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誰搬走「真普選」芝士? (信報專欄「專業為公」)
2014-11-10

讓我們暫時先把黃絲帶、藍絲帶放低,盡量把個人政治理念放開,中立看當前形勢。在過去的兩個多星期,無論佔領運動的支持者、反對者,連立場比較中立的人中,口中談論的,似乎離不開「退場」兩個字。

佔領運動的支持者之中,無論是最前線的留守者(村民)、學生和社運團體、泛民政黨和議員,以至其他平時根本不多到場的支持者,絕大多數同意不可能長久佔領下去。不過,他們對退場的時間、條件、方式,明顯沒有共識。以近期關於「辭職公投」為例, 在群眾還是領袖者之間,都無法達到共識,並且大家都清楚知道,即使真的進行「辭職公投」,不少村民都不會退場。

另一邊廂,反佔領人士的訊息就來得簡單,就是兩個字:退場。的確,佔領運動持續,挑戰一般市民的耐性,加上市民對催淚彈、警民衝突的記憶稍為淡化,梁振英少講少錯,「中間」民意就開始由同情佔領轉為希望退場。套用佔領運動的一句話,就是忘記初衷。

的確,過去兩星期多,自從林鄭月娥司長等與學聯學生會談後,便由周融等的反佔領簽名運動「接棒」,媒體注意力和輿論已經逐漸由討論推翻八三一決定、民情報告、討論平台等政改議題,變成只關心何時退場。政府數星期前還表示希望以會談解決問題,實際上橄欖枝已經收回;另一方面,反佔領運動的公關和議題搶奪是成功的,佔領運動反而顯得被動,進退維谷。

但令人感覺最諷刺的,是一直在大聲疾呼要求退場的反佔領人士,其實完全沒有協助為退場製造適當條件,並且更在明知不可能的情況下,有意把責任完全推向運動領袖和泛民政黨身上,希望在政治上打擊泛民民望,抽取最大政治利益 。

反佔領者乘機挑撥市民的情緒,要求「學生」立即退場,原因正是因為知道他們根本沒法做到,反佔領者就成功令政治上屬於中間派的大多數市民,由同情甚至支持學生和對民主、真普選的訴求,注意力轉到反對繼續佔領,「被忘記了初衷」。

這種轉移視線的策略,軟硬兼施,軟的是以拖字訣和相對比數周前低的警力處理各佔領區,硬的是暗示即將清場。事實上,就算一切迹象至今顯示中央不會出動解放軍,但本港警方會否或何時採取行動,取決於中央的態度,實在難以估計,於是這種不確定性就形成一種對香港人無形的威嚇。

在如此困局下,學生和佔中領袖、泛民等都應該緊記,保留民意支持仍然是爭取普選的最重要武器,如果大家都同意要把運動落地生根、開花,就算是不能就「辭職公投」、「電子公投」等手段得到共識,何不就落區去做?雨傘運動本身也是「意外」爆發,到了今天,走進社區,還須要想得太多嗎?

立法會議員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