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關於警方於旺角協助執行禁制令及處理公眾集會的手法的休會辯論的發言
2014-12-04

主席,我昨日下午到晚上一直在聽各位議員同事就這個關於警方自11月底在旺角協助執行禁制令及處理公眾集會的手法的休會辯論,我感到的,是香港遇到這麼大的挑戰時,我們議會的議員和代表政府的官員,大部分仍然沒有正視我們面對的問題,以我們各自的政治立場來定我們講的說話。

反對佔中,就一定要百分百支持警察,無論他們做了什麼。支持爭取真普選,就要百分百支持任何程度方法的抗爭行動。這件事件是這麼簡單的嗎?

大家試吓客觀些地看,在這兩星期至這幾天新聞片段所見的,而主席,請容許我舉出部分例子可能並非來自旺角的衝突,而是來自週末金鐘的衝突,不過很明顯警方的處理手法和部分警員的行為,都是一致的,是同樣地忘記專業操守,情緒失控,使用過度暴力,即使是在挑釁之下的,也不適當,但我們亦從報導和畫面中看到,極可能部分出現的暴力,並非是在挑釁後才發生的。

當然,我絕不是說所有的警員都是如此,但的確有發生過的,大家這兩天聽到議員舉的例子,在腦海中可能重現大家在電視機或者電腦螢幕前看過的畫面:有人說過,拉女示威者返差館強姦,無論當時情況是怎樣,這樣的說話,可以接受嗎?講吓都唔得,想吓都唔得呀,仲點可以當無事?

有一位警司對住頭揼揼正在離開的市民,隨手一棍毆落去;揸住警棍的人,特別是高級的警官,一時忍唔住,可以接受嗎?這分明是主動出擊,絕對不可以接受這樣出手,想吓都唔得呀,仲點可以當無事?但警方可以安排突然提早退休,是不是因為自己人做事是不會錯的,否則,就會影響警隊士氣。

昨日的新聞片,講述了不少被補者的待遇,天冷啦,警察還要開風扇吹他們,無被蓋,只有垃圾袋,有朋友問我,啲警察是不是心理變態,還是他們睇得啲八十年代講返六十年代的警察港產片多,話已經算對你們好了,還是他們根本仍然是這樣對啲犯人的呢?這樣的野蠻行為,可以接受嗎?想吓都唔得呀,竟然在廿一世紀的世界國際城市香港發生?

但局長昨天的發言,真的令我覺得,已經昇華到一部環保錄音機的地步,因為他不只講來講去都是那些,並且今次講同上次講都完全一樣才是夠哂循環再用,機是錄音機,播完可以再播,帶都不用在錄過,可以再用,夠哂環保呀!我們在辯論的,是警察處理手法,是否過度使用暴力。局長環保錄音機一直在講的,佔中六十幾日影響市民生活,一路講這個故事講到禁制令,所以警方是有權協助執行禁制令,而禁制令不影響警方執法的權力,咁就可以用過度暴力嗎?可以合法打人嗎?當然不是全部警察都是如此,但即使是少數這樣做,就可以接受嗎?

之後,局長一直只講這些人是非法集結,是激進人士,幾錯幾錯,所以警察是幾啱幾啱,合法使用法律賦予的權力,還已經用上最大的容忍,所以,他的總結是,示威者令全香港付上最高昂的代價。局長,我們的辯論是警方處理的手法和使用的暴力,不是佔領運動是對是錯!這是不是說,阿許Sir日日叫你們不要去旺角,你還去,已經是抵死,打死罷就,抵你自己要用身體付上最高昂的代價?

但旺角始終是市區的一部分,有很多人的確有需要去,甚至返屋企,但有些警察點做?搜身、查袋、企在路邊等朋友都要驅散,我們看過一段新聞片段,在旺角街頭一個轉角位,有市民問警察:「前面發生乜事,安唔安全?」但警察都唔正面回答佢,一路叫佢走,那位市民最後無奈地講了一句,「我住呢度㗎…」到底真正佔路擾民的是誰?

局長,你不肯正視存在的問題,但至少你在發言中沒有說過這些鏡頭裡看到的沒有發生過,或者只是個別事件,這是否等於已經默認,不過,你仍然是在轉移視線,問非所答,其實就是我上次在立法會就警方行為發言時所講過的,警方已經有一種敵我的心態,自己永遠是對的,對方、給我麻麻煩的,就是敵人,用任何手段對付都可以。我再次呼籲,保安局和警方要正視這種非常危險的文化的存在和擴散,我真的非常恐怕會成為一個令社會更不穩定的毒瘤。

我不否認有亦示威者用過度的暴力,我本人亦不認同這種衝擊行為,但即使是這樣,就可以對他們用暴力嗎?就可以向在離場中的人士發洩一下嗎?就可以對來幫手搵人的大學教授都照打照拉,這樣可以容忍嗎?罪犯都不可以這樣對付啦!這種行為,就算是反佔領行動的人士都不應接受,我亦認識有不少反對或對佔領行動的有保留的朋友,都是這樣的想法。

主席,警方的這種心態,和局長你、警務署長、政府以至建制派,事實上是在漠視公義,撕裂社群,為的是什麼?是政治的好處,這樣對解決衝突,解決佔領問題,解決政治問題,有用嗎?

有建制派議員甚至說,你們說有人打你,咪投訴囉。咁我們立法會議員就基於自己政治立場,視而不見?最重要的是,我們在立法會的責任是監察政府,監察行使公權力的官員、政府部門,包括警察,明顯的是,警察手上的公權力、擁有的武力裝備等,與市民是不對稱的,我們作為人民在議員的代表,當然應該首先保護普通市民的權利,監察任何的濫權,當然如果有對警方失實的指控我們亦不能接受,但係電視上面看得清清楚楚的就不要賴是人家剪接過的,總之我們就是要公平面對和處理在政策上,監察政府和執法部門出現任何濫權的情況,帶來公平、平衡的局面。

相信和希望警察可以繼續或者可以重新申張正義的人,以為擁護他們心目中的所謂法治,就盲目撐警,就可以令到社會穩定,其實,我希望提醒他們,事實是不會的,只會令社會更加不公義,更加撕裂。

美國第34任總統艾森豪講過,”Though force can protect in emergency, only justice, fairness, consideration and cooperation can finally lead men to the dawn of eternal peace.” 雖然武力可以在緊急情況下提供保護,但只有公義、公平、體諒和合作可以最終把人,帶往永恆的和平。

局長,你有無這樣的量度,還是都像那些自己控制唔到自己的警員一樣,不敢面對自己的不足之處,死撐自己絕對是正義的化身,這樣是對的嗎?

「不要以惡報惡…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馬書第十二章。

亂局不是政府一邊呼籲撤離,一邊用棒打用催淚水驅散示威者就能夠解決的,因為政府本身才是亂局的開端,警察只是磨心。所以政府不要再縱容警察違規,利用警察打壓市民,這樣拖下去,保得一日不能保得永遠,只會激發更大的矛盾。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