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Holding the government accountable for pressing through the Extradition Bill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9-06-20

上週日香港黑衣人海一遍,香港人向全世界展現對抗惡法和暴政的決心。二百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是連續兩個星期第二次有過百萬人出席遊行。市民的五大訴求非常清晰: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完全撤銷6.12暴動定性、撤控和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嚴懲警方濫暴濫權、林鄭月娥下台。到了今天,政府到底有沒有回應二百萬人的訴求?

 

面對6月9日百萬人的市民聲音,林鄭月娥繼續在星期六記招嗤之以鼻,令二百萬人要再上街頭,才逼使政府暫緩。市民要求的是完全撤回惡法,政府至今依然圖用語言偽術轉移視線,是一而再地踐踏百萬民意。

 

林鄭月娥週二的所謂公開道歉,卻連二百萬人的一個訴求都未有回應,這是否就是特首所謂的謙卑?修補社會裂痕從何談起?

 

特首的所謂道歉為何令市民更加憤怒?對於政府官員官官相衛,互相推波,做錯就想敷衍了事的管治作風,市民不會再受矇騙。特首週二公開表示『個人需要為這件事負上很大責任』,然而這種公關操作式的道歉之後,她仍說未來三年要繼續做下去,問責制度早已名存實亡。

 

今次送中惡法導致滿城風雨,更有市民和學生因此喪失生命及受到重傷,前線警員再次被政府當做執行政治任務的棋子。政府必須問責,林鄭月娥、李家超、鄭若驊作為送中團隊的主要官員,必須立即引咎下台。

 

獨立調查警暴

 

6.12當日警方在立法會附近出動大量警力驅散示威者,更有影片證明警方兩面夾攻中信大廈附近欲離開的市民,發射催淚彈逼他們爭相走入大廈逃生,險些造成人踩人的慘劇。更有大量影片顯示已被制服的市民被多名警員拖行、拳打腳踢,近距離對頭部發射橡膠子彈,險造成永久視力傷害。

 

當日出動的『速龍』部隊警員身上沒有展示委任證,拒絕提供警員編號,市民和議員即使要投訴警員濫用暴力亦難以辨別警員身份,根本是投訴無門。

 

面對民主派議員的質詢,昨日李家超上演『人肉錄音機』,重複又重複特首道歉的說法,對警方使用過份武力的指控表示會內部調查,自己人查自己人如何令公眾信服?過往投訴警察課的投訴成立數字僅約10%,獲處理的投訴大部分只有口頭訓諭或警告了事,難以令人接受。

 

再者,現行機制內的監警會沒有調查權、處分權和定案權,向來被認為『無牙老虎』,令人懷疑是否能處理6.12事件涉及的多宗警暴個案。據資料顯示,2017/18年度監警會涉及行使警權的質詢,警方的接受率為0%。筆者強烈要求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交由法官公平公正調查警察暴力。

 

重啟政改

 

今次送中事件激起民憤,一大原因在於政府漠視民意,一再強推惡法。自政府三月推出送中條例,社會各界的意見,包括商界、法律界、傳媒、專業人士,以至國際社會和投資者,不約而同已經力陳修例的問題,甚至建議多個替代的解決方案,全部都被漠視。

 

政府說反對聲音是『廢話』,甚至說連法律界的大律師公會都『不理解』,令民憤不斷升溫。四月底十多萬人上街,特首也視之等閒,繼續與建制派狼狽為奸,在立法會霸王硬上弓繞過草案委員會的審議制度,強行到立法會恢復二讀和三讀,激發市民抗爭到底。

 

林鄭月娥常常說WECONNECT,今次各界市民團結一致對抗送中惡法。整個管治危機都是林鄭月娥政府,完全無視市民反對聲音所致,危機處理的方式就是為面子繼續硬推,『扮聆聽,零回應』,企圖憑立法會保皇黨夠票強行通過了事,但政府遠遠低估市民的決心。

 

沒有市民想每星期上街遊行五六個小時,沒有年輕人想面對警方武力,捱警棍、橡膠子彈和催淚彈,更沒有人想賠上前途、自由甚至生命,才令政府聽到訴求。今次的抗爭沒有暴徒,只有為香港和下一代的自由願意挺身而出、犧牲自己的香港人。

 

要真正修補撕裂,我要求政府立即展開政改諮詢,讓市民在無篩選前提下全面普選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以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解決社會矛盾。一日沒有真正的普選和向全港市民問責的議會和行政長官,改革扭曲的政制,市民還要上街多少次,要多少人受身心痛苦,才能令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林鄭月娥,你聽到嗎?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