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政治是個好東西(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5-01-01

面對社會問題和爭議,很多人都感到煩厭,但經歷風雨飄搖的2014年,撐過雨傘的人都不會接受「不要把事情政治化」的說法。女孩用粉筆畫花是政治、平安夜到旺角買碗是政治,連「慈母」都是政治。曾挺身而出的港人,已經深深體會到「個人即政治」。

「政治」變成負面詞彙,不可避免。政治的重要性和價值影響社會發展軌迹能否持續,去年看過的好書中,其中一本由劍橋大學政治學教授David Runciman所寫的《政治》,當中引述不少理論和歷史佐證,言簡意賅,值得推薦。

發展軌迹不同 分別在政治

作者在書首先論政治的重要性,他比較丹麥和敍利亞,前者號稱全球最快樂的國家之一,後者戰火連年,民不聊生。為什麼有此分別?不是丹麥人比敍利亞人優勝,並且五百年前的丹麥也是戰亂頻繁,不比今天的敍利亞好。作者認為分別在於政治和制度,丹麥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令丹麥人更為包容。換句話說,是政通達致人和,不是勉強要求人和。相反,敍利亞的威權政治限制人民建立共識的可能,結果暴力抬頭。建立共識是要各方都能真正讓步,不是打壓另一方的聲音。

「避免政治」的代價

問題是,一般人不喜歡政治。十八至十九世紀法國學者和政治家本雅明.康斯坦特(Benjamin Constant)指出,在任何多元化、商業性的社會,很難吸引多數人參與政治。弔詭的是,人人避免政治,最後更易遭到政治突然之間吞噬。例如法國大革命就是平日不理政治的法國人,啟蒙後要求命運自主,結果卻以暴力收場。

真正參與式、有效分享權力的政治制度,歷史經驗說明比較可持續。民主國家下的人民即使不滿自己的政府,都願意利用選票踢走這些政客和政黨,而不會輕易用暴力破壞和平。民主不能避免天災人禍、杜絕社會不公和無能腐敗的政府,但人民卻可以參與,帶來改變。

強權在互聯網時代難持續

不過,要接受民主,就要接受和忍受其不確定性。十九至二十世紀德國政治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指出政治就是這樣,而往往人就透過政治制度當中的挫敗,學習面對「贏了道理,輸了民意或選舉」。

民主政制在近數百年經歷不少波折,目前還受到威權體制的挑戰。威權體制要求民眾順從和接受其價值觀,仰仗三個支柱:一是制度賦予的權力、二是高舉民族主義和傳統、三是壟斷和監控資訊傳播。然而,在二十一世紀互聯網知識平民化、意見從下而上的世代,總不能永遠騙倒所有人。

政治不可免 公民意識抬頭

Runciman 教授總結說,我們需要更多參與政治的人。處理社會爭議的最佳方法,不是滅聲,而是令市民願意討論和積極參與;只容許政治主旋律而容不下多元的社會,將難以應付變化和挑戰。

香港的2015年,肯定是複雜、多變且非常「政治」的一年。但不妨看成是一個機會,為香港甚至全中國未來達致可持續的政治制度,出一分力,走前一步。

立法會議員
莫乃光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