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Government must tackle the slow broadband speed in rural area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7-08-16

由社交網絡、日常起居出行到工作,現今上網已是必需品。香港平均每人擁有多部智能裝置,上網已成有如水電煤氣等城市基建那樣重要,未來香港要真正成為智慧城市,高速的寬頻和流動網絡連接必不可少。然而,有多少市民未能得到高水準的網絡服務?

近兩成用戶網速低於10Mbps

香港一直以來在互聯網連接速度排名世界前列,據Akamai 2017年第一季報告,香港的平均網速是全球第四快,在亞洲區僅落後於全球第一的南韓,而香港排名高於新加坡、日本和台灣等幅員較廣的國家。7月份有機構發表「2017年數碼進化指數」(Digital Evolution Index 2017),香港整體分數以3.66分位列全球第九,並在亞太區排名第三,只略為落後新加坡和南韓。居安思危,我們應思考如何避免成為「停滯型」數碼經濟體。

近年愈來愈多的影片內容提供者推出高質素影片內容,而政府亦開始推動電子競技, 遙距學習平台也愈見普及,這些新需求將耗用更多頻寬。對機不離手的香港人而言,快就是時間,亦是金錢。

消費者願意為速度更快更穩定的上網服務付出更多,促使電訊商不斷投資提升網絡基建以爭取客戶。受惠於市場競爭和高速網絡的普及,帶動整體寬頻服務價格降低。但是否所有市民都能體驗便宜而快速的寬頻服務?

通訊辦今年4月的數據顯示,本港住戶寬頻滲透率達九成三,當中光纖到樓為32.8%, 光纖到戶則近四成,兩者合共滲透率超過七成。滲透率數字看來已接近「全民寬頻」,但事實上是否代表香港住戶的寬頻速度高?對住在唐樓、村屋、半山的居民而言,寬頻「只有加價永無升級」,有錢也未必能得到光纖上網。

翻查通訊辦的定義,「寬頻」是指1 Mbps或以上速度傳送數據的容量,但這個定義卻比手機上網更慢。這個可能近20年前訂立的標準,實在已嚴重落後網絡技術發展和用家期望。截至今年4月,香港有超過260多萬寬頻上網用戶,接近九成為住宅用戶,近八成二寬頻用戶速度高於10Mbps,仍有一成八用戶網速低於10Mbps。

一直以來,筆者經常收到投訴,指鄉郊地區寬頻服務缺乏競爭,居民只能被迫忍受又貴又慢的網速,卻求助無門。偏遠地區如北區、離島的流動網絡訊號接收微弱,通訊局卻以市場自由競爭、營運商商業決定、技術因素、居民意見等理由,並無政策引入標準或促使服務供應商改善網絡覆蓋。

英美透過修例改革可借鑑

香港號稱寬頻和流動網速接近全球最快, 政府經常指電訊基建極佳,諷刺地無視大量市民因為地點偏遠或沒有選擇,須付高昂安裝費、月費數百元、簽長達數年合約,才換來最高只達8Mbps慢速寬頻。

香港於2020年能否成為智慧城市,必須對寬頻「最後一里」問題有前瞻的策略,訂立明確的目標,增加電訊商投資建設寬頻覆蓋的誘因。

英國於2015年3月提出數碼通訊基礎建設策略,普及速度100Mbps的寬頻,同時確保偏遠鄉郊地區能夠接收高速寬頻。措施包括保證私營電訊商的網絡投資,鼓勵擴展網絡建設,調查影響電訊商鋪設高速寬頻的障礙,利用財務或商業模式提出創新解決方案。

除卻鋪設光纖成本高昂,香港面對另一問題是地下管道複雜,涉及多個公用事業機構,即使居民希望電訊商鋪設網絡,亦須克服重重障礙,經常出現協商不成功的情況, 政府應設立跨部門工作小組處理。

英國政府為促成超高速寬頻覆蓋率達到95%的目的,投入接近5億英鎊推行寬頻網絡計劃,例如政府全資、BOT形式、公私營合作、投資落差補助等多個模式,建設開放給所有服務供應商使用的寬頻基建,促進市場競爭。

為了反映寬頻技術和市場的發展與消費者需求,透過修例引入針對寬頻速度的「全面服務責任」,是美國和英國正研究的方向。英國上議院曾提出30Mbps的標準,而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已於2015年修改寬頻定義,把2010年的下載4Mbps、上傳1Mbps的標準提升到下載25Mbps、上傳3Mbps。

有研究指出,高速網絡能夠促進經濟發展,商經局和通訊局應正視市民面對鄉郊寬頻服務的困境,甚至研究運用拍賣頻譜所得的收入,協助郊區鋪設開放予營運商使用的網絡基建,促進市場競爭。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