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對話和對立之間: 從北歐看香港 (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4-10-13

佔領運動兩周以來,對話告吹,學生和市民繼續堅守街頭,情況陷入膠着。反對佔領者認為,上街抗爭不能解決問題,應透過對話爭議;學生主張「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令我反思香港的政制、議會運作,以至政治文化需要怎樣的變化。

早前我隨立法會訪問團到北歐三國考察當地創新、教育、環保、公共財政等的發展,還觀摩了當地國會組成方式和民主進程。香港政府、政黨常說有商有量,但卻沒想到,商議民主得以體現,全靠政制健全沒有篩選,也沒有壓倒性的議會暴力,政黨才能就不同的議題互相妥協、互相制衡。

訪問團的8天北歐行程,由芬蘭轉到挪威,最後到丹麥作結,我希望藉此與讀者分享挪威的政制發展。挪威人口雖然只有500多萬,但國土卻是由19個郡、下設433個直轄市組成;挪威早在1905年脫離瑞典獨立,由人民公投選出一位丹麥王子成為國王,在不多於10年的時間內,於1913年已實現全民普選,是最早一批推行全民普選的國家之一。

挪威實行君主立憲,三權分立,挪威國王與其他君主立憲國家一樣,可起精神領導的作用團結國民。當地實行比例代表制,所有國會議席都是由普選產生,因為地廣人稀,所以選民雖人數不多,但議席卻超過香港一倍,共有169席,代表不同利益訴求的大小政黨都可以有參政機會。

當地沒有單一政黨能在國會內獲得過半數議席,政黨之間必須組成聯合政府才能推行政策,政黨間互有機會輪流執政。此外,有些社會議題更需要小黨派的關鍵票數才能通過,所以政黨間會簽訂條約,協議在不同議題上的投票取態,以換取其他黨派支持自身關注的議題,所以不論政黨的規模大小,都有其議價能力,不易被邊緣化。

在這樣的政治氣候下,挪威政界講求共調、妥協,人民真正透過不斷協商,理解各界的訴求,共同決定社會的發展方向,這才是政治上常說的「妥協的藝術」。挪威國會的表決只有「支持」和「反對」,而非香港立法會內議員投棄權票扮作不表態的「假妥協」。香港立法會的表決制度則只要支持票不過半數,議案也不能通過,所以投棄權票其實與投反對票無異。

另一方面,挪威是一個經常發動全民公投作重大決定的國家,但原來挪威與香港一樣,並沒有明文的公投法,公投結果沒有法律約束力,但政府仍然辦公投,也不敢違背民意。相反,特區政府對連民間公投運動也不願面對,最終才會迫使佔中運動的出現。

要培養出商議式民主政制,必須建立完善的政黨政治體制。以挪威為例,當局規定參選國會議員必須有政黨背景,在組織政黨派員參選時候選人已代表了屬黨的其他黨員,換言之,也有「公民提名」元素。

此外,政府亦將按當選人獲得的選票數目資助其所屬政黨,確保政黨有足夠資源運作,也能透過法例監察政黨的財政來源,避免個別政黨坐擁來歷不明的龐大資源,壟斷政黨的地區工作,政黨才能多元發展,代表不同界別的聲音。

在立法會被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佔領」的前提下,政團實在沒有條件以對話和妥協達到共識,因此,當前運動除了聚焦於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立法會的組成和成立執政聯盟的機制,同樣重要。 作者為立法會議員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