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毋忘六四》議案辯論發言稿
2015-07-13

主席,「如果不為受強權逼害的人站出來,我們還算為人?逼害人民以求維穩執政,是懦夫行為,我們不用怕你。」我個多月前寫了這段話,交了給「釋放高瑜」網上運動。今天他們在Facebook做了幅圖,分享了出去。今天我在這個「毋忘六四」動議發言中,首先想講的是:釋放高瑜!

2013年4月22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又稱〈9號文件〉,主旨即為「七不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

71歲的高瑜將中共意識形態宣傳指引「七不講」洩露出去,被政府以所謂“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這正突顯出中國新聞自由和人權,言論自由現況正值寒冬。

高瑜自積極報導八九民運開始,因為堅持自己獨立人格、自由的思想,以筆鋒揭露不公義,多次被中共監禁。她是北京知識界第一個為89民運坐牢的人,也是六四之後內地唯一向海外勇敢報導那些被官方打擊的所謂六四黑手的記者。不止客觀報導,面對不平之事,她挺身而出。

她在《我的六四》一書裡面提到,『天安門的民主運動絕不只屬於學生和知識份子,她屬於北京市民,屬於全中國人民。』

高瑜在2006年的“新聞勇氣獎”獲獎感言說:「因為在自由與獨裁、真理與謊言之間,沒有中間道路可走。我不可能再有其他的選擇。」

除了高瑜,今天在網上,見到一個透過中大學生會,把來自支聯會的資料,登在Facebook上,指4日內近百人(97人,一直增加)的維權人士和律師,被失蹤、被拘捕、被約談。

六四之後,中國在人權、自由、政制方面,有好過咩?以下係兩句維權人士的話:

王勝生律師說:「今天不在走的路,必須要走完,否則明天還要去,後人還要去,只要我們力求法治、人權、公正和自由。」

徐琳律師的【告老婆書】:「如果我被判刑,或被關一年都沒判刑,或失蹤一年,你就辦理離婚吧,我隨後會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你(如果來得及寄出的話)。你保重,養育好我們的孩子。要他把我創作的那幾首歌都學會。就此。」充滿愛的離婚宣言,聽了幾令人心中流淚,幾畸形的政府、國家!

六四不平反,中國就繼續畸形。最近通過的「網絡安全法」,內容包括實名制、網絡過濾制度化、政府更可以單方面決定關網。加埋「國安法」,我們有理由擔心影響到香港,包括網絡自由,看,香港宗教界人士,已經被內地官員約談。

六四不平反,中國不變,不民主,香港人也有理由,繼續保持警覺。我們在香港的香港人,要知道唇亡齒寒,要繼續支持中國內地的異見人士、維權人士。

毋忘六四。本人謹此陳辭,支持動議。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