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四一三座談會講稿
2014-04-13

王主任、李主任、張主任,你們好。我是公共專業聯盟的主席莫乃光,立法會資訊科技(信息科技)界議員。

我想把握時間首先提出的,是我對香港現在情況最大的擔憂,就是一個兩極化的現象。在這個香港政府本來說是「有商有量」的諮詢討論過程,結果是門一個一個的關,不是商量開可以怎樣一個一個的門,反而像是不斷的關門。而香港和香港人已經等了十七年,回歸後十七年,越來越多的市民感到焦慮,越不能接受講了等了十七年還叫我們循序漸進。就是在這情況之下,民意和社會自然更加激化。

中央的想法究竟是什麼?昨天看報導又有一位深圳法律學者說,學者提出的公民推薦方案不符基本法,當然,他和任何人都有他們的言論自由,但這些在有預設立場下利用基本法,維護一些政策立場的做法,香港人已經見得太多,結果我恐怕只削弱香港人對基本法的信心,削弱基本法的可靠性和可信性credibility。加上連一些相對溫和的方案,同樣被這些可能的代言人打壓,情況更加兩極化。政治爭議不向中間走,向兩極化,激進化,我相信三位也會同意,才是危險的。

在早上的專題講座,教授提到「規則制定權」,這個在國際事務上對國家來說,可能是一個意義,但我聽到卻令我想到,如果放在香港事務,就變成中央單方面制定基本法的解讀,在香港人的眼中,令基本法變成中央統治的工具。所以,我們在爭取普選這事情上,我們更必須強調國際標準 。

上星期我們公共專業聯盟宣佈了一個對我們成員專業人士的一個意見調查,之前我自己也對信息科技界的人士作了調查,結果都很接近。專業人士比較多在中產階層,過去我們一向都說香港的中產是很闊的,是香港社會穩定重要的階層。我們看看他們表達的原則和價值觀。

關於政制民主化,2017不能原地踏步,88%同意,只有不足5%認為可以等。

關於普選必須普及和平等,不可有篩選,以至代表主流政治意見的領袖不能被提名,以致出現政治審查,限制提名,也有76%同意,反對只有15%。這是代表主流政治意見的領袖,不是只說泛民。

關於普選安排符合國際公約相關規定,同意76%,反對只有12%。當然,我們肯定地了解,市民指的不只是一人一票這國際標準的這部分。

對個別方案原則,我們普選聯提出的三軌,包括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和提委會方面要擴大提委會代表性,廢除公司和團體票等,都有多數支持。

有些較後提出的方案,也是相對溫和的方案,比如香港2020、湯家驊的方案、學者方案,我們未有機會包括在調查之內,但我也希望中央可以開放態度的考慮,與我們討論這些方案的可操作性,不要一下子就否定。

相反,對於任何篩選,例如提委會經過二輪投票、半數通過、全票通過等的篩選,專業人士是72%壓倒性的反對,在IT界的調查也有75%反對。

所以,對無篩選的普選,是壓倒性的支持。這我想請中央不要漠視,不可低估,被一些既得利益者誤導,也不要再在所謂篩選的定義上,繼續太有創意地搞太多的「制定規則」。剛才大家談過「愛國愛港」,我覺得我們都是愛國愛港,雖然我覺得用這個作篩選標準,也是不好。

另外,取消功能組別,在這階段的諮詢中比較少提及,多謝王主任剛才主動提到雙普選。公共專業聯盟的調查中,有七成人認為就是2016年已經要取消功能組別,就是說,就算是2016不能,也要越快越好,2020不可以再遲。這些都是專業人士,大部分是功能組別的受惠者,但他們都看得到,如果不普選立法會,普選行政長官,香港將不能管治。如果像王主任說,香港的管治是發達國家普遍性問題,有了普選可以解決,那麼我們更肯定我們要見到真的沒有篩選的普選,否則我恐怕問題仍然不會得到解決。

最後,不可不提,梁國雄是我們立法會團體的一部分,他不能參與這個座談會,令他代表的聲音不能夠在這裡表達,是讓我們非常遺憾,也讓這兩天的活動氣氛緊張,另外三位原本來的議員都不留下或不來了。在這不利的環境,我們留下,是為了表達香港人的真實意見,和香港人對平反六四的堅持。多謝三位。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