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政改方案議案辯論發言稿
2015-06-18

主席,特區政府說,我們離開普選一步之遙,是假話,反而,如果我們接受了這個假普選方案,我們就會完完全全地走向錯誤的方向,返唔到轉頭。

普選理念好簡單,除了一人一票的相同的投票權,還有平等和無不合理限制的提名權和被提名或者參選權,缺一不可,共產黨未當權時都係咁講嘅。

但人大8.31落閘,令到根本不可能在這個框架以下,達致普選的條件。提委會組成沿用選委會方式不變,雖然兩年多來社會上泛民甚至部分建制都提出了很多擴大提委會代表性的方案,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反而賴泛民提出公民提名,話「浪費」了時間,不過,公民提名當時在社會的確係得到最多人的支持,並且,喂,人哋提出公民提名,你有認真同市民討論過嗎?政府一句唔合基本法就無理會過公民提名的要求啦,浪費了你們什麼時間? 公民提名以外,其他擴大提委會的方案,你理都唔理,咁就真係被你浪費了!到頭來,最後,政府又一句無時候,竟然可以將討論擴大提委會代表性置之不理。

另外,8.31框架三個條件,互相緊扣,不是你擴充提委會就夠的,半數出閘這個限制就最明顯啦,就算是2-3名候選人這限制,其實都非常之咁辣,數學上可以達到完全操控。所以,8.31框架一出,普選已經被人大判了死刑。

有篩選就係有篩選,最好的例子,就係我一個面書朋友放上網上面的一段片,他收到一個所謂電話民調,佢拍低咗,系統問他有三個候選人會選邊一個,㩒一號係梁振英、二號係葉劉淑儀,三號係梁錦松,咁我朋友三個都唔鐘意,㩒四號,個電話系統話這不是有效選擇,佢再㩒多次,cut咗佢線。依啲咪係有篩選囉!

即使在我們反對嘅8.31框架限制前題下,我們一直都希望有機會討論,談判,即使雙方立場距離遠,但傾好過唔傾,但特區政府一直玩拉布,浪費時間,直到最後。我還記得一月廿一日會見政務司司長,席上要求同中央對話,之後一月廿七日見過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重申要求,當時仲以為,過完年左右有機會卦,結果,到四月十五日,政府宣佈第二階段諮詢結果方案前一星期,才有機會同政務司司長再見面,已經唔使傾啦,同8.31框架處理方法一樣,定死哂,同你講聲咋。到五月卅一日先同中央官員見面,其實已經無任何討論空間,講「浪費」,這裡都浪費了四個幾月呀,期間完全無接觸㗎,定係,拉布到無時間,迫我們就範,才是政府原來的戲本?

在一月卅一日一個電視專訪節目入面,講過話如果中央政府可以承諾2020年取消功能組別,泛民要認真考慮,嗱,考慮咋喎,當時,我或許有一絲希望,如果取消功能組別都肯承諾,8.31框架都可能有機會郁下卦。但講咗之後,建制派政黨出來堅決反對取消功能組別,劉兆佳都出來話無得傾,你提乜都無得傾,毫無懸念啦。

更加重要的是,我這個測試,令我肯定,如果我們接受了8.31框架篩選處理行政長官的模式,將來功能組別都會一樣的方式去達致所謂普選,即是連每個功能組別都可以設立更小圈子的提名委員會,篩選後再交給全港市民一人一票普選功能組別議員,隨時比現在更差,更不民主,萬劫不複。

主席,近日王光亞主任接受親中媒體的獨家訪問,話「袋住先」係「袋一世」係誤導。辯論表決開始前一兩日先咁講,何必當初,並且,佢哋當時真係咁講嗰喎,最重要係,從未提過8.31框架將來有無得點樣可能修改嗰喎?無。即是說,永遠在8.31框架內所謂「優化」,我剛才講過的同等提名和被提名權利,永遠唔會有。反而,連功能組別都假普選化,千秋萬世,就一定有!

主席,近日我們有一次又一次聽到一句「普選無真假」,咁係唔係「奶粉無真假」呀,有啲議員話要普選更加要銀紙,咁係唔係「銀紙無真假」呀?其實,你話得「普選無真假」,即係已經認咗這個普選方案係假啦!你有絕對解釋法律的權力,你給我假貨,真係我唯一可以做就係唔食你啲假奶粉、唔要你啲假銀紙、假普選咋喎,你反而賴返我這個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學足丁蟹,自己打完人地,反而話錯全部係你錯,唔怪得電視台要重播「大時代」啦!

政府無好好咁聽民意,協助市民與中央政府討論,據香港民意而力爭,無提出過任何可以真正落實到絕大多數香港市民支持的方案,只係推卸返責任來我們這些無權無勢,只能盡一切努力捍衛我們僅餘的核心價值的普通香港人,更三番四次轉移視線,賴我們什麼綑綁,有什麼綑綁到我們泛民任何一個人?對不起,我們有原則,有理念,有分辯是非的能力,我們有自由選擇,自己選擇了,一定要團結,一定要反對這個假普選方案。

主席,成也民意,敗也民意,但民意係乜呢?今次政改失敗的最大原因,當然係方案係假普選,但同時政府亦可說是講大話講到自己都信,以為最後真的會有絕大多數民意支持,點知,那些六、七、八成民意,去咗邊?

在各項中立的民調結果可見,支持政改的有四十幾到五十一百分點,反對的有約四成到四成四左右,可見香港民意對這個方案係分裂的,即是政府無提出到一個三分之二立法會可以通過的方案,正常做法當然係打回頭做返好佢,我們憑什麼違背民意,好似政府同建制派叫我們咁,勉強通過這方案?強行通過咗,社會只會更撕裂,對社會、對經濟的傷害只會更大,負責任的做法,就係將不合格的方案打回頭!

講到民意,我們過去一段長時間,清楚見到的,是專業、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士,香港的這些社會棟樑,係維持傾向反對方案嘅,大專或以上學歷的人,在三間大學的滾動民調仍然有六成反對,支持的只有百分之三十三。年輕人當中,反對方案的持續地佔大多數,更加係明顯。

今次政改之中,一個令人鼓舞的現象,就係專業人士的醒覺。專業人士的訓練、我們的天職和責任,就是以專業知識、良知以行,事事求真,所以是不可能接受這些什麼「普選無真假」的廢話,反而要恪守敢向權力說不的原則,speak truth unto power。過去兩個月,十二個專業團體,包括法律、醫生、護士、放射、心理、精算、教師、社工、建築師、藝術界,和我們IT界兩個團體(前線科技人員和IT呼聲),自發組織出來向市民解釋點解唔可以袋住先,連續個幾月不怕日曬雨淋咁落區接觸市民,令我們這些代表專業界別功能組別的議員,感到非常感動,非常鼓舞,我們多謝他們的努力,他們和平、理想、有學識、有理想、有活力、夠堅持,睇到他們的汗水和堅持,令我再一次見到,我們面對大是大非,我們香港人,係絕對可以令人有信心嘅!

在我們枱上的盒,係12個專業團體收集七千幾位市民的一人一信,我給你看看,係俾所有的立法會議員的,市民的聲音,我俾你哋睇睇!陳鑑林議員好惡毒咁話這個是泛民主派要「捐」入去嘅嘅棺材,你侮辱政治對手習慣哂都算了,唔聽市民的意見都算了,不要侮辱香港的市民,香港這些有心的專業人士!

主席,大前日是英國《大憲章》蓋章定獻八百周年,《大憲章》對西方國家民主發展影響深遠,已經成為「普世價值」,第四十條列明「我們不會向任何人販賣權利或正義,我們亦不會否定、延遲任何人的權利或正義」(To no one will we sell, to no one deny or delay right or justice),即是統治者接受自我約制,接受法律管束及不能任意濫權,但在我們中國卻變成要人民接受依法治人,國家單方面定出來的法律,是用來約制人民的,延續、擴大黨大於法,國家越強,濫用就越嚴重。有些人常說政改應該循序漸進,首先唔知他們是否想我們再等八百年,比拖延更不可以接受的,是他們根本是把我們帶向相反方向,這也正是我們必須否決這個假普選方案的理由。

咁樣,否決之後,何去何從?建制派說法很一致,好似昨天工聯會吳秋北話,中央與泛民溝通大門已關,好一個「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再埋梁振英最鐘意講嘅”vote them out”。 2017真係一定要得?原來,志不在此,真的目標是搶去立法會的絕大多數,壟斷行政、立法,才可以為所欲為!唔怪得知,我們一直都覺得,政府沒有盡全力做諮詢,無盡力向中央就香港民意作爭取,無盡力做個可以得到廣泛民意支持、立法會通過得到的方案,出咗個爛方案都無盡力游說喎,噢,原來根本不想通過,只係一個局,一個想香港繼續成為既得利益者操控一切的一個局!大家睇到報導,政府、建制可以打哂籠通,小事連會議進程都操控,大事到香港的社會經濟問題,香港人是否想見社會一切決定,權力完全靠攏在既得利益者一方?

不過,雖然很多很多香港人對中央政府漸漸失去信心,但我們仍然希望修補,當然我們面對最大的阻力,可能正正來自特區政府和這個鬥爭特首,但我們仍然有責任捍衛真正的原本承諾俾香港人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

今天,我們否決這個方案,我們心情係沉重的,因為我們仍然未能夠為成功香港爭取得到普選。但我和剛才梁家傑議員所講一樣,只要我們香港人堅守我們的核心價值,擇善固執,有一天,香港人會達致真普選,香港的經濟、社會,可以重拾公平、公義、繁榮的正軌,因此,我們否決方案,是阻止香港走上歪路,我們才可以對得住我們的下一代!

主席,我反對議案,謹此陳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