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Challenges for CE’s plan for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7-10-16

上星期新政府的首份《施政報告》推出之後,科技界普遍評價甚佳。誠然,願意承認問題是解決的第一步,從這個角度而言,今次比過往政府對創新科技各方面政策顯示出較積極處理的態度。然而,二十年前的景象與今日相比不無類似:大有為的政府首長、對創新科技的宏大藍圖、創立各個新政府架構、訂下進取的目標。今天的良好意願,在落實執行時如何才能取得實際成效,而不是幾年以後無以為繼?

屈指一算,日後將有更多部門和政府架構參與有關推動創新科技和政策創新之類的工作。在原有的創新及科技局之上,林鄭月娥將親自領導「高層次」的跨部門「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而會內將會有多個政府部門的首長參與(包括最少二司十局)。同時亦會成立「行政長官創新及策略發展顧問團」延攬業界專家出謀獻策。

另一方面,效率促進組亦會納入創新及科技局,新成立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同時亦會與各政策局檢視現行政策和法例「拆牆鬆綁」。早前當局又表示會成立「智慧城市督導委員會」負責督導落實智慧城市項目。再加上原本創科局原有的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創新及科技署、科學園、數碼港等機構,推動科技的策略將有最少十個不同層次政府內外機構的參與,未來政策驅動將是由特首領導的多頭馬車。

多頭馬車推創科 歷史在重演?

上任特首在2015年3月成立「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就如何具策略性及按階段提升香港的創新及科技領域,向政府提供意見。兩年後,委員會發佈近百頁的報告,詳細分析基礎建設、資本和專才的配對、培育創科人才等方面的現況和挑戰,制訂了短中長期建議及關鍵績效指標。剛剛過去的幾個月,政府又公佈另一份二百多頁的智慧城市藍圖顧問報告,顧問亦詳盡地比較外國做法,建議落實項目的優先次序、時間表、目標等建議。

日前記者會上傳媒關注創科局被「架空」,楊局長表示創科局日後將擔當「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的秘書處,將肩負提供資訊促進各部門討論的「重大責任」。過往數年,創科政策研究一個接一個,委員會改名、換人重組,視乎是一個循環。今次能否一改「雷聲大雨點小」,為各部門訂出清晰的分工,實行時不再因為加床疊屋而互相卸責?

事實上,新加坡亦面對類似問題。新加坡由2014年開始推動智慧國(Smart Nation),三年過去,總理李顯龍最近公開表示進度太慢。該國在『智慧化』路上跌碰,這些經驗能否為香港借鑒?該國有評論指,不同執行部門之間缺乏統一標準和運作程序,而因為各個部門的工作優先次序、對科技的掌握和資源狀況有所不同,而又缺乏清晰可量度的年度目標,部門之間出現各自為政、搏取掌聲的情況,令Smart Nation幾個重要計劃包括電子身份、感應器網絡和電子支付系統的進度不似預期。

數碼鴻溝:不可顧此失彼

除政府內部的問題,新加坡落實智慧國項目時,亦發現應用科技的項目需要讓長者和有需要的社群跟上時代,並顧及使用者的感受。2016年新加坡政府進行試驗計劃,希望在一個社區為三千多個單位的九千多位長者家中安裝可以感應屋內動態的感應器,並為長者提供類似平安鐘的裝置。但最終計劃反應冷淡,只有寥寥數十個單位安裝,更有長者擔心私隱問題,更用毛巾遮掩著感應器。香港政府投放十億元銳意發展樂齡科技在社區的應用,有必要重視對社區人士和服務使用者的教育,加強溝通。

另一方面,香港邁向電子支付年代,但不少長者擔憂跟不上科技會被邊緣化,使他們生活遇到更多不便。數碼鴻溝越拉越闊,可能會讓不熟悉科技的市民無法享受更好的生活質素。因此要預防類似情況,當局在構思和落實智慧城市項目時,應從兒童、長者、外籍人士、弱勢社群等角度全面考慮,幫助和鼓勵市民透過不斷學習,適應新的事物。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有意重新出發改善跨部門政策協調,縱有良好意願,首先必須檢討為何以前的建議,例如數碼21兩次的報告、中央政策組的智慧城市研究,用大量時間人力金錢之後,好橋都未能夠落地?既然已經設定KPI,特首亦應考慮制定機制督促官員和部門「交貨」,並改善與公眾的溝通。吸取香港過往經驗和借鑒海外情況,才有望打破曇花一現的情況,真正令香港可以急起直追,而非再次原地踏步。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