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Delivery of CuMasks prompted transparency problems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20-05-12

創科局本月5日宣布免費向全港700多萬市民派發口罩,包括一個可用60次的「銅芯抗疫口罩(CuMask)」。由於局方未有第一時間披露生產商和口罩物料供應商等資料,演變成一場「擠牙膏」風波,處理手法更可能令公眾對本地研發應用產生負面觀感。

 

政府決策過程欠透明

 

銅芯口罩的專利設計由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開發,獲得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在2018年曾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本地研發成果能夠投產幫助市民抗疫,本身是一件好事。然而,這款可重用口罩每個成本40多元,以派發約800萬個口罩計算,涉及款項超過3億元。發布資訊的混亂令人感覺如黑箱作業,引來「利益輸送」、「造假」等質疑,顯示政府必須更公開透明才能獲得市民信任。

 

既然在肺炎疫情發展初期已決定生產可重用口罩,為何申請首輪防疫抗疫基金的立法會文件完全沒有對公眾透露任何資訊?尚記得該文件有關可重用口罩部分只有寥寥百多字,令社會對於政府籌備中的口罩生產為何需動用億元計的公帑缺乏資訊。

 

政府對於採購和潛在利益衝突方面的敏感度嚴重不足。今時今日傳媒和議會都密切監察公帑使用有否私相授受,但高官仍以為用「大家為香港做事」、「友情價」等說法,在今天的政治環境下與公眾對問責官員的期望明顯有嚴重落差。政府的決策過程欠缺透明度,從2月至今也沒有向立法會和公眾交代,引發不必要的揣測。

 

傳媒發現物料供應商溢達集團副董事長原來身兼統籌銅芯口罩生產項目的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主席,質疑是否有利益衝突,其後才公布中心主席獲創新科技署署長批准向其公司採購物料。既然如此,為何不主動一早公開交代?

 

政策公布第一日,創科局局長薛永恒就拒絕披露生產商和原料等資料,官員其後辯稱為免對生產商「帶來麻煩」而沒有公布,後來才公布是由成衣製造商在越南的生產線生產。牽涉上億元計的項目,獲委託的生產商、本港上市公司晶苑國際在政府公布前的兩三個月,於股票市場上曾經出現大額交易,該公司的市值亦大幅上升。

 

「獲聘與香港政府合作製造可重用口罩」明顯是對股價敏感的訊息,究竟當局何時決定選用技術及生產商?政府稱晶苑國際集團行政總裁知道政府計劃生產口罩後,主動表示研究能否協助,再由研發中心跟進。但是政府在申請撥款時隱瞞大量細節,會不會有「知情人士」洞悉先機從股票市場獲益?創科局常任秘書長說「不明白外界為何批評這涉及利益輸送」,或忽視了這一點。

 

獲獎技術原來不存在

 

政府一般需透過公開招標形式進行採購,但當公開招標不能有效獲取所需物料、服務,可採取單一或局限性招標。委託生產商和供應商進行天價項目卻沒有公開招標,政府解釋曾接觸十多間供應商,惟疫情嚴峻時各種原材料短缺,部分未能證明功效,所以沒有以公開招標形式進行採購。如果能在早期主動交代籌備的過程,或能免卻猜疑。

 

除了關於程序和利益輸送的關注,口罩本身採用的技術與政府宣傳的專利被發現有差異,也被公眾質疑是否誤導。「六層可洗口罩」以日內瓦獲獎項目為宣傳,但被傳媒揭發沒有使用政府聲稱獲獎的「弱磁場」專利技術,當中獲獎元素原來在產品中不存在。

 

以現時網上可獲得的資訊,政府的口罩宣傳涉及的專利已改變,甚至未有使用。政府後來才找研發中心代表解釋可重用口罩仍然保留多層結構、人體工學和防菌等技術,「以銅防菌」可清洗60次是改良後的設計,在研發上與技術屬「前景」與「背景」知識產權關係。宣傳時用科學包裝,為何要待被揭發後再想方設法自圓其說?

 

在口罩用途的實際層面亦有人關注兩個問題。一是銅芯抗疫口罩所用的氧化銅會否變成微粒被吸入肺部,積累在肺部內影響健康,這方面政府仍未能提供資料。二是實際使用時的顆粒、細菌過濾功能下降,口罩能否在清洗60次之後仍然符合規格。

 

社會對於私相授受、官商勾結的戒心只會增加,官員或以為隱瞞詳情可以減少問題或質疑,但這種心態已經一次又一次被證明是絕對錯誤的。政府必須汲取教訓,用公平公開公正的方法處理,並第一時間和盤托出,否則再去找多少個公關高手也不能避免災難再發生。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