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Is Hong Kong geared up for the AI era?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8-12-19

人工智能對香港會帶來什麼影響?對哪些行業和職位影響最大?香港勞動市場有多少職位可能被取代、多少人要轉工?

 

港府佛系應對AI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去年12月發表有關自動化發展對就業轉變的影響研究報告,預測在自動化緩和發展的情況下,2030年機械人將取代全球4億個工作崗位,7500萬人口須改變職業。放眼長遠的未來,科技對就業市場和勞動人口帶來的變化,香港政府以至社會都需要更前瞻的目光和策略。

筆者上周在立法會提出有關應對AI影響、支援培育本地科技人才及產業升級轉型的質詢,關注香港政府有否就人工智能和自動化對產業發展、再培訓等,進行全面的研究。

 

政府回覆只稱會鼓勵各行業善用科技和再培訓,如此籠統的說法,令人憂慮政府雖然大撒百億公帑建立「人工智能創新平台」,但處理自動化對產業和人力資源的影響缺乏深入分析和針對性的策略,實在要急起直追。

 

創科局局長回答筆者提問時,提及政府今年成立的人力資源規劃委員會一項有關自動化對香港就業情況的分析,指由於香港已轉型至服務性行業為主的經濟體系,整體自動化潛力相對較低,而不同行業自動化的潛力有所不同,意思似乎表示香港沒有大規模製造業,自動化的潛力便不高。

然而,從機械操作、準備快餐、數據收集和處理,到處理借貸、法律文書和會計等專業服務,都開始用科技進行重複性、勞動密集的工作。機械人流程自動化和人工智能(AI)軟件可以自動執行傳統上由人類執行的任務,猶如企業的「數碼員工」。

 

市場研究機構Forrester Research上月發布的兩份報告稱,到2019年這兩項技術將為四成以上的公司創造出「數碼員工」,屆時美國十分一初創公司都會用更多「數碼員工」取代普通員工。

科技對勞動人口的衝擊不只影響低技術勞工,即使白領亦難避免。今年有香港智庫發表研究報告,稱未來20年內香港100萬個工作機會將由人工智能取代,研究主要從人才發展、教育、監管環境、培訓和持續學習等角度出發。

 

各行業面對影響

 

單在2018年,英國、歐盟、法國、丹麥、南韓、印度等國家發表推動開發和應用人工智能的策略;2017年,中國、新加坡、日本、加拿大和芬蘭等地已發表類似的AI發展藍圖。各地的重點或有出入,但大部分都涵蓋以下層面:科研、人才發展、培育技能和教育、公營和私營機構採用AI、道德規範和融合、法例與標準,以及數據和數碼基建。

 

2018年4月,英國上議院人工智能特別委員會發表長達180頁的報告《英國人工智能發展的準備、意願和能力》(AI in the UK: ready, willing and able?),內容涵蓋5個關鍵問題,包括AI對日常生活的影響、AI提供什麼潛在機遇和如何實現、AI可能造成的風險和影響如何避免、如何以負責任的態度開發AI,以及AI開發和使用帶來怎樣的倫理問題。

 

該委員會就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方面,指隨英國經濟繼續採用AI,未來幾十年將顛覆各種職位,今天存在的藍領和白領工作都面臨風險。對AI影響的預測,例如造成 失業、就業增加和創造新就業機會等,都迫切需要持續分析並制訂政策回應。

 

AI與人才培訓的關係方面,該委員會甚至認為英國政府需要推動全國再培訓計劃,支援在職人士進入因科技而創造的新職業。

 

香港政府投資百億公帑用於開發人工智能,更需要深入和廣泛地了解其影響,只停留在開辦課程、提供資助的基本層面已經落後形勢。筆者期望明年預算案,政府撥出資源進行為香港AI發展策略的研究,協助各行業預備迎接AI的影響,支援就業人士再培訓,並為AI的開發和應用訂立問責框架。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