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Changes to the Legco Rules of Procedure pave way for wicked laws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7-12-13

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之戰開打至今,民主派一眾議員積極發言,爭取每一分鐘發言的機會盡力為市民在議會把關。然而,建制派在過去幾個星期先後兩次動用休會待續,將與民生有關的法例辯論腰斬,意圖在明年3月補選前強行通過《議事規則》修訂,目的非常清晰,就是要乘虛而入,趁民主派議員被DQ期間,加快將本來已是失衡的議會進一步矮化成橡皮圖章,進一步打壓任何反對的聲音,務必完成自政府司法覆核議員宣誓,後經人大釋法引發DQ事件的一連串的政治任務。

建制派自削議員權力

這場戰役在立法會主席、政府配合建制的情況下,更是嚴峻。政府已經連續7周沒有法案呈上立法會審議。林鄭特首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均表示要「審時度勢」,說穿了就是配合建制派議員「自閹」議事權力,令將來讓惡法、政治任務都能草率通過,真正將政治凌駕於民生之上。

今次建制派趁火打劫提出的修訂,簡而言之就是自削議事功能,無理擴大主席權力,方便『球證』吹黑哨。建制派議員出席率低,將全體委員會開會法定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的修訂除了違反《基本法》第75條,更是無什麼聲稱「反拉布」的作用,因為建制派人數本來就遠超過半,只要建制派肯開會,根本就無法流會。

修訂更加入流會後主席能跳過現有程序選擇任何時間重新開會的權力,議會流程完全由主席一人操控,大大方便不想開會的建制派「投票機器人」去做議會工作外的「正經」事。

除此之外,主席更可按個人判斷,單方面否決或合併議員提出的修正案,強奪議員修改議案的權力及本來毋須預告下動議議案的權力,整個立法會的意見由主席一人左右,簡直是全面開路予已經有如獨裁者的主席梁君彥更加自把自為,將來還有什麼議事空間可言?

建制派的議員進入立法會後,竟然自行削弱議員根據《基本法》賦予監察政府的權力,極盡荒謬,顯而易見是為全力保皇。除了上述令立法會「不議事,只通過」的修訂以外,更將透過呈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社會事件的門檻由20人提高至35人。

立法會專責委員會過去調查湯顯明涉貪及梁振英UGL事件,是為社會把關的重要手段,修訂目的非常明顯:放生失職官員,進一步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職能。

過去數個星期有留意立法會會議情況的市民必然看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極其不公的處事手法,除了將數十項,涵蓋不同內容的議事規則修訂合併辯論,更是不批准議員經根據《議事規則》第91條提出議案的權利,只是不斷重複表示「主席裁決不容辯論」,可見修訂過後,梁君彥的濫權行為必有過之而無不及。

市民要再一次站出來

民主派議員在議會內抗衡惡法的空間一向已幾近於無。早前政府的「一地兩檢」議案,儘管方案仍有很多未清楚的法律問題有待釐清,民間的反對聲音亦不絕於耳,但政府和建制派拒絕聆聽民意,強行通過議案,取得立法會的『假授權』,手段卑劣。

建制派的修訂一旦獲通過,民主派將連僅有的抗衡手段都被進一步縮窄,將更有利政府提交及通過惡法。受影響的不只是議會內民意授權的議員難以發聲及表達市民意見,今次修訂更會為整個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

未來23條、《國歌法》等的白色恐怖法例立法,將直接衝擊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更多的割地兩檢,會進一步將香港大陸化;更多的工程超支,會嚴重影響庫房收支、民生福祉。

民主派在這場戰役縱使搜索枯腸、團結一致,仍然迎戰得非常竭力。上個星期三,民主派舉行反對《議事規則》修訂記者會,有記者叫我以足球比賽來形容修訂的角力情形,我回答民主派目前面對的是球證、旁證、足總、足協都是建制派的人,戰況一點都不樂觀。

雖然不公義的事近年大家已見慣不怪,但繼續噤聲只會加快斷送我們的自由和權利,加快摧毀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面對中共全面將立法會變為人大,面對未來一場場絕不容易抵抗的惡法抗爭,我希望市民能走出來與我們同行。

2003年的50萬人遊行、2014年的雨傘運動令世界各地看到香港人面對強權展現的決心和勇氣,現在我們需要市民再一次站出來。

今日改《議事規則》,明天23條立法!我在此呼籲市民參加今晚及未來幾個晚上在立法會示威區的集會及留守活動,讓更多香港人看到我們面對種種不公義的事縱使感到疲累,但我們將絕不放棄。香港人,今晚見!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