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圍城十日 (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4-10-06

執筆時,乃十月六日星期日凌晨時分。這晚不易過,一直傳出警方即將清場的消息,究竟會是今晚,還是明天?我們一方面關注留守的學生和年輕人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擔心這會否還是梁振英玩的把戲,直至傳來政府消息,指今晚除非受衝擊,不會清場,我們算是鬆一口氣,但仍不敢怠慢。

從九月廿六日星期五晚上,學生們在罷課晚會的尾聲突然衝入公民廣場,令本來在等待十月一日乖乖地「去飲」的佔領中環公民抗命運動,出現突發的變化。那個晚上,我徹夜留在添美道和立法會大樓之間,特別監察立法會停車場出入口警察和示威者對峙的狀況,豈料到早上警方突然「衝擊」示威者,把他們強行推出添美道,為之後日子警方的強硬態度,展開序幕。

政府關閉公民廣場,學生才會「重奪」這個公共空間。後來警方在要把示威者封鎖於添美道內,不讓前來參與的市民進入,才迫他們衝出夏慤道馬路上,示威者才領悟「佔領」的威力,進一步遍地開花至旺角、銅鑼灣甚至尖沙咀,催淚彈、黑社會都驅之不散!

就是這樣,佔中運動變成了佔領運動,本來由「和平佔中」主導,參與者都簽了意向書「等拉」,變成由群眾自發,誰都幾乎不能夠代表誰,與其說運動沒有領袖,不如說是全民自決。更有趣的,是「佔中」本來是「搏拉」,註定失掉的「感召」運動,變成了威力更大、參與更廣的「佔領」,反而取得為爭取民主更大的籌碼!

我看整個運動的蛻變,似是根據梁振英計劃之內的劇本進行,但當中變數又令情況「失控」。衝擊公民廣場也許是意料之外,把運動提前數天開展,但施放催淚彈和黑幫介入,都有助令對抗升溫,適合梁振英製造「群眾鬥群眾」;但當學聯提出十月二日晚的「死線」,要求對話,梁政府唯有「無奈」接受,拖一拖,當晚的記者會上,他強調林鄭月娥是被「委派」的,還不斷「搶咪」批評佔領運動,似是惟恐林鄭太「仁慈」,對話氣氛太良好。結果,十月三日,反佔中黑勢力果然傾巢而出,把對話機會又消滅了,相方才可以繼續「鬥」下去。

不過,無論運動結果如何,香港已經不一樣。人人以為香港人不關心政治、普選,年輕人和大學生只懂得去玩,原來他們對自己的自由這麼關心,肯付出這麼多,並且組織能力更是這麼強!

輿論批評群龍無首,但事實上學聯、學民和佔中三個團體,因形勢而聯合力量運作,其實至今才僅十天,但都能夠分工合作,而身為「老師」的佔中三子,一方面在運動的領導工作上退居第二線,但卻利用機會透過「相討」尋求共識,實行「身教」,這些都是我所目睹的。

佔領事件將會成為這一代年青人的覺醒,像我那一代的「六四」,就算事件終結,這參與都必在他們生命留下不能磨滅的經歷,難忘他們對爭取香港民主盡過的一分力!遍地開花,落地生根!

本欄由五位作者輪流執筆,逢周一至五見報。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