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Open data and governance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8-10-30

一直以來,香港在推動開放數據方面的瓶頸,都是如何讓私營機構願意發放有價值的數據。今年《施政報告》提及政府政策局和部門將於2018年年底前發布其年度開放數據計劃,與公共交通營辦商探討開放實時運作資訊,並研發專線小巴資料收集系統和安裝裝置,提供小巴實時到站資訊。

9月份,我在倫敦進行考察期間與英國推動開放數據的國際組織Open Data Institute(ODI)交流,從他們的工作分享中獲得很大的啟發。本周ODI代表訪港,我邀請了政府資訊科技總監和他的同事們與ODI朋友分享香港在開放數據方面的最新進展和計劃,並交流有關英國在開放數據正在試驗的計劃和概念。

ODI的政策顧問Lawrence Kay先生和我們分享ODI在英國推動私營企業開放數據的經驗,提到正在與管理鐵路系統的部門研究,如何鼓勵不同的鐵路營運者以統一格式分享數據,讓乘客可以在出行時獲得更全面的資訊。

他分析,很多時候機構發放數據未必能一步到位,而較實際的方式是從小型項目試驗開始,令公眾體驗到分享數據帶來的好處,同時制訂透明公開的分享和使用數據機制,才能得到公眾信任,令更多使用數據的項目能夠展開。

ODI目前正研究和推動Data Trust(數據信託)的概念,即一些數據分享協議框架,讓不同機構可以透過第三方機構按照協議分享數據。他特別提到,在開放數據的範疇中,可以有不同程度的「開放」,例如完全免費無條件發放的數據、亦有些數據可能在有特定條件下發放。

隨香港逐漸邁向在城市各層面引入科技,市民的生活一舉一動都會無可避免地納入各種數據系統。正面而言,能夠透過分析數據讓城市管理更有效率,但另一方面智慧城市在保護私隱方面的討論卻甚為缺少。他介紹了「數據道德」(Data Ethics)的概念,即機構在考慮收集、分享和使用數據時需要考慮的因素,其中數據格式標準、數據匿名化都是一些議題。他指出,不論公司或政府機構,都非常需要內部溝通和探討的過程,讓持份者通盤考慮使用數據的原因、方法、數據的局限、可能帶來的影響、如何對外說明等等。

管治與道德框架

為何討論數據道德有迫切性?多倫多的經驗值得借鑑。Alphabet子公司Sidewalk Labs正在多倫多一個歷史價值的碼頭區進行一項極具野心的計劃,就是把區域建成世界上最創新的智能社區Quayside。在如何處理智能社區收集的大量數據,以數據匿名化平衡私隱保障方面,計劃團隊雖然廣泛諮詢持份者,發展藍圖仍陷入角力中。提出Privacy By Design原則的前安大略省私隱專員、Sidewalk Labs私隱顧問Ann Cavoukian正式辭職。

英國政府今年6月發布《數據道德框架》(Data Ethics Framework),作為政府推展其《國家數據策略》(National Data Strategy)運用數據的計劃以提供創新公共服務時,須考慮的道德標準,尤其是透明度和問責性方面的考量。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上周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第40屆國際資料保障及私隱專員會議上發布「處理數據的正當性」研究報告,正正點出了香港需要探討道德數據管治文化及處理創新科技(如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等)所帶來的個人資料私隱風險。

我期望繼續促進政府當局、公民社會、學者和企業討論開放數據需要思考的道德問題,例如怎樣平衡公眾對私隱和監控的關注,教育公眾多運用政府提供的數據集進行創新等。政府將全面推展政府開放數據政策,並在智慧城市中收集和運用愈來愈多的數據,必須與時並進,同時研究適合香港的數據管治和道德框架,才能得到市民的信任。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