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關注審批基建項目撥款申請進度緩慢的問題》議案發言稿
2015-01-28

泛民不合作運動,本已困難重重。不合作一詞名稱負面,當市民不了解理由和目標時,加建制派議員又簡單化地計成運動浪費了多少百萬元時,社會只會撕裂得越來越遠。

香港人一向好實際,但又堅持核心價值,就是這麼可愛,但當我們看到香港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民主發展又等了又等,這種無力感是越來越強,是香港面對最大的問題。

建制派話反對派為反對而反對,咁如果反對是有理由的話,又未必是問題的。但從令一個角度看,泛民主派除了反對,可以做乜?香港本已行政主導,當掌權派壟斷權力,看今屆立法會委員會選正副主席已經睇到。少數派(當然,香港議會的少數派在直選加超級區議會席位、以至選票,其實是多過多數派的,就是多得功能組別。咁情況下,這所謂少數派仲可以點?

我們需要的,是reconciliation,和解。但如果要和解,就要一人行一步,但現在議會內只是互相叫對方行出一步,自己郁都唔郁。

因此,市民面對的無力感,亦來自政府的政治高壓手段,夠票就過,高壓到不講道理。財委會、電視發牌、爭取普選等事上,大家都看得清楚。對政府不滿的又可做到什麼,所以才有這麼強的無力感。

香港有好多人不滿政府,不滿梁振英,但我們無法有效監察政府,郁都唔郁得。當然也有很多人不滿泛民,黃絲、藍絲都有表達自由,但如果社會只向兩極走,社會無法不被撕裂。

如果建制派議員關心的,真是從業員的生計,社會和基建的發展,也還好。但今天好多議員發言結果最後都係一句,票債票償,2015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就話踢走民主派,民主派就話踢走保皇黨,市民睇唔到咩?有選舉就有競爭,本身無問題,是好事,但就最好不要利用審批基建項目進度這議題,來爭取自身政治、選票利益。

大家都話,不要阻住民生撥款,但大家得承認,意見可以不同,劃線的位可以不同,例如創科局我爭取十幾年,我真心認為是民生相關的事,而如果大家可以睇遠啲,梁振英唔會永遠做特首。

建源,你說唔明白點解教育次次成為受害者,咁資訊科技何嘗不是?殺局十二年了!被抽起納入財政預算案的兩個資料科技項目,都是你我多年爭取和支持的,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計劃和資訊科技教育增潤策劃過幾個月一定有,唉,資訊科技界中包括很多學界的資訊科技、工程學者、老師都爭取的創科局就凍過水。可見,我們兩個界別實有不少重疊,這些其實都是全香港的事。

石禮謙議員提出這議案,目的是什麼?如果通過了,就不會再有拉布,還是製造這次發言鬧啲拉布泛民的機會?我諗你不會的。點解唔可以坐下來傾傾?石議員,你同我坐低傾無問題,其他議員呢?但所有議員肯都無用,政府呢?行政主導下,政府唔肯埋檯傾,令人覺得是行政霸道。咁點傾得埋?

所以,石議員議案無處理存在的深層次矛盾,如果不能重建互信,分享權力,是無用的。問題不是審批基建項目這麼簡單,社會不肯重建互信,政府不肯分享權力,也是無用。

深層次矛盾不深層次解決,基建工程撥款問題好難解決,社會問題不能解決。如果解決方法是在2015/2016年選舉報仇(當然,選舉是投票給自己支持的候選人),社會只會更撕裂。建制派同事如果以為踢走民主派員就解決問題,就大錯特錯了。

如果我的選票來自令社會更撕裂的策略,我寧願輸。大家可否盡力一齊作此承擔,我不敢說我自己一定百分百做到,不過,can we try?

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