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Hong Kong’s position on the Greater Bay area development in I&T (Part 1)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8-04-26

近日科技界的頭條新聞,可數中美貿易戰和特朗普對中興(ZTE)施加前所未見的嚴厲制裁。中國在科研方面多年來投放數以千億計,但面臨美國針對晶片等核心技術的制裁,卻令國內的電訊網絡基建設備龍頭公司面臨倒閉。

目前未有跡象貿易戰直接影響本港,但最近的發展對於香港政府依賴中國發展創科產業的路線,實在響起警號。筆者早前參與立法會考察團到大灣區考察,行程包括與深圳和其他城市官員交流、參觀微眾銀行、深圳市交警智能交通指揮中心、智能自動駕駛飛行技術、松山湖機器人產業基地和國家級「散裂中子源」基地等。

法例政策更新 創新先行

身為議會內代表資訊科技界的議員,筆者期望藉考察了解大灣區科技發展,了解本港業界面對競爭急須提升之處,以督促政府制訂政策回應。希望與讀者分享4個思考:人才爭奪戰、法例更新、私隱和香港的獨特性。本篇先探討前兩個主題。

香港政府推動創新,但對於部門內應用科技和數據進展緩慢,不只落後新加坡,更落後內地不少。今次大灣區考察訪問深圳和東莞的第一站,是到微眾銀行考察。微眾銀行以提供微借貸(micro-loans)起家,2014年底才成立的首家民營銀行也是互聯網銀行,沒有櫃員機也沒有櫃,透過微信提供服務。

微眾稱目前已有高達30億元人民幣資本,並可以不足半秒批核人民幣500元至30萬元和短至一天還款期的貸款,在香港「風險管理為本」的金融體系中似乎是難以做到的。

微眾銀行指出,他們在監管科技(Regtech)方面亦有開始與司法機構合作測試以區塊鏈核實文件和證據。反觀香港政府對區塊鏈依然停留在金融界的理論研究,政府部門更未有應用的打算。如果政府真的可以把法例和政策「創新先行」的原則付諸實行,要求部門優先以科技方式解決問題,才可令香港不至繼續落後。

香港金管局將發出虛擬銀行牌照,微眾認為香港市場規模較小,但作為內地以外比較成熟而競爭激烈的市場,價值在於汲取經驗,讓投資者對他們之後走出海外市場更有信心。

WeBank的創辦人顧敏和馬智濤來自平安集團,而馬智濤在香港長大,美國名校畢業後在內地工作,卻也未曾在香港工作。他們都表示港人不熟悉中國情況,要在內地成功創業十分艱難。科大人工智能專家楊強教授,目前亦到微眾進行研發。可見人才總會跟機會走。

全球搶人才 香港處劣勢

隨全球創科發展競爭更劇烈、技術要求不斷提升,創科人力資源成為國家間爭奪的對象。今次行程之中議員都留意到內地城市搶奪科技人才之爭亦已趨白熱化。

深圳市和東莞松山湖區爭奪人才所出的各種優惠,從便利落戶、提供住屋和購房優惠和更直接的銀彈策略。其實不只深圳東莞,區內幾乎所有地方也在各出其謀爭奪人才,力度超乎想像,遠比香港政府的創業貸款、啟動資金、利便移民等積極進取。

香港的大學內基礎研究人才輩出,但最頂尖的人才一畢業,便會去美國發展,因為留在香港機會少,隨時連生活都有問題。有能力的人才選擇外流,因為發展環境重視人才。缺乏本地創科生態和人才心目中的「好工」,令本港在科技人才爭奪戰中處於劣勢。

香港不應只成為被挖人才的源頭,政府必須優先為本土科技人才創造更多創業以外的發展機會,加快吸引海外頂尖科研機構和跨國科技企業落戶,加強應用技術研究和商品化。

香港仍有國際化、法治制度和專業精神、資訊自由流通等優勢,而「一帶一路」之下對管理、專業服務和風險管理能力仍有需求。面對深圳和周邊城市繼續高速發展,香港不能不理內地的競爭,知彼知己才能自強,未來才能維持立足之地。

下篇筆者將分享對於內地智能城市發展、大數據和人工智能下的私隱問題,以及香港接下來應如何部署創科發展的觀察和思考。歡迎各位讀者回應和指教。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