題咋喎?問都可以歪曲?是你們視而不見而以!

主席, 香港人有權知道真相,特別是一個不是香港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我們市民已經無分選他出來,現在連他涉貪我們都無法知道真相,香港人,怎能不憤怒!所以,我支持毛孟靜議員的動議。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