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擴大中產人口比例」議案的發言稿
2015-03-19

1. 主席,多謝梁君彥議員的原議案和各位議員的修正案。不過,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議案的題目時,都覺得有啲奇怪,「擴大中產人口比例」,什麼人是中產?點解要中產比例多就好?擴大中產人口比例,就等於減少非中產人口比例?

2. 李國麟議員的修正案,提出政府當局應定義何謂中產,這我不會強烈反對,但我覺得政府唔會做得到,並且中產的定義,是否應該由一個權力機構作定義?並且點解政府要有個政策去擴大中產?點解唔用另一個方法講,協助市民脫貧、向上流動,甚至話增加收入、增加資產?

3. 講返中產的定義,這個名詞出現已經有有超過250年,而在現代政府政策出現,是於1913年在英國政府的統計部門用上,中產階級(middle class)正正是指在高產階級(upper class)和工人階級(working class)中間的階級,從中文和英文的分別,我們亦可以看到兩個分別,英文的middle class,首先是沒有中文的「產」字,英文說法強調階級(class),換句話說,可能中文的說法比較重視經濟或資產分別,而英文或者西方的說法,比較重視這個作為社會階級的分別。我希望今天我們這議案辯論,不要令人覺得我們不重視、不尊重基層的貢獻。

4. 不過,我們中文用開「中產」,無論說是「中產」或者「中產階級」也好,我就姑且假設「中產」已經包含「中產階級」。

5. 根據香港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把全港家庭分成16個月入群組,中間六個家庭收入群組介乎1.5萬至4.5萬元。以香港依家有最低工資,但是否已經好高或者足夠地高,已經脫離基層?相信大家心中有數。相反,好多我們會認為好有錢的打工皇帝,甚至大老闆,都會笑笑口話,我都係中產。所以,中產的定義,無可避免是會是非常廣,而這樣也並非一定是壞事,因為單就資產去分社會階級,我個人亦有些保留。

6. 或者我們不要太緊張叫什麼中產與否,就集中講社會向上流的機會,增加市民和打工仔收入的機會,創造更多優質就業的機會。

7. 而事實上呢班收入介乎1.5萬至4.5萬元的中間群組,過去八年都佔全港住戶的四至五成。不過,香港通脹問題嚴重,呢群中產人士的購買力都大不如前,家庭收入4.5萬,是否已經是已經可以生活安定,有得儲蓄準備退休,大家心中亦應有數。我們在討論擴大中產比例時,要問的是:中產應該達到甚麼的生活水平呢?是否同樣都是要捱貴租,買唔起樓,儲唔到錢?這些結構問題唔解決,這批中產人口比例即使增加了,都只係個「有身份,無地位」的標籤,即是充大頭鬼。

8. 主席,我認為擴大中產人口比例,需要「質變」和「量變」兼備,推動產業多元化,就好似我地資訊科技界長久而來都面對住「高學歷、低人工」的問題,年輕人要有出頭天,唔一定要靠創業,主流的選擇都係打工升職加人工,但近來我聽到好多意見都話,香港的人力資源錯配好嚴重,上星期我辦了一場資訊科技界的討論會,參加者都舉了不少在海外和本港的就業發展差異。

9. 其實香港的科技人才絕不比外國遜色,而且外國一樣渴人才,香港出色的本地科技畢業生和研究生,大量去了美國、新加坡、上海、北京工作,有曾經在當地工作的年輕IT人指出,他們在美國矽谷的工作能力,比得上最高水平的當地人和來自其他地方的人,薪酬待遇都十分豐厚。

10. 反觀香港的IT行業外判風氣盛行,有行業無產業,由政府帶頭,影響了IT人的事業發展,而政府又不肯開設更多職位和採購本地企業的科技產品和服務,局限了行業的發展空間,咁你叫人點信你真係有心支持發展創新科技?

11. 主席,我認為即使當局開始重視創新及科技,但也必須要對症下藥。不應只是大灑金錢鼓勵年輕人創業,倒頭來助長了一些精於申請資助的「成功例子」,但創業失敗的或缺乏下一步資金的創業家便置之不理。當局應改革官僚作風,引入更多與私營企業合作的計劃如配對基金,讓專業投資者認真審視有潛力的創業項目。

12. 主席,我亦非常支持梁繼昌議員的修正案,他指出中產階級是推動民主發展及經濟發展的重要階級,經濟發展就順理成章啦,但在促進民主化,有不少研究都指出,在中產階級人口比例高,社會影響力強,那些國家會有更大機會發展出穩定的民主制度,而中產在民主化進程中,是有極大的影響力。*

13. 本人謹此陳詞,多謝主席。

* “Middle Class and Democracy: Structural Linkage” by Chunlong Lu, Old Dominion University.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Modern Sociology, Vol. 31, No. 2 (Autumn) 2005 — http://www.jstor.org/discover/10.2307/41421642?sid=21106165375723&uid=3738176&uid=2&uid=4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