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CCTV in taxi prompts privacy concerns (Column on Apple Daily,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9-04-27

早前有男女藝人在的士車廂內親密行為懷疑被車CAM偷拍的短片廣傳,惹起激烈討論,並再次觸發市民對於的士等車輛內安裝監控鏡頭侵犯私隱的憂慮。私隱專員公署已表明的士屬「半私人空間」,車廂內安裝的攝錄裝置會收集乘客影像及或聲音,必須遵守《私隱條例》規定。

 

2016年底,有的士司機上載乘客餵哺母乳的錄影片段引起公眾討伐。2017年,的士界推出計劃一年內在2,000多部的士安裝攝錄系統。當時我大力反對並發起網上簽名運動,得到超過500名市民響應。「安心事件」印證筆者為何當日反對大規模在的士內安裝閉路電視。

 

有一點必須重提:在全港的士安裝監控系統是否有迫切需要,採用的手段是否符合比例?的士界提倡全港的士安裝監控系統說只影車的前方或後方,為了保障司機免遭「碰瓷黨」索償和作為與乘客糾紛的證供。的士糾紛和罪案的嚴重程度,是否有必要把的士變成全天候監控空間?

 

的士每日平均載客量100萬人次,安裝車CAM大規模蒐集乘客容貌及談話內容,如前私隱專員蔣任宏大律師所言,可能令香港變成監控之都。影音片段若被圖謀不軌的人濫用,後果不堪設想。

 

政府屢「忽然外洩」市民私隱

 

的士服務質素委員會在今年2月起正討論在的士安裝閉路電視的指引,例如擺放鏡頭的位置/方向、應否錄音、攝錄時間長度限制等,最快今年內推出指引。的士界希望「裝CAM保平安」,但責任就由政府承擔。安裝閉路電視後警方可用防止及偵查罪案為理由,索取這些的士車廂錄音錄影。市民的私隱實際上缺乏相應的監察和保障。

 

有人建議參考英國做法,立法訂立認可攝錄器材清單、列明須用加密記憶卡、可否錄音、影片解像度、保存期、器材本身的安全等。但有別於一些的士由市政府營運的地區,香港的士營運方式較分散,執行難度更高。再者,香港的私隱法例和私隱專員執法權仍遠遠不足,就算個人資料外洩都缺乏資源調查違法者身份,遑論施加懲罰。

 

錄影的士車內情況如加上手機定位等,可以識別個人和同行者身份甚至私人談話內容,必須非常小心處理。運輸署表示擬修訂的士閉路電視的指引,包括加強資訊保安防止外洩,但「指引」並沒有法律約束力。政府最起碼必須要求所有的士若攝錄車廂內部必須清晰標示,並對濫用影音記錄引入有阻嚇力的罰則。

 

若政府聽從的士界在1.8萬多部的士安裝CCTV,每日產生大量影音數據如何處理是個操作難題。一個「遺失」香港370多萬選民資料的政府,一個連8,000多名選民資料登記冊「遺失」兩年半都隱瞞不報的政府,市民能否信任由政府處理的士車CAM的影片和錄音不會「忽然外洩」?

 

藝人在半私人空間被偷拍,終院判決後不能再以「不誠實取用電腦」處理,但事件性質是否到達窺淫罪的程度有待討論。從食環署監察垃圾黑點、有CCTV的智慧燈柱到公共交通,監控天眼無所不在,市民被監控的範圍只會越來越多。的士作為細小密閉空間,監控帶來的私隱問題更嚴重。當局必須小心衡量如何在達到防止罪案、阻嚇偷拍和保障市民私隱免受侵犯之間取得平衡,尤其是的士天眼是否真的有必要。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