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當雨傘遇上太陽花(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4-12-01

在過去十多年, 每逢台灣總統選舉,我都會赴台觀選,一方面就選舉策略取經,另一方面感受一下華人社會中唯一民主普選的氣氛。星期六在台灣的「九合一」由六都市長到村里長選出一萬一千一百多位公職人員的選舉,我亦再次來台觀察。

在這些年來,由陳水扁、連戰對決年代兩陣的緊張氣氛,緊張到的士司機大哥會滔滔不絕地談論選情,我們「外人」不敢插嘴,怕說錯了話不知怎樣下車,到近屆選舉期間,社會氣氛平和,原因簡單,原來政黨真的可以輪替執政。

民主是什麼?還很深刻地記得,2012年總統選舉前一天,鐵板燒店的廚師平心靜氣地說:「有民主選舉,政客都是為咱們工作的,做得不好,下屆便用選票踢走他吧。」台灣人和他們的民主,漸趨成熟,可惜不少香港人對台灣政治的印象,仍停留在多年前立委武鬥的層面,部分港人還用這些近年少見的情況作為否定民主制度的藉口,實是以偏概全。

民主選舉 方可維穩

民主不會解決社會所有問題,但卻仍然是最公平和穩定的制度。台灣近二十年發展出成熟的藍綠兩黨政治,但也像一些西方民主國家一樣,人民開始對兩黨的建制不滿而求變,年輕人透過網絡直接參與政治更趨普及,推動社會繼續變革進步。在民主制度下的鐘擺,反而使社會更穩定。

傳統的藍綠以統獨為主的政治分界,也出現變化。看了香港的「一國兩制」偉大實驗後,今天台灣選民心中最關心的,是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會否令官商勾結、紅色權貴壟斷社會利益。面對社會不公,台灣人要求政府改變,但如果香港人只會要求中央加碼優待、政府派糖,社會怎可能變得更公平?

年初的太陽花學生運動,當然是直接因ECFA而起,也是網絡時代公民運動的典範。這次後太陽花的九合一選舉,也是網絡時代的選舉實踐。有大批運動後成為選民的「首投族」年輕人,用行動延續運動改革政府的精神。台灣的年輕人在這方面,比香港的年輕人可算幸運。雖然有些人對現時的公投、罷免等機制仍未滿意,至少不至於有如香港般赤裸的政治操控和干預。

學生運動 兩地不同

來到台灣當然不能避免把「太陽花運動」和香港的「雨傘運動」比較。「太陽花運動」由3月18日學生因反對《服貿協議》的審查而佔領立法院起,至獲得政府讓步後於4月10日晚宣布勝利退場。雖然當中曾有「升級」行動,例如佔領行政院大樓,但過程大致沒有引起社會亂象。

相比之下,「雨傘運動」的對手實際上是動員力極高的中央政府,而不只是自己的政府。「雨傘運動」引發的衝突規模較大,包括警察發射催淚彈,在多個佔領地的肢體衝突,以及近日因清場而出現的多次武力鎮壓。與「太陽花學運」朋友互動時,聽到一句很深刻的話:在台灣,佔領的是空間;在香港,佔領的是時間。

香港的運動領袖和參與者以理智或情緒去決定的下一步,將是爭取民主運動未來能否走下去的關鍵,很值得我們深思。

立法會議員(資訊科技界)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