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Home-sharing: better to regulate than to outlaw (Column on Ming Pao,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8-12-19

政府計劃修訂《旅館業條例》緣於2013 年發生北角五洲大廈旅館大火,引起大眾關注條例是否有漏洞,並建議收緊牌照審批過程。政府決心修例以打擊無牌旅館,保障市民安全,實是毋庸置疑。不過,修訂此例的公眾諮詢已是2014 年的事,這4 年間,全球旅遊模式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各種網上民宿平台隨科技急速發展已蔚然成風,全球很多城市已因應各自的條件和挑戰,制訂規管民宿的政策。與其停留在民宿「合法vs. 違法」的層面處理,政府更應諮詢公眾探討共享經濟所需規管制度,找出最適合香港的方式,幫助新經濟與現有旅遊業界共贏共存。

 

互聯網和科技發展徹底改變了旅遊業,令更多人追求和傳統旅遊模式不同的生活化旅遊體驗。不少港人到台灣、日本甚至歐美旅遊時,都會選擇入住民宿親身經歷地道生活。誠然,民宿於人口密度高的城市會衍生不同問題,例如影響屋苑治安、環境和衛生。另一方面,需要領牌的酒店賓館業界質疑民宿衝擊他們的業務,卻毋須經過繁瑣的發牌程序。

 

各國已有條件開放市場

 

本月初立法會公聽會上有業主立案法團代表和賓館業界代表提出關注,完全可以理解。但單純地修改旅館業條例真的能解決問題嗎?過度監管或懲罰平台營運者,可能會誘使不良經營者繞過平台和法例,索性轉向地下經營,或令情更難受控。

 

「共享經濟」帶來的經濟和社會民生影響,外地有大量討論和研究。世界各地政府正研究如何修訂規管制度,在旅遊發展及民生影響之間取得平衡。香港不應漠視趨勢,故步自封。而且,引入民宿規管制度不等於全面合法化,正如日本今年引入的《民泊法》掃除法律灰色地帶後,即有大批未獲經營許可的民宿被網站下架。

 

台灣研究有條件開放自用住宅經營短租,亦同時加強對網絡平台責任的規範。在美國三藩市,房東是否與房客同住,影響每年可出租日數,房東亦須向當局註冊、投保責任保險。可見,先進國家對民宿並非中門大開,無條件開放市場,而是按實際情規管。

 

在維持社區安寧、公共安全、消防安全、環境衛生、旅客保險、稅收、資料公開、平台責任等多方面訂立要求,將未達標準的短租住宿納入規範,亦有助政府加強管理,保障居民、旅客和營運者。

 

當務之急是重啟公眾諮詢

 

綜合各國政府採取的方法,可考慮的規管模式包括區分房東類型(例如屋主同住與否),限制出租日數或數量,阻止濫用共享經濟但集團式經營圖利;另一個方向是研究容許非商業的短租住宿自願註冊,以換取在過渡期內滿足政府訂立的安全標準和其他條件。

 

目前當務之急是重啟全面公眾諮詢,探討如何制訂合乎公眾利益的民宿規管制度。可惜,香港政府漠視審計署報告的建議,繼續抱持保守態度,在是次旅館業條例修訂中,仍然一刀切禁止民宿,並未正面回應議員對研究規管短租住宿方面的建議。

 

香港不能故步自封

 

世界已經改變,香港再不能「以不變應萬變」,否則特首林鄭月娥於去年《施政報告》提及為新經濟發展模式「拆牆鬆綁」的目標,只會成為鏡花水月。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