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窮得只剩下錢的國家(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6-06-06

六四維園悼念晚會出席人數下降,年輕人對平反八九民運漸不關心,這是否一個趨勢,尚待時間證明,不過肯定的是,司徒華離世前要求支聯會集中青少年工作,薪火相傳,早已預見問題的焦點。

不過,年輕人對六四的表現相對冷感,是否出於對六四發生的事實不了解,或有其他因素?猶記得六四25周年時,較多的年輕人出現悼念晚會,當時的分析卻是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令歷史真相得以保留和繼續傳承。短短事隔兩年,年輕的仍然年輕,為何出現如此變化?

若以表面的論述觀之,當然可以說是因為本土思潮,但事實是大部分年輕人雖然認同本土,支持自決,而行動上還是不太關心,特別是對中國有關的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

上星期發生的另一件事,相信可以解釋不少香港年輕人,甚至其他年齡層人士對中國的觀感冷卻的原因。6月1日,中國外長王毅訪問加拿大期間出席記者會時,被當地記者問及中國人權問題,包括銅鑼灣書店事件時,忽然「火起」,激動地指罵記者不了解中國,斥責其提問態度傲慢,更質問記者有沒有去過中國,謂只有中國人才有資格評論中國人權狀況。

態度傲慢囂張的,顯然是王毅本人。多年來王毅出現國際場合,總是衣冠楚楚,對外表肯定極為講究,他的英文能力也超越於一般中國高官,但始終無法予人好感,就是因為他總是令人覺得態度差,氣焰盛,不友善。王毅這次的表現,與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幕時那些內地遊客的不文明舉動,甚至小孩隨處便溺,本質上其實沒有分別,只不過王毅穿的是名牌西裝而已。

就是這樣,香港人,尤其是我們的年輕人怎會願意認同中國人,怎會想多關心中國的事?中港矛盾,其實不只是中港之間的經濟和社會的矛盾和衝突,愈來愈多更是因為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夢」強國心態醞釀多年後,中國的「暴發戶」表現,已經從人民的個別個人行為,蔓延至整個社會態度,甚至國際政治層面。

王毅說的,相信是中國共產黨最自以為傲的,就是「為超過6億人脫貧」(當然,脫貧與否,見仁見智;況且,為何數以億計的人一直貧困,心中有數)與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不過,他也同時說穿了,中國本是他自己形容的「一窮二白」,但其實現在也沒有好得多少。

今天的中國除了有錢,執政共產黨除了有權,中國好了些什麼?還不是,一朝(自以為)得志,語無倫次。

窮得只剩下錢的國家,誰想認同?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