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還學生快樂童年》議員動議提出修正案的發言稿
2014-11-06

主席,田北辰議員提出的議案,係一個頗有趣的命題。到底香港的學生而家快樂嗎?真係視乎你用邊個角度。原本我幾個月前提出修正案,主要是想說考試制度、升學制度和多元出路。

教育制度需要尊重學生的自主和獨特性為主體,和減輕因為精英化的過度競爭。我同意各位同事提出的觀點,我的修正案主要提出兩點,第一:每個人的能力和興趣不同,教育制度應該提供更多其他出路,讓學生發展所長。另一方面,傳統的專上教育升學途徑,除了不斷擴闊副學士、高級文憑、展翅毅進計劃等以外,亦應該逐步增加資助的學士學位名額,使學生不必過考試機器的人生,而有時間去生活。在學年齡的兒童每日花大部份時間在學校,教育制度對他們的快樂童年當然有很大影響力。

最近,我見返一個已經移民中學同學,他們的兩個兒子都在美國的最著名的長春籐大學裡面讀書或畢業,他展示給我看他兒子的facebook照片,表面上好像成日去party,打波去玩的照片,我同學即個爸爸都說,香港人一定以為他兒子靜係識玩,而他爸爸也講笑說,兒子從小未做過功課,我想以香港或內地標準,他真的已輸在起跑線,但結果咪品學兼優,入到最好的大學,現在在華爾街工作。自由,開放,是最佳的培育環境,點會係「有壓力先有進步」呢。

以上是我原本想講的。但此時此刻,咁多學生係出面,我哋如果傾佢地嘅『快樂童年』又點可以只係講學制?

立法會出面的金鐘仲有好多學生每日留守,分分鐘都有起碼幾十個同學,係出面臨時搭建嘅自修區或者就咁坐係街頭溫書做功課。呢幾個禮拜我哋每日接觸咁多學生,令我深切反思,到底點樣先可以真正『還學生快樂童年』?係咪讀書冇咁辛苦,升學競爭冇咁激烈,父母唔俾咁多壓力,我哋嘅學生成長就自然會快快樂樂?我係網上睇到一條10歲男仔係金鐘雨傘廣場攞大聲公演講兩分鐘嘅片段,你可以話佢年少無知,但起碼佢關心香港,有夢想,唔似啲大人淨係掛住搵兩餐,事事用金錢衡量。

呢排我聽到好多人鬧學生。諗深一層,點解啲學生要每日係出面曬,訓街,仲要擔驚受怕俾人拉甚至俾黑社會打?學生上街俾警察射過催淚彈,兜口兜面噴胡椒噴霧,黑社會出恐嚇、打人,藍絲帶出言侮辱,佢地都堅持到而家,鬧學生嘅人有冇諗過學生做咁多嘢為乜?佢地大可以乜都唔理,可以出去玩,但都願意為香港付出咁多,就係因為佢地唔想香港變成一個金權掛帥,黑勢力大搖大擺,警察隻手遮天,人人指鹿為馬嘅地方。現實就係:社會變成咁,連大人都唔快樂啦,學生又點會有快樂童年?

學生今日所做的,是為未來而努力。我地嘅教育制度,不論課程、評估、升學、學生分類,統統由政府控制,訓練出符合社會需要的所謂人才,多過啟迪學生心靈、品格、培養創意和想像力。在這樣的系統下,學生每日的生活除了返學、上興趣班、補習、考試、做功課,根本冇空閒自己的時間。如果只係為將來競爭而生存,點會快樂?

學生為左爭取有意義嘅普選,一個較而家理想嘅的民主政制,可以連學都唔返,催淚彈都唔怕,黑社會都唔驚,我哋就應該知道:要真正『還學生快樂童年』的解藥,並唔係甚麽學位、出路、減少學習壓力咁簡單。年輕學生追求的,是社會有較為公平、公正的制度,真正選擇嘅自由同權利。好多成年人講就識講,但當有年輕人行動,又話佢地係垃圾?

兩個多星期以來的佔領運動,由頭開始就是由學生帶領,我們呢啲大人只能驚嘆佢地嘅組織力、溝通能力、創意同埋自發性。相信經歷過佔領運動的同學,亦都上左人生重要的一課,這種考驗和磨練遠比任何通識考試、課程、課本都來得實在。

主席,田議員的議案題目值得令人深思。『還學生快樂童年』,不過,童年快樂,成年之後,他們會繼續快樂嗎?今天香港出來爭取民主的年輕人和兒童,其實他們不只是為我們成年人爭取,也是為他們自己長大之後的快樂,成就一個公平、公義、民主、開放、自由的社會。

可惜,田議員發言都最後都要批評一下佔領運動的學生,話他們不懂一國兩制,話他們只有理想但不實際,唉,太實際有點理想呢,個個都咁實際,社會又點會改變,變得更好呢?話啲學生只有理想,不夠實際,本身正正在扼殺學生嘅思想自由、創意和理想。

主席,今時今日,教育已經不可以只講教、育,這些從上而下的概念,年輕人不少是自己主動懂得學習,所以,教育越來越多要講分享,成年人是無得只教細路,但可以和年輕人分享。原議案講得出「給予學生空間探索自己的興趣,以提升他們的創意發展」,是正確的,我們不要以成年人主觀,以從上而下的傳統教育觀念,企圖控制兒童的思想,控制社會的發展。

學生嘅童年唔單只受教育制度和教學模式影響,更加同社會氣氛同環境關係密切。我哋要做嘅,唔單止係議案裡面講嘅改變制度或者改善和增加資源咁簡單,而係俾一個好嘅社會環境俾同學。學生為全香港爭取做老闆的機會,換來謾罵、人身攻擊甚至暴力襲擊,我們情何以堪?有同事可能會話,佔領搞到學生停課、返學要用更長時間,影響學習進度,叫佔領者『還學生快樂童年』。講呢句說話嘅人,其實就係叫下一代唔好理社會發生咩事,只顧自己,不問政治,長大後接受指鹿為馬嘅社會,不分黑白,只求和諧。

主席,學生面對咁大嘅升學壓力,都唔再盲目地追求成績,而願意走出來追求更公平公義嘅社會,爭取真正的民主政制,做一啲大人唔肯去做嘅事。如果大人咩都唔做,唔爭取,就指責佢地,是對佢地唔公平。還學生快樂童年,政府、大人有責。我謹此致辭。

經莫乃光議員修正的議案

社會的主流意見一直部分香港家長認為,‘有壓力才有進步’;現時,市面上有大量有關‘虎爸虎媽’、‘直升機家長’及‘怪獸家長’等催谷兒童學習的書籍和討論,但過度的催谷很可能會增加兒童的壓力及降低他們的學習興趣;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的調查結果顯示,部分香港家長過分介入子女的學習,揠苗助長,導致兒童的學習動力下降,對其學業成績造成負面影響;不少傳媒報道亦指出,部分香港的學生因沉重的學習壓力而有情緒問題,他們容易變得焦慮,並出現失眠、食慾不振、煩躁等徵狀;凡此種種的問題,可歸咎於只着重考試成績的教育制度;在幼稚園階段,家長已為子女報讀林林總
總的興趣班,並要求他們默書及串字等;在小學階段,學生要參與全港性系統評估、小五下學期及小六上、下學期的呈分試及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到中學階段,學生要面對大學學位不足及香港中學文憑考試 ‘一試定生死 ’的壓力;反觀不少先進地區的教育制度和教學模式更能給予學生空間探索自己的興趣,以提升他們的創意發展;就此,本會促請政府當局:

(一) 重新評估現行教育制度對學生造成的壓力和心理影響,以及全面檢討考試制度、課程内容和升學機制;
(二) 加強家長教育,避免家長過分催谷子女學習;及
(三) 加強支援學校社工和老師,以便他們及早識別學生有否承受過分壓力;
(四) 發展多元化教育體制,包括加強職業教育、藝術教育和體育教育,以減少公開試對學生造成的壓力,以及協助未能適應傳統教育的學生按其能力和興趣選擇升學途徑;及
(五) 增加專上教育的學額,尤其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的學士學位,以紓緩學生要競爭學位的壓力。

註:莫乃光議員的修正案以粗斜字體或刪除線標示。

(修正案獲得通過)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