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魔咒下的兒戲預算案
2013-03-05

財爺上週宣布的財政預算案,可謂「好做唔做」。一如過去多年,財爺「計錯數」,已經到了「慣性」地步,上年度「埋數」由赤字預算又再變成六百四十九億元盈餘,令財政儲備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預計高達「七千三百四十億元,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三十六或政府二十三個月的開支。」

庫房水浸,多得財爺今年唯一德政,就是不大派糖,因為經過去年「六千蚊」一役,財爺已經深明「越派越鬧」之果,不過,不派糖尤自可,原來除此之外,政府財金官員技窮了。也許,過分批評財爺也不公平,事關他自己也說得清楚,他是在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的框框裡辦事,難道梁振英和他的局長們無橋,財爺就要自動出來「補鑊」?

「量入為出」:四字魔咒

當然,財爺自己也有他要付的責任。眼看香港財政儲備年年上漲,雖然繼續把「政府收入波動」、「外圍經濟不穩」掛在口邊,但客觀事實卻是年年大賺,卻仍然不肯以同等幅度增加經常性開支,理財哲學肯定出了嚴重問題,歸根咎底,香港頭上的魔咒就是基本法第107條的「量入為出」四個字。

什麼是量入為出?賺多少就「洗」多少?什麼是入,還算比較清楚,但什麼是出?用了沒有回頭的,當然可算是出,但如果是投資未來的,有算不算是量入為出中的出?中文就是這樣,留有太大的想像空間,一句像「量入為出」這樣的四字詞語,已經可讓令我們雞毛鴨血。

只要一看基本法英文版對這四個字的翻譯:「keeping the expenditure within the limits of revenues」已經可以肯定地知道,這根本不是正常英語,也不可能是一種正常的現代經濟思想或理財哲學,基本法的「立法原意」真的是框得將這字面上的那麼緊,還是我們一直在勉強把一句「不科學」、在經濟學術上站不住腳的的民間詞語,錯誤地當作金科玉律?

4.8億豪幫20人:幼兒教育?兒戲?

不過,話說回來,市民大致上不再期望派糖,而的確今年在預算案宣佈後要求派糖的聲音不算多,可能大家對去年那六千元鬧劇真的猶有餘悸,但評論亦確實較多針對政府未能為香港的未來發展作投資。就是政府決定採取的新措施,亦只反映政府建議的政策的「兒戲」、缺乏規劃。

最明顯的例子,應該算是那向獎學基金額外注資四億八千萬元,資助「本地傑出學生入讀海外知名大學的學位或師資培訓課程」的建議,化了近五億,預期每年有只有20個名額,我接觸過的教育界朋友,全都對計劃禁都莫名其妙,更懷疑實施時的程序幾乎不可能有效執行,就是受惠同學要回港擔任教師至少兩年這一條件,已經想出無數在執行上可能出現的混淆和出現爭議的地方。

加上,先有財爺和後來教育局局長的解話,明顯前後不一,反映計劃肯定是缺乏深思 — 財爺先說獎學金目標是英語和幼兒教育,後來教育局局長卻說其他科目都可以,不過優先考慮幼兒教育,配合未來十五年免費教育出台,「時間啱啱好」云云。如果計劃是公開給全港優秀學生都海外自由升學,還可以說得通,但「無厘頭」地局限於教師教育,卻怎也說不通。

更「笑死人」的是,學者朋友告訴我,頂尖學府的本科課程絕大多數是不設幼兒教育這「major」的,最多學生也不過「take幾科」而已,除非他們自選研究這方面讀個碩士甚至博士學位。當然,結果我們的政府大可又再「redefine」什麼是「知名」大學。

這樣的領導能力,這樣混下去,香港怎算好?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