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Combat ticket scalping with the use of technology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8-09-05

今時今日,普通市民要從正常途徑買票看一線藝人演出,需要幸運之神眷顧:大片黑色的「絕望座位表」;通宵露宿排隊要押上人身安全;不斷打熱線電話、不斷按F5刷新,也敵不過搶票機械人程式,連系統首頁也入不到。

不論是張學友、五月天、黃子華或是劉德華,黃牛黨總有辦法獲得大量門票,然後在網上以高原價數倍的天價發售,加多少場也無法令用家不受剝削,演出者、主辦機構和觀眾都憤憤不平。

黃牛炒賣門票的問題在海外同樣嚴重,除了透過票務平台以技術應付外,不少地區政府修例介入,香港政府必須更積極負上撥亂反正的責任。

在紅館和伊館舉辦的熱門節目的門票需求龐大,首日開賣動輒有數以萬計用戶同時登入網站和程式搶購,機械人程式可以自動更新登入,甚至預先輸入資料加快購買程序,令網上購票系統被大量流量攻擊。政府外判營運的「購票通」(URBTIX)系統經常不勝負荷,無法登入,但門票卻在極短時間內被搶購一空。

自動購票程式肆虐

我早於2013年已在立法會質詢城市售票網的容量,政府表示2014年更新系統後,可同時容納2000名用戶同時使用網上服務。我亦要求跟進炒賣問題,當時政府回覆表示,發現有顧客使用自動化網絡程式登入的問題,但只表示會在系統加強阻截。

不少購票平台都採用雲端服務幫助提升系統容量,應付自動購票程式造成的龐大網絡流量。政府應盡快更新城市售票網系統運用提升容量和過濾自動程式,亦須要處理公開發售門票的最低比例、法例過時無法處理網上炒賣的問題。

上世紀五十年代制訂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6條列明,任何人若以高於官方價出售「持牌公眾娛樂場所」的任何門票均屬罪行,最高只會罰款2000元,懲罰對於牟取暴利的黃牛黨毫無作用。更甚的是,康文署轄下場所獲豁免發牌公眾娛樂場所,故不受法例監管,令紅館、伊館演唱會或大球場球賽門票炒賣「冇王管」。

上述問題多年來我和其他議員都相繼要求跟進,當局卻把問題束之高閣,「闊佬懶理」。特首林鄭月娥今年4月承諾研究檢討《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對政府場地的豁免,並考慮把炒賣黃牛飛定為刑事行為,加重罰則和增加門票公開發售的比例。

全球多個地區的政府開始研究以不同方法杜絕炒賣門票的「辣招」,規管二手門票交易來保障消費者的經驗值得香港借鑑。

美國紐約2017年引入打擊炒賣門票的法例。任何公開發售門票的分銷商都要向紐約州首席檢察官登記,而轉售娛樂節目門票的公司和個人都需要申請「票務代理」執照;法例又禁止任何人在演出場地附近指定地區(例如5000人以上大型場館的1500呎內)兜售門票,否則違法。

各地立法打擊黃牛

使用購票程式可引致1000美元罰款或炒賣收入的兩倍,以及入獄一年。該法例最近加入新要求,要求網上門票交易平台必須清晰顯示門票價格內包含的服務費和門票原價。

法例亦規定轉售者若交易時未持有門票,必須告知買家,若無法獲得門票必須在10天內退款。在紐約使用自動購票程式(bot)大量購票已經犯法,而持牌的門票轉售者若使用或售出以自動購票程式取得的門票,同樣可被撤銷執照。

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最近引入類似法例,禁止使用自動購票程式或轉售以程式購買的門票,並曾經建議為門票轉售額外價格設定原價一半的上限。同樣地,轉售者需要清楚列出票價以外的服務費和原價。

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政府今年6月修訂《1987年公平交易法》,修訂對門票轉售引入限制,打擊炒賣活動。修訂包括禁止任何人以高於門票原價一成以上炒賣,禁止使用自動購票程式,規定轉售門票的廣告必須列明原價和座位確實位置,也禁止舉辦機構因轉售而取消門票。

須要留意的是,不少當地業界都認為若引入法律規管,必須配合足夠人力和資源在網上執法,否則法例只會變成無牙老虎,無法有效杜絕炒黃牛活動。我期望民政事務局檢視《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之外,充分諮詢各界,並考慮不同措施以更有效打擊炒黃牛,讓市民可以享受娛樂活動。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