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尋求撤銷人大常委決定,重新啟動政改程序”議案的發言
2015-02-05

主席,我依排發覺我講嘢都係唔清唔楚。星期六早上我在一個電視節目講咗啲嘢,講吓講吓,又講埋啲生果,結果引起好多人誤會,我都好唔好意思。首先,我學咗嘢,算是上咗一課,就係唔好咁多無謂比喻,尤其啲水果,橙、蘋果等等,最好留番講電腦、手機先講。

當日我被問到,如果2020年有普選立法會,可唔可以袋住先?當然唔可以啦。不過我講嘢好多時比較拖嚟帶水,提到會有好多問題嗰喎,你講我們就信?好似政府早排放風,用的語言只係「根據到時香港本地環境」呀等等,當然講咗等於無講,當然唔得啦。

並且最終香港人對即使來自中央的所謂承諾,有何互信?2007年人大常委決議,說「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結果,當年大家都以為想當然的「普選」,點知原來係變咗有篩選先嘅,原來承諾係可以變質變成咁嘅!

過去如此,點可以再有互信呢?無互信,點可能袋住先,因為話得袋住先就係唔好嘅嘢嚟㗎啦,如果下一步的承諾,都係會變質嘅,咁何必呢?

不過,主席,我的確係緊張取消功能組別嘅。香港市民講咗成二十年嘅取消功能組別,的確已經在政府官員的詞彙之中消失,或者你可以提醒我,從來都無講清講楚過,所以,大家都特別留意到,官員只說「立法會透過普選產生」,那麼既然行政長官的所謂普選可以重新定義成有篩選,立法會的所謂普選一樣可以重新定義成有篩選啦!這幾年講嘅,功能組別提名,全港市民投票,當然不等於取消功能組別啦!

劉兆佳今早已經說,短時間不會取消功能組別,我唔知佢代表佢自己定中央,如果接受2017的假普選行政長官,2020或之後的都是假普選立法會。以後唔駛問我接唔接受2020先普選立法會了,劉兆佳和建制派已經say no,這個什麼橙都唔到你揀了。

主席,香港現在的政改討論的確係處於一個僵局,但奇怪的是,點解香港的行政長官和政府官員只係叫我們袋住先,但就不肯就大量香港人的要求,向中央反映,爭取一個無篩選的普選?反而,他們只幫中央推銷一個篩完又篩的假普選,究竟你們企喺哪邊?無他,香港今天的特首,不是市民有份提名,有份投票而選出來的,換句話說,他是中央欽點出來的,咁你話邊個先係佢老闆?

主席,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譚志源局長前日話,如果政改方案唔通過,就係「蘇州過後無艇搭」。今早有朋友聽咗這個新聞,發電郵給我,此話令她想起她的一個朋友的爸爸,當年正好在大陸赤化後趕上最後一班艇,離開大陸來港。如果他當年趕不上這最後一班艇,才是「蘇州過後無艇搭」。

我的朋友仲話,她的另一個北京朋友在六四事件之後,放棄了離開北京到外國的機會,兩兄弟一個離開,一個留下;多年後,北京政府為了辦北京奧運,把他的祖屋都強拆了,起咗個公園。這才是「蘇州過後無艇搭」。

主席,有些朋友最近都對我特別關心,話我好似好難做喎,咁我話,無事嘅,雖然我有時詞不達意,亦自知好像湯家驊議員所講,係無乜政治智慧,但有些人問,你會不會同特區官員討論,肯唔肯同中央官員傾,我一向都話肯,因為我有責任把很多香港人的意見,反映給本地以至中央官員,爭取2017無篩選的真普選。

何秀蘭議員發言講得好啱,泛民包括我們當中啲所謂溫和的泛民派,希望拉近距離,但都不得要領,政府官員只有興趣批評泛民,叫市民今年區議會、明年立法會,記住要踢走我們。話就話一步之遙,定係建制派把終點越拉越遠?究竟政府是想通過一個假普選方案,定係假都可啦,最緊要是政治上令泛民付出最大代價,令以後可以在建制派完全壟斷的立法會,為所欲為?

假普選行政長官,不會得到香港市民的認受,香港的政治問題不會解決,議會內外只會更加分化。所以,8‧31人大決議的框架下的方案,我們一定會否決。

謹此陳辭,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