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ICT initiatives that we can learn from Israel and Singapore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7-08-08

上月立法會辯論並通過了我提出法例要與時並進以促進創新及科技發展的議案。其實,不僅是過時法例需要解決,政府在推動創新科技的政策思維都要與時並進。

競選期間,特首林鄭月娥對於創新科技政策的重點措施方向正確但缺乏細節。筆者在林鄭甫上任就已提出以下建議:

(1)切實發展智能城市,盡快設立智能城市「沙盒」,設立「首席數據官」,制定完整透明的政府開放數據政策,改革電子政務;

(2)立即檢討過時法例,成立跨部門的「科技與法例專責研究小組」推動急需修訂之法例和制定藍圖;

(3)檢討政府資訊科技人力政策,減少以臨時合約聘請政府資訊科技人員;

(4)增加 IT 資助課程及支持市民進修資訊科技,培育針對行業需要的數據分析、編程、網絡保安等科技專才;

(5)重新開展資訊科技專業認證,提高資訊科技人才的專業地位,改善行業生態;

(6)改善政府 IT 採購政策,不純以價低者得為考慮,以扶助本港科技中小企、初創企業參與政府採購服務;提供稅務及土地優惠吸引外國機構及鼓勵研發;

(7)加強 STEM 教育,全面改革中小學 ICT 課程,盡快將編程納入基礎教育;增加師資培訓,長遠做到 ICT 課程專科專教目標。

以色列、新加坡的創科之路

我早前隨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訪問以色列,考察當地在推動產業研發、促進創科發展和再工業化方面的政策,以及與當地大學、研究機構、科技公司等業界交流。而特首最近亦到新加坡訪問,更參觀了當地政府的創新數碼服務實驗室。筆者早在去年亦參觀了該實驗室,分享了實驗室如何以Startup精神,利用數據分析和科技,與政府合作借助科技之力落實公共政策,通過進行小規模試驗,製作有利於新加坡民眾的服務。

縱觀以色列和新加坡兩國在創科之路上的發展,其實不乏相似之處。在觀察過後,香港能如何借鏡,如何能快速落實數碼轉型是接下來政府要認真面對的問題。香港的瓶頸在於政府推出的創科措施過於緩慢,亦非常零碎,政策力度、協調和資源遠遠無法和以上兩地政府相比。

特首倡議以稅務優惠促進初創企業及鼓勵研究及開發,但要推動香港的整體創科發展,只稅務優惠一環並不足夠,我們除了需要更全面的發展策略,更需要『落地』的試驗計劃。一份又一份的顧問報告、藍圖策略,耗費了不只是時間,更是賠上了香港的競爭力。上任政府成立的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今年三月發表詳細報告,當中提到績效指標,但就如何達致目標卻隻字不提。

政策: 檢討成效和改善不足

在較為高層次的政策措施,香港政府需扭轉其依賴基建及僅靠資助的思維,可以參考以色列的做法,將創業者與政府、大學研發機構、跨國企業研發部門、各種孵化器/加速器、天使投資者、創投基金、輔助機構等緊緊連繫一起,一併提升整個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

長遠措施例如促進科研發展亦同樣可參考以國支援大學教授將研究成果商品化,帶動技術轉移的做法。例如希伯來大學為教職員提供誘因及自由和開放的空間,令有研發能力的教員可以專注於進行科學研究和開發可以應用、產生價值的產品,做法比之稅務優惠更為可取。

第三個政府要推行的措施是吸引海外創科企業和機構進駐香港,同時協助本地創科業界發展。筆者過去數次提及新加坡政府為初創企業進行認證並為獲得認證的初創企業在競投政府採購工程時獲得優先考慮的做法,就值得香港研究仿效。

就推動香港全面落實數碼轉型,政府應起牽頭的作用。現時政府電子服務跟不上科技發展,不少市民都反映政府電子服務不便使用。筆者期望特首在新加坡參觀當地創新數碼服務實驗室後,會鼓勵部門以試驗形式,借科技改善公共服務。

協助創新及科技業界打破發展局限是特首的競選政綱之一。筆者期望政府在向外國政府取經過後,十月的施政報告會推出『落地』的措施為香港創造更多創科發展的空間。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