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操控民意期望 轉移赤化視線
2013-02-12

香港人新年願望是什麼?年初二的《明報》頭條是「許願樹掛滿置業夢」,報導年初一到林村許願樹和市民的願望,被引述的多名市民的希望,都與樓房有關,說想「政府打壓樓市」、「樓價回落」、「落車後無法再上車」、「搞好房策安老」等。就連有線電視在林村訪問一名小孩,他都說新年願望是「起間村屋」。

如果說香港面對最嚴重的問題是居住和房屋,因為以香港這富裕的社會,卻因為政府多年政策失誤,令數十萬人卻生活於不安全、不人道的劏房等「私人房屋」,相信沒有人能反對。不過,如果這問題被概括地與中產、年青人不能上樓,雖然兩者不無關係,但恐怕在市民思想中已出現了羊群心理,難怪大學生要排對輪候公屋,小童要起村屋。這絕非健康的社會現象。

赤化雙管齊下

香港的自置物業比率不算低(七成私樓住戶自置物業,相比上世紀八十年代只有五成一),但梁振英把社會最低層的市民的需要與中產的希望混為一談,居心為何?年青人上樓比以往難,理由很簡單,就是樓價貴,地產霸權當導,不論是屯積土地和單位,和全港市區「豪宅化」,才是原因。政府用公帑大搞資助房屋,打擊地產霸權卻無招無力,其實是在轉移視線。

政府為什麼要這樣做?影響香港房屋市場平衡的主要動力,其實都來自中國內地:大陸有錢人的資金,把私人房屋全都炒上天價,以無止地每一湧進香港、而港方完全沒有審批權的新移民,就把基層的房屋需要沒限地提升,令排隊上公屋更難、租私樓(即劏房)也更貴。

這些社會深層次矛盾的根源真的是「赤化」,但香港政府不敢實話實說出來,寧願轉移視線,表面上梁振英把一切努力和他自己的政治前途都壓在房屋政策上,實情是如果我們只顧增加供應,起樓再起樓,只怕填平維港,剷平大帽山,也無補與事。

換句話說,梁振英政府以覓地建屋而想市民忽視和看不到的,正是這「上下夾攻」的赤化力量。施政報告只談土地和房屋,就是政府想主導社會思想,透過政策帶動傳媒注意力,從而令全民想上樓、換樓、買樓。越得不到的東西,人越想得到,人的心理正就是這麼簡單!

民意羊群心態

與其希望政府聽取民意,梁振英從競選特首至今一年多時間中,一直營造香港房屋問題這唯一政策重心,建立了一種社會期望偏差(social desirability bias),市民覺得所有香港人都認為房屋和土地不足、樓價貴、上樓難就是香港大部分市民都共同認為最重大,甚至唯一須要處理的問題,於是,更多人就跟隨相信,這就是最重要的問題。

問題是,香港只顧處理房屋問題,不理其他民生(例如貧窮)、經濟(例如產業多元化)、社會(包括民主制制發展)等問題,正好保證房屋問題在之前舉出兩個赤化因素在被香港本地社會忽視下,得以延續,只有地產商能繼續稱霸,和香港的社會結構繼續被更換為紅色。可能才是特首和他的政府的真正政治任務!

在這蛇年,香港人的思想也要像蛇一般出洞,不能被特首和政府牽著走。就如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為香港所求的下籤 –「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廬。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 如果我們盲目相信政府只顧建屋策略,他日失敗只會血本無歸,兩頭不到岸。今年香港人宜慎小人。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