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logo
借鑒北歐創科經驗 (e-zone 專欄)
2014-11-06

近日立法會辯論並通過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令議員之間難得有機會討論政治議題以外的事情。筆者9月參加了立法會北歐訪問團,跟隸屬於芬蘭就業與經濟部的國家技術創新局 (Tekes)交流經驗,談談支援創新的工作。

Tekes 的角色類似香港的創新科技署,透過國家注資,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獎勵及補助政策,幫助由專上教育到研發機構,以致於企業和中小企,均能有系統且循序漸進創新,並運用創意提升國家競爭力。

Tekes 每年約有5.7億歐元來自政府的研發資助金,資助大學、研究單位或私人公司進行科技研發,當局每年的資助金額相當於香港過去十多年僅有的創新科技基金大約50億。雖然香港都同樣聲稱著重「官商學研」、大學知識轉移、商品化,但創新科技基金的操作模式僵化,更被審計署批評有部份受資助機構濫用公帑。

Tekes 成立是希望幫芬蘭創新企業承擔風險,且接受申請時不單是按照準則審批,還會向企業的創新概念提供意見、建議,經過交流才申請。該局資助有清晰的目標:要增加經濟價值、提高生産率、刺激出口、促進就業與福利。

扶助中小企方面,Tekes 資助的企業當中,約七成左右是擁有500 名員工以下的中小企業,近30 年來,這個比例增加了四成多。有統計顯示,在2001 至 2010 年期間,曾接受Tekes 資助而少於250 名員工的中小企,生產力在過去10 年明顯提升,比沒有得到資助的同類公司高逾兩成。

香港要迎頭趕上,任何公營支持創新的措施都應該勇於承擔風險。事實上,創新不是一朝一夕,很多項目甚至會以失敗收場,但這些失敗不會白費。只看數字來量度和用純財務角度去量度,可能不夠全面,因此我們需要更多量度創新科技工作成效的指標,不能只顧基金的收支平衡。

此外,香港要正視未來的需求。芬蘭國會有一個「未來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Future),審視科技發展對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影響,Tekes 每3年亦會發表 《Priorities for the Future》白皮書,作為Tekes 資助工作的指引。香港的創新科技政策同樣應該有跨界別和前瞻性的視野,這方面我希望政府會認真跟進。

Office Of Hon. Charles Mok, Legislative Councillor (IT)