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The war on fake news (Column on HKEJ, Chinese version only)
2019-06-28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通訊群組總有人分享來歷不明的文章、新聞或影片,配上誇張標題和移花接木的內容。長輩不懂上網Fact Check,便容易誤以為真。怎樣求證和阻止假訊息蔓延?近年社交平台和討論區上不乏網軍身影,大量按讚、分享去推波助瀾,改變一般人的認知和看法。香港準備好對抗假訊息嗎?

 

網上民意爭奪戰非常激烈

 

一場接近半年的反對《逃犯條例》「反送中」運動,香港人創造了由網上動員和自發組織的抗爭模式,但更值得留意的是網上文宣的民意爭奪戰同樣激烈。一條影片、一個帖文在網媒和KOL推波助瀾下,迅速轉發到討論區、內容農場、通訊群組,瘋傳後得到傳統媒體報道,藉此帶動輿論走向,在重大議題上形成嚴重分裂。

 

最近網上瘋傳疑似年輕人批評上一代的影片,這些影片來歷不明但被建制派網媒全力轉發。影片刻意煽情和挑撥世代糾紛,巧妙地訴諸父母對子女指控的情緒反彈,加深對年輕人以至反送中運動的負面印象。

 

似是而非的假新聞如雨後春筍,令人難以逐條求證辨別真偽。別有用心的人可以利用言論自由在製造和發放假消息,轉移視線以達到分化效果。有系統和組織地製作混淆事實、扭曲人心的假消息,造成社會撕裂、傷害和侵蝕民主社會的效果更加不容忽視。

 

資訊操縱模式愈來愈細緻,網上消息變成輿論戰的炮彈。牛津大學互聯網研究院一份研究報告分析全球重大政治事件,例如劍橋數據分析公司用臉書資料影響美國選舉、英國脫歐公投、緬甸的種族仇恨、菲律賓總統大選等,都有用數據分析、假賬戶等。隨2019年區議會、2020年立法會選舉逼近,香港作為包容不同觀點的社會,無法迴避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對於打擊假新聞的散播,民間可以做什麼?台灣社會的經驗值得參考,有非牟利組織成立獨立機構「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亦有社會企業和公民組織設立事實查核機制,用專業、透明、公正的方法幫助過濾網上假消息,提升公眾對假新聞的免疫力,以免價值判斷混亂。

 

狹窄定義「真相」或現寒蟬效應

 

科技可用來散播假新聞,同樣可以用來擊潰之。台灣流行使用的LINE就有人開發「真的假的」對話機器人(chatbot),用戶把資訊轉傳,讓機器人搜尋資料庫裏的相應資料並提供參考資料給用戶。去年底有位年輕的女軟件工程師開發對話機器人「美玉姨」,只要把「她」加入群組,就可即時查核消息的真偽。

 

有外國則採取規範和釐清網絡平台的責任和方向,例如德國和法國2018年開始實施法例,要求網絡平台營運者審核和處置網絡假消息。南韓方面則由專責獨立機構廣播通訊委員會審議違法內容,可以命令平台拒絕、暫停或限制服務。

 

對抗假新聞是捍民主和公民社會的重要一環,但如果被濫用或誤用,同樣可以帶來不堪設想的後果。由誰定義「假新聞」和如何處理須深入探討。賦予政府權力去判斷事件失實與否,有機會變成言論審查,限制網上表達自由。

 

根據自由之家《2018網絡自由報告》,至少有17個國家已通過或準備制訂法律,以打擊「假新聞」限制網絡資訊,已有13個國家的公民因此被起訴。新加坡立法禁止發放虛假訊息,就是政府權力過大的最新例子。

 

新加坡5月初通過「網上不實言論及言論控制保護法案」,授權政府要求網上平台改正或移除不實內容,違者最高可判監10年或罰款近600萬港元之多。谷歌和臉書都表示憂慮政府權力過大,有人權組織更形容為災難,擔心政府狹窄定義「真相」會出現寒蟬效應。

 

假新聞泛濫社交媒體的問題愈來愈嚴重,需要提防操控輿論風向帶來的負面影響。對於網絡平台上的假新聞,網絡平台應加強成立核實機制,提高傳播內容演算法和廣告的透明度,而民間亦要加強幫助培養對資訊的獨立判斷能力。最終任何處理方法都應由持份者集思廣益,必須在維護科技創新、保護言論自由、捍公眾利益和民主之間取得平衡。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