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增加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機會》議員議案發言稿
2014-12-19

主席:

雨傘運動暫告一階段性段落,很多人都忽然關心年輕人,特區政府、梁振英、董建華、林建鋒議員等等,都大講青年向上流動,想減青年怨氣。但年輕一代提出的訴求,是否有樓上、有人工加,甚至有書讀,就解決到?這些說要解決年輕人向上流動難題的人,真的解決得到這問題嗎?抑或他們其中是問題的一部分?

這些人知不知道,出來抗爭的年輕人唔係因為個人前途和「向錢看」而上街, 而是為了追求公平、公正、公開的社會和政府。

的確,眼前的現實是,雖然香港年輕人的學歷水平提升,但平均收入卻在下跌,而且拉開了收入差距。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近日發佈的研究,比較2001-2011年不同社會經濟地位組別的工資增長差距,結果發現『高級專業人士、行政及管理人員』有超過六成的人工增幅,大幅拋離其他工種類別,專業人士都只得三成增幅、非勞動僱員和技術性勞動工人只有幾個百分點,而且,越年輕工資增幅差別就越大。

議員和啲高官順口、開口埋口都講獅子山精神,話係你啲後生仔唔肯挨,田北辰uncle話,做快餐店都可以發達㗎,但本地青年自己最清楚,教育水平和勞動力回報不成正比 。新一代看不到前路,是整個社會機會少咗的問題,你估佢地睇唔到,唔知道?有國際經濟學家進行數據分析發現,貧富懸殊和收入不均等是全球及本地經濟,甚至整個資本主義出現結構性失衡所致。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 Thomas Piketty 將21世紀形容為「全球化的世襲資本主義」。他分析多國的資本和收入,發現最近三四十年以來社會不平等狀況迅速惡化,教育系統亦不足以促進社會流動。特區政府常強調經濟增長帶來點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會令基層市民和青年受惠,這論述逐漸站不住腳。

林建鋒議員昨天發言時,好明顯地將年輕人的訴求去政治化,好似你俾樓佢哋住,俾佢哋創業,就無問題啦,還講道創業幾咁艱難,我又反而見到從來未見過那麼多的年輕人在科技界創業,雖然我知道他們仍然面對很多問題和挑戰,但不是林議員講到咁負面喎,不過,實情是很多年輕人創業正正是不想為大集團賣命,他們要命運自主呀!建制派和香港政府,都不願意面對年輕人的訴求,仲喺度自己呃自己。

主席,年輕人向上流動,在今天這個資訊世代已經不可能只講在經濟上向上流動,還要政治向上流動!林建鋒議員話吸納多啲年輕人入去諮詢架構喎,你請周永康、岑敖輝、黃之鋒入去中央政策組啦,你會咩?你拉佢哋坐監就差唔多! 不過我想你請他們都不會入,因為他們要的是真普選,要的是分享政治權力,不是入你的諮詢委員會。

我八月時在土耳其參加國際會議時,認識了一位德國海盜黨的歐洲議會的議員Julia Reda,她今年廿八歲,她創立歐洲青年海盜黨,她說快三十歲,要被踢出青年黨部了。陳為廷在台灣廿四歲都選立委啦!年輕人好知道他們要什麼,他們要民主,要社會公平;他們會問,歐洲得,台灣得,點解香港唔得,中國唔得?如果你說,基本法唔俾,中國憲法唔俾,佢哋會話,基本法和中國憲法不合理囉,佢哋唔接受囉!你點加強宣傳洗腦都無用。

相反,你們說要給年輕人上流機會,你估佢地傻嘅咩,你話俾就有?你俾得到嗎?你們這些董建華、功能組別正是問題的最大部分,正是不肯給年輕人一個公平社會、民主、公義的既得利益者,你估年輕人唔知咩,仲信你們會幫他們向上流動?政治不公平,經濟和社會資源分配也不會公平。

近日有些人為了維護一些極權政治,竟然話要「放棄部份年輕人」,就是工聯會的吳秋北。真的罪犯,社會也不輕言放棄,工聯會的吳秋北將這些未定罪,大部分甚至未經檢控的年輕人,已經話放棄,要不要驅逐出境呀?放棄!工聯會的吳秋北說這些說話,除了為了取悅強權,更是有意挑起更大的社會矛盾和撕裂,其心可誅!香港不可以放棄我們這些有理想、愛香港的年輕人,要放棄就放棄這些好像工聯會吳秋北的人。

人類歷史,每一代比上一代進步,從來沒有停止過,科技、文化、政治一直進步,以前未停過,以後也不會停,這是歷史定律,時間自然會放棄不肯包容、接受下一代的人。

主席,我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