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Smarter government needed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9-01-31

政府為《財政預算案》補鑊的4000元「關愛共享計劃」花近一年時間籌備,又耗用超過3億元行政費,但安排極度混亂,包括申請表格不足、電話熱線無法打通、手續繁複、只接受郵寄和親身遞交表格卻不設網上申請等,被轟安排極度不便。

問及為何不設網上申請,張建宗表示開發網上交表系統的額外功能需時18個月,前線的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處長說9個月做到目前的電腦系統已「不簡單」,要等數碼個人身份才能做到網上申請;連財爺都要直播補鑊,辯說開發網上申請系統要通過採購程序和處理保安問題,因此決定用回石器時代的人手填表。

奇怪的是,主力負責推動電子政府服務的創科局似乎失蹤,負責落實計劃的部門原來沒有要求支援。政府幾年來大灑千億推動創新科技,資助計劃一個又一個,又說跨部門協調應用科技,今次卻變成互相推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寧願方便部門也不以方便市民為先,令智慧城市變成空談。儘管政府唱好香港科技如何「先進」,市民日常體會到的卻是申請社會福利要到不同部門處理繁瑣程序,資助房屋要排隊拿表格人手填表,截止前總有人連跑帶跌的畫面出現。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港人才能享有互聯網時代一個國際級城市應有的公共服務水平?

今次4000元的事件,正顯示香港要真正成為「智慧城市」最大挑戰不在資源、也不是技術。政府數碼轉型須從心態和制度開始,並讓公務員團隊學習應用科技改善和簡化行政程序的思維。

最根本的問題是,為何設計一個網上申請系統要需時18個月?當中有多少是為了走程序、有多少時間實際用於開發?政府開發資訊科技項目往往需要經過招標,首先寫出項目規格動輒用上大半年,招標又花半年或更長,之後才讓承辦商在最短時間內開發系統交貨。其實問題正正反映因為政府大量把資訊科技項目外判,以致政府內部未能進行快速的系統開發工作。

數碼轉型不應只是把現有服務電子化或開發新功能和服務,更重要的是令科技思維貫徹不同階層和部門。最起碼不應每次政府推出新的資助計劃,都要重新開發一個專用系統、重新招標和開發一次,然後市民去每個部門都要重新輸入資料。

香港智慧城市藍圖的重點數碼基建之一是新一代政府雲,當中包括支援以數據為本的應用程式(如大數據分析)的開發和操作,用於支持敏捷開發工具和雲端原生應用系統架構服務,讓決策部門分享他們的應用系統供其他部門使用,預計2020年實施並推出。

政府人員的科技思維

當香港不少政府網上服務仍要求JAVA外掛,新加坡已在幾年前開始逐步進行數碼政府革新;她去年6月發表數碼政府藍圖,目標包括整合各種政府服務以符合國民和企業的需要,例如分別在2016與2017年為企業提供網上一站式申請各類許可執照及各種政府資助計劃的平台,縮短企業申請許可和補助的時間及成本。

與香港新一代政府雲類似的是,新加坡政府科技局(GovTech)開發的Singapore Government Technology Stack,透過運用共用數碼工具集,能更快、更低成本地推出方便國民的「Moments of Life」應用,從用家需求出發整合政府服務資訊,例如養育幼兒的家庭所需的服務。該部門也設立用戶體驗研究實驗室,幫助政府部門測試推出的流動應用和網站,透過測試和收集用戶互動方式數據改善服務。

香港公務員的數碼能力培育亦與時代脫節,必須針對科技年代所需加以改善。新加坡政府計劃在2023年前完成對20000名公務員的數據科學培訓,提供智慧國獎學金以培育青年ICT工程人才。英國政府去年12月推出Emerging Technology Development Programme,為政府內的技術人員提供10個星期的課程,讓他們學習例如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分散式賬本技術和量子運算等最新科技趨勢。香港政府推動智慧城市應把科技和設計為先的思維注入內部架構、為員工提供培訓和所需工具,否則繼續以「不變應萬變」,只會重複派4000元亂局的笑話。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