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還學童平等的學習機會(信報「專業為公」專欄)
2016-05-16

「平等」這個字眼看似淺白,但又是個很複雜的議題。這些年來,資訊科技的普及化和互聯網學習的興起,令不少人都有種錯覺以爲已消弭了資源不均對學童發展的影響。

目前,香港96.2%的低收入家庭擁有電腦,95.2%的低收入家庭學生能使用互聯網。但著眼於數字上的成功將令真正的問題失焦:華麗的數字背後,究竟有多少家庭仍在使用殘舊的電腦設備,又有多少學生被局限只能用慢速上網做功課?

政府的「上網學習支援計劃」實施了幾年,協助低收入家庭購買上網服務及電腦,涉及開支5億元。計劃的確幫助了不少有需要的家庭,至今約112,040個低收入家庭參與,但如果能進一步加以改善計劃的不足之處,將會有助推動平等的學習機會和香港未來的人才發展。

我早前和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以及一眾基層家長代表會面,聆聽他們對計劃的意見。上個星期,幸獲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配合,我安排了關學聯和家長們與政府官員見面表達訴求。會上,家長們最希望政府增加上網資助、擴大計劃至幼稚園學童、提供一筆過資助讓基層家庭購買電腦和設備等。

目前計劃每年的上網資助為$1300元,基本上只夠家庭購買理論上8Mbps的上網服務(是否真的如此速度,大家心中有數)。政府在推動創新科技的基建和資助動輒數以億計,但撥作提升基層家庭的上網速度,幫助學童把握科技學習機會,又有多少支援?

是否因爲這些家庭資源較少,就只能用低網速,較次級的服務?要幫助孩子上網學習,提供次等服務就好比醫生給病人藥只給到一半,這是政府必須正視的問題之一。

學童輪流用龜速電腦 等到夜深

席上,家長都指出電腦設備的質素是另一大困難。一來電腦價格其實並非想像中實惠,可供選擇的電腦配置亦較舊。據政府對貧窮線的定義,4人家庭月入約一萬六千元,上網費、買電腦和設備等,實在費用不菲。特首說九千元可以養活一家五口仍有盈餘,想必沒有計算上網和電腦費。

有家長憶述孩子因爲忍受不了電腦太慢,每天做功課遇到問題要花上更多時間,苦苦哀求她購置新電腦,甚至願意戒改掉零食習慣省錢直到有錢爲止。可惜由於家裏資源緊絀,孩子的夢想遲遲未能實現。不吃零食對健康雖然可能是件好事,但話說回頭一想到孩子渴望把功課做好的心,和不得已要割愛時的心情,就很令人心酸。

一孩家庭尚且如此,多過一個孩子的話,電腦和網速緩慢的問題就更令基層家長頭痛。我記得有位家長說她有三個孩子,每人每日都要排隊用一部『龜速』電腦做功課,令到排在最後的小孩往往要等到夜深才能開始做功課,令他們長期要犧牲休息的時間更不時爭吵。

有電腦無打印機 基層兒童『被逼罰抄』

電腦殘舊,當機的情況屢見不鮮。計劃雖然提供維修服務,但不包括解決硬件損壞,而這個問題恰恰就是很多基層家庭所面對的苦況。有家長希望政府能加設資助他們購買或維修電腦配備,如打印機等。其中一位家長講到,家裏的舊款打印機頻出問題,但又無錢更換,以致她的孩子要到商場打印鋪印功課。但文具店也會關門,孩子就無功課交,不止一次要手抄資料做功課。

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一位住劏房的家長。她緩緩道出由於住劏房的原故,搬家是家常便飯,但每次搬遷都必須付上網供應商搬遷費,一次盛惠六百八十元。然而,網商只提供一次搬遷費豁免,每次搬家所付的費用加起來已夠買一台新電腦。說著說著,這位家長就潸然淚下,令人不忍。

在田徑比賽中,跑手的起跑點各不相同,但和終點的距離是一樣的。勝負的關鍵是看選手的意志和平時的付出,這就是所謂的公平競賽。在資源不足下,不是每個學生都擁有平等的學習和發揮才能的機會;我過去見到不少中小學生有能力寫app,但另一邊廂成千上萬的基層學童每日要為上網用電腦做功課而煩惱。

我希望政府聆聽意見,改善「上網學習支援計劃」,令基層學童雖然在不一樣的起跑點上,都擁有最基本的,公平競爭的機會。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