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Huawei vs US: The new tech cold war (Op-ed on the Stand News,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9-05-29

對於美國針對華為的一系列制裁措施及漣漪式的影響,不少坊間和媒體的報導都錯焦了。媒體為了寫些普通人明白的,忽視了真正的重點。美國和華為之間不斷過招,除了影響到大家用手機的貼身問題,真正的戰場何在?問題的確複雜,我在此嘗試指出數點。

 

首先,為什麼只關心華為的手機生意?當然,智能手機是普通人首先知道華為這個品牌的產品,不過,華為傳統上以開發電訊商基建產品起家,只不過近年才在手機製造業務上突飛猛進。2018 年消費者業務佔公司收入 48.4%,大幅增長達 45.1%,而原來的核心電訊商業務只佔 40.8%,反而下跌 1.3%(其餘 10.4% 收入來自企業商業業務)。

 

特朗普的制裁影響範圍橫跨手機軟件/操作系統(大家熟悉的 Google/Android 等)至硬件/晶片,而在後者,華為的最大供應商始終是鴻海/富士康、台積電等中台企業,Broadcom、Qualcomm 等美國企業其實只屬其次。華為主席任正非近期發表的豪言壯語,說無懼美國制裁並非全無道理。加上華為早已屯積外國硬件大可「頂到一排」,難怪外媒近日關注的,是台灣、日本、韓國等地電子企業會否加入禁運。那些企業也忙於企圖確認,他們或他們的子公司們,法律上是否需要跟隨美國指示。

 

短期內美國制裁影響華為的手機生意,影響比他們的電訊基建業務嚴重,因為他們短期內取代 Android 的能力和機會較低,從華為手機的回收價急跌,可見消費者已即時作出反應:誰會買一部無 apps 下載的手機?制裁手機業務對華為的商業盈利影響最為直接,把他們增長最快的業務範圍從天上打下來,猶如特朗普一拳打落任正非的荷包。美國制裁令對華為短期內製造手機甚至電訊基建設施硬件的能力,相對影響少些,但前景極不明朗。

 

美國政府的目的不在於妒忌華為在手機方面的成功。特朗普不是蘋果的粉絲,打擊華為不是為了幫助在中國生產的蘋果手機。從他們的國家安全考慮,是不想華為參與歐美國家的 5G 基建:手機有「後門」還比較容易被發現,過去不少中外品牌都被發現過。但逐部手機的監控,嚴重性遠遠不及滲入電訊商的基建之內,難怪在美國對孟晚舟的法庭檢控文件中,多次提及華為被指控華為企圖盜取美國電訊商 T-Mobile 的基建設計資料。

 

美國不關心華為手機多賺錢,至少這不是他們最戰略性的考慮(雖然順便打擊他們荷包對美國也不是壞事)。他們擔心華為壟斷全球 5G 基建,這點都已經不是秘密,但有一點需要指出的,是這擔心不在於那些似是而非、像霧亦像花、想找卻又找不到的「後門」。問題其實是如果越來越多電訊商全盤採用華為的網絡基建,不只是要倚靠華為,更相當於整個通訊網絡的設計甚至機密資料,都必須告訴華為這個合作伙伴,在網絡戰重要性提高的年代帶來更大風險。

 

科技冷戰終局為何,實在難以估計,也不是一句華為贏、美國贏,抑或雙輸那麼簡單。暫且忘記華為手機,他們的 4G 至 5G 通訊基建科技,的確「平靚正」超越同儕,或者應該說,同儕已經沒有剩下多少。對今天準備推出 5G 的全球電訊商,技術供應還有多少選擇?華為最主要的競爭對手是 Ericsson 和 Nokia,對,這兩家手機生意已受重創的北歐企業,後面沒有強大國家後盾。過去的北美大廠 Motorola 和 Nortel 等都已不再風光,加上日本廠商如 Fujitsu 甚少出口,韓國廠商如三星也只算是後起之秀,可見全球電訊商的選擇買少見少。

 

從以上可見,美國就算要找方案取代華為的技術,非一時三刻可以達到。因此,說美國不惜拖慢全球 5G 發展而用上自傷傷人的「七傷拳」實不為過。美國的目的是要爭取時間,從中國手上奪回 5G 甚至以後的通訊科技發展話事權。

 

當然,除了以上的商業、科技考慮,兩國之間的政治、軍事和經濟競賽,我不再在此詳述。只想指出一點,兩國競爭的考慮,除了誰可主導技術發展和網絡安全關注外,還有自身的政治考慮。特朗普的取態,更是比天氣更難預測。華為之前有中興這個前奏,結果以巨額罰款「了事」,今次誰可擔保不會以超巨額的金額解決?

 

特朗普為人出名愛做 deal,其他政客在選舉年勢必對中國企硬,但特朗普反而喜歡讓人覺得他能做到「自己着哂數」的「好 deal」,所以我始終覺得他在貿易戰一事上不會想「拖垮」整件事。相反在中國方面,貿易戰提升至「國家面子」的層次,習近平怎回應,我就更不懂了。

就算貿易戰得以解決,恐怕只會是「休戰」。中美冷戰序幕經已啟動,在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制度未出現有意義的開放和轉變前,國際社會都不會對其完全改觀和信任。即使中美貿易停戰,華為的未來,必定不會與以前一樣。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