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大學生真的太多?
2015-01-08
  • 他對大學生「失意」的解讀更有blaming the victim 的意味。
  • 人生不是只有工作,奉獻勞動力,也要對自由、尊嚴、公義有所追求。
  • 早陣子,我留意到某學者的鴻文引用台灣數據,指當地有半數長期失業人士為大學畢業生,文中引述當局的分析其主因是大學過於普及,令大學生供過於求。文中亦歸咎年輕人近年政治激化於不滿意就業情況,矛頭直指剛完結不久的佔領運動,是一批「失意」的大專生積極參與才會如此聲勢浩大。他認為,大學生應具備專業技能,香港不應「大量工廠式」出產大學生。

    先不論這位學者將佔領運動當中市民對政改的不滿歪曲成大學生的失意所造成社會不穩,他對大學生「失意」的解讀更有blaming the victim 的意味。似是在怪責學生為何讀這麼多書,但沒有工作專長,待遇要求又高,所以才找不到工作。

    這番論調卻無視社會、經濟等因素,為人垢病的副學位,始作俑者本來就是當年的特區政府,增加專上學位就是為了減低當時年輕人失業率的緩兵之計。結果學生負上沉重學債,換來的卻是學歷不獲認同。至於一些「非專業」的學士學位畢業生的遭遇也不遑多讓,若非投考公務員的話,出路不是文員就是推銷員。西方社會的政治家和企業高層有不少是讀歷史出身,但在香港這個功利社會,恐怕會被家長勸阻,難道問題真的完全在學生身上?

    身為學者卻搞不清教育的真義,教育在求學問之餘,還要培養學生的修養和內涵,對社會亦要有一份承擔,而非單純培訓技工。人生不是只有工作,奉獻勞動力,也要對自由、尊嚴、公義有所追求,這些價值並非經濟數據可量化。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學生意識到社會的不公義,站出來承受本應是成年人負擔的責任,卻被這些學者指指點點,把學生說成是「失意」的一群。在我來看,他們要不是害怕覺醒的人愈多,會動搖到他們的既得利益,就是自以為是奴隸主站在高牆一方的幫凶。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