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就創新及科技局的動議的發言
2015-05-29

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54A條動議的擬議決議案

主席,我在資訊科技界工作多年,自從2002年資訊科技及廣播局被殺局,2007年連工商及科技局都殺埋,我早已經看到政府政策不重視科技這問題,早已經和業界爭取重設科技局。我2012年進入立法會之後,第一個工作就是根據政綱,向政府爭取將科技局分拆上馬,即是與文化局分開,先行設立科技局,當時的爭議是不大的,業界甚至政黨都普遍支持成立科技局。

點解這麼多年我們都相信香港需要科技局?首先,原有的資訊科技及廣播局存在時,發展科技的工作的確比殺局後專注和有成效,並且,專職科技的政策局,亞洲各地都有,新加坡、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台灣、中國等等;而且,香港政府在科技政策方面,最大問題是缺乏統籌和產業政策,沒有高層次的、專責的政策領導,和缺乏在不同政策局之間的協調,這也是有局和無局的分別。這些好處,我以前已經講了很多。

咁點解兩年前梁振英終於話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時,又會突然面對咁大的反對?我雖然支持成立科技局,但我有責任了解反對的意見和原因,所以,在去年創科局在立法會通過各程序時,特別是在財委會討論前,我幾次約了業界的朋友和泛民的同事分享,自己亦請了幾十位反對成立創科局的業界朋友,了解他們反對的原因。

的確,在我們資訊科技業界是有反對成立創科局的人士的,例如幾十人拉隊來立法會與我傾咗兩個幾鐘的前線科技人員,他們反對的最主要理由,無可否認,是對梁振英政府的不信任。從2012年到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的確改變了很多,梁振英成功令很多的香港人對政府完全不信任。

此外,很多反對的朋友都話,政府根本不懂得搞科技,甚至,政府本身就是問題的一部分,甚至最大的部分,怎可能相信政府可以搞好科技?的確,在去年政府推銷創科局的時候,根本是零游說,零解釋,講唔出有何策略,都係話成立咗成算,甚至在財委會討論的時候,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都是十問九唔應,議員問的問題都得唔到答案,如果政府的態度是,答你都唔識,答你都係哂時間,咁嘅態度,無補於事。

並且,政府一月在財委會抽起排在創科局前面的項目,表面上想盡快通過創科局,但我實際上卻令反對的議員因為政府的不跟隨議會程序而更加堅決反對,並且,在顯然不足夠合理討論一個具爭議的項目的時間內,要迫使議員在財委會通過,事後好明顯,是不可能的任務,結果,創科局真的不能在二月十四日通過,但在前後兩個月,梁振英一直沒有帶領他的官員團隊來游說反對的議員,只集中火力攻擊民主派議員,踢走哂他們全部廿七個,令人覺得,梁振英的目標,是謀取政治目的。

在二月十四日,財委會未能通過創科局,我收到一個認識多年業界朋友的短訊,他是一間本地很有規模的IT公司的老闆,他在短訊中說,他也不支持成立科技局,因為他不贊成政府插手,擔心得不償失。

主席,我仍然是支持成立創科局這個架構,但我要指出,業界的確有部分反對成立創科局的朋友,我不完全同意他們的意見,但不能否定他們的擔憂,亦不會在我的發言,將他們的意見滅聲,過去我講過好多支持成立科技局的理由,我無需再重覆太多,但合理的,並非無理取鬧的反對理由,我亦同樣要在我的發言中轉述,要求政府警惕,回應。反對的朋友的擔心和關注,無論創科局成立前後,我們都要小心監察。

他們擔心政府本身正是問題的一部分,沒有信心他們懂得協助業界。有年輕IT人說,他們一直做得好辛苦,但卻得不到合理的回報,廿年前讀IT的大學畢業生出來萬幾蚊一個月,今天的大學畢業生出來又係萬幾蚊一個月,帶頭外判判上判的,竟然係政府,事實上,政府自己的T合約IT員工,已經多過公務員和非公務員合約制的IT員工。這些年輕IT人說,我點有信心政府成立科技局,會幫到我們?

有趣的是,支持和反對成立創科局的業界朋友,對政府的表現,其實意見相同的比不同的多,不同的,主要在於政府的角色,但他們兩方面的朋友都同意政府做得唔好,更重要的是,政府從來沒有為自己的工作定立指標,錢就花了,成果不足,是為什麼原因,政府自己都唔知。所以,如果創科局有一天成立,必定要有詳細的KPI重點表現指標。

他們`亦擔心官商勾結。在這方面,梁振英一向用人唯親的風格,加上近期傳聞劉鳴煒出任副局長,更令人擔心,創科局會否成為梁營俱樂部。劉鳴煒與梁振英的關係非比尋常,劉先生曾經豪捐五千萬美元(即約三億九千萬港元)給予卡羅琳斯卡學院來港,開設以他命名的「劉鳴煒再生醫學中心」,進行幹細胞研究,其後透過公關向傳媒表示,梁振英曾經告訴他,梁振英的兒子梁傳昕,正在卡羅琳工作。這些瓜田李下的事,點解有些人特別是一個特區之首,覺得係無問題嘅?

當然,最基本的問題,是劉鳴煒不熟識業界,業界不熟識劉鳴煒,點解可以委以此任呢?如果不是用人唯親,又是什麼?

主席,我在財政預算案辯論時,曾經講過,我們IT人,都只想做好我們的工作,利用我們的能力、創意、努力,為自己和業界創造未來,集中利用科技,為社會創造更好的未來,不只是為了「銀紙」,更不會為錢就乜都肯做,其實不想搞埋哂這些關係那些關係,更唔想業界變成搞關係先可以得到政策先機和商業利益,所以,當我們見到好好的一個科技局的制度,落在香港政商的官商勾結的狀態下,好的制度都變得令人擔心;自己的行業,成為梁振英政治手段下的磨心,是非常心痛的。

當然,另一個令人擔心的地方,就是香港的網絡言論自由,特別是警方繼續濫用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61條的「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名,以言入罪,而且政府部門竟然互相勾結,不肯向公眾提供案件的檢控資料,這兩年多我被保安局玩咗成年,把我踢到律政司,大半年之後,又想將我踢回保安局!這個問題我一直跟進,不會放棄,下星期二在保安事務委員會會再次提出討論。不過,事實亦是,我們對這方面的關注,問題出於保安局、警方,亦非今天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或未來的創科局的政策範圍。

主席,如果一個制度,包括一個政府架構,如果是好的,我們就應該接受,但立法會、社會和業界,就要對這個制度和架構,好好地監察。好的政府架構,可以延續下去,必定比今天梁振英政府更長命!科技改變世界,創新為年輕人創造更多的上游發展機會,我相信我們香港的年輕人、科技人,有能力確保我們可以利用科技,令香港更自由、更公平、更開放、更民主。

多謝主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